【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七章:听训诫黎易练射击 逼嫌犯卡利舞凤凰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枪炮,男人的浪漫。

说到男人的浪漫,终究还要回归最原始的欲望本能,是什么让男人沉醉其中不可自拔?

有人说是“机械”,是“火焰”,是“枪炮”,是“战甲”。

但归根结底,隐藏在这种事物表象之下的,是“强大”,是“征服”。

这就是镌刻在男人基因里,用了上千上万年追求与书写的篇章,是真正能让男人血脉贲张的东西。

强大意味着胜利,意味着可以将想要保护的人紧搂在怀,意味着可以将整个世界盘于掌心。

从我们的祖先挥舞石斧打倒第一只野兽起,我们凭借力量纵横原野,征服大地,踏平万里河山,这就是男人的浪漫。

看铁蹄铮铮,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听黄钟大吕,咆哮如雷,吹角连营。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这就是黎易的浪漫。

不过,当这种力量调转枪头对准你的时候,任何人都不会觉得是浪漫。

黑洞洞的枪口代表着绝对的力量,当你手握绝对力量的时候你是浪漫的,可当绝对力量指向你时你唯有心生谦卑。

黎易高举着双手向步枪队靠进。

指点步枪射击的军官是个头发稀少但胡须浓密的中年人,他那拱门状的漆黑胡须让黎易想笑却不能笑。

顶着枪眼的压力,黎易终于来到了中间围栏,他客气地向军官打招呼:“您好,我是来接受步枪训练的。”

军官眨了眨金色的眼睛,略有不屑地说道:“我见过很多表现出色的年轻人,他们在攻击与防御的训练中并不比你差,可是他们要么被炸瞎了眼睛要么被炸烂了手指,你会是个例外吗?”

黎易很不喜欢这样的气氛,他不需要被人教育,更不需要被人拿枪指着,为了反击这种轻蔑的言论,他豪爽地笑道:“也许是你们的枪太差劲了,所以才总是爆炸。”

军官丢了一把步枪给黎易,冷哼道:“拿起步枪,站到队伍里去。”

原先对准黎易的枪全都转向稻草人靶子,他的心理压力顿时清空,端着枪站到队伍里,心说:打十次十环给你看看,让你瞎也马的瞧不起人。

“上弹。”稻草人靶子后面的步枪训练官高喊口令。

黎易端着步枪发呆,他完全不知道要如何上弹,他从来没想过游戏中的枪需要上弹。按常理来说,角色扮演类的游戏只要装备好武器就应该有无限弹药的。

身边的难民们整齐划一地完成了上弹动作,黎易心里很不是滋味,刚才还自信满满地想要打十环,结果连上弹都不会。

那个军官肯定在嘲笑自己吧。

黎易心里想着,侧头回望军官一眼,但军官却没有任何表情。

“自大真是害人不浅。”

黎易收起步枪,老实地走到军官面前,他虚心请教道:“这是我第一次接受射击训练,有很多不懂的地方,刚才多有冲撞,请您原谅,还要麻烦您多多指教。”

“很好。年轻人心态不错。”军官的语气依然冷淡,“单发步枪的上弹非常简单,把弹药塞进枪膛里,拉上大栓就行了。”

军官边说边做,黎易跟着做了一遍,立刻就学会了。

“你学得很快。”军官适时给予夸赞。

军官端枪瞄准,讲解道:“这类步枪上弹慢,精确度并不高,但是它的杀伤力极大,真正的战斗中,我们只要能命中一两枪就足够敌人受的了。话虽如此,但你还是要练习如何瞄准射击,毕竟,更准就意味着更省。打仗打的不就是物资消耗吗?瞄准就是右眼通视缺口和准星,使准星尖位于缺口中央并与上沿平齐,指向瞄准点。你试试。”

黎易有样学样,但他的动作明显不规范,而且手抖心跳。

“心要稳,呼吸之间,眼准手到。”军官扣下扳机,正中稻草人额头。

黎易向军官表示了感谢。

虽然军官一开始用步枪排“欢迎”自己,随后又说了刺耳的话,但此时此刻的黎易已然明白了,关于射击,他真的一窍不通,没什么可傲的。

军官愿意教自己,感谢是应当的。

想要反击军官之前轻蔑的态度,那可不能光靠嘴巴上的言辞,更应该用实事求是的行为。

最好的行为就是打中靶子。

训练用的弹药都是空包弹,打中就会冒一团红烟。

为了避免打乱其他难民的训练,黎易找了个偏僻的角落,他上弹瞄准,扣下扳机,枪声响起,红烟从靶子后面的训练官身上冒起。

哄堂大笑。

训练官倒是一脸平静,他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玩笑道:“这位学员下次可以把枪举高点,说不定可以打只鸟下来。”

训练官的话很好的化解了尴尬,黎易又自顾自地练习起来。这一次他倒是稳重了很多,步枪没有上弹,反复举枪端枪瞄准。

这样频繁地练习了半个多小时,黎易自觉端枪的手更稳了。

上好弹药,举枪端枪,沉心静气,瞄准射击,稻草人的胸口炸出一团红烟。

一击得手,更加坚定了黎易的信心,他重复训练着,不急不躁。

又半小时过去,黎易快速上弹瞄准开枪,连续十次,射中七发。

一团团红烟像是礼炮,祝贺着黎易的成功。

军官指着黎易说道:“黎黎畅畅,你的枪法精进不少,现在你可以重新站回队伍中,选定一个目标,并扣住扳机。等待步枪训练官的口令再扣下扳机开火。统一发射对步枪排来说是重中之重。纪律比精准更为重要。”

“是的,长官。”

黎易回到队伍中,端着枪,瞄准正前的稻草人靶子。

只听训练官喊道:“上弹。”

上好弹药后,又听训练官喊:“瞄准。”

大家都端枪瞄准,黎易也不例外。

“稳……”

嘣的一声,黎易开火了,打得特别准,他心里美开了花。

只是,只是,周围其他人为什么没开枪?

“光命中目标是不够的!你必须学会在接到命令的时候才开枪!”

黎易耳边响起了军官的训诫,他这才意识到扳机按早了。

“发射。”

黎易马上听到了口令,随后就是整齐的枪耳。

纪律比精准更重要。

黎易懂了。

但是懂了不意味着可以做到。

“上弹。”

“稳住”

训练官重复口令,黎易稳稳地扣着扳机没有按下。可是,当人在瞄准的时候,想要按下扳机的冲动总会翻涌上心头,听到的任何语言变得极具诱惑力,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催促着你快点开枪。

“不错。很好。继续保持。”

黎易听到这个口令有点丧气,为什么就不能快点开枪呢?

心思摇摆之间,训练官喊了发射口令,黎易果断开枪,子弹脱靶。

看来,服从命令有时候也不那么容易。

人的个性与团队的共性之间总有微妙的差异,想要平衡好两者,就必须要适当地放弃个性,放弃过多的思考。

想明白了这点,黎易再次上弹瞄准。

这一次,他的脑袋空空,除了眼前的目标之外别无他物。

外界传来一声声口令,但他只对发射二字敏感,不听到发射他就绝对不扣扳机。

果然,有了这样的心态之后,黎易次次都能在发射口令结束后开火,更为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几乎可以十发全中了。

放弃无用的思考,专注眼前的目标,服从统一的口令。

心无旁骛,自然百发百中。

“也许你就是结束这场战争的英雄。黎黎畅畅,我以你为荣。”军官冲黎易行了个军礼,偏过头去,不再看他,好像这一切就到此为止,与他没有任何瓜葛。

军官见过太多的年轻士兵,见过太多优秀的年轻士兵,见过太多被无情战火带走的优秀士兵。他很欣慰看到黎易成长,他很心酸这个年轻人可能会死在战场。唯一能做的,就是鼓励,就是回头不看。

黎易仿佛感受到军官身上散发出来的怜悯与慈悲,他默默敬了个礼,转身离去。

泥潭镇的三个训练给黎易带来很多意外的收获,明明都很简单,却又包含了许多深刻且有效的道理。

带着收获的满足感,黎易绕过行人,绕过难民,绕过行色匆匆的雇佣兵,机敏地来到旅店后面,铠甲却不见了。

进入这个副本之后,莫名其妙被当成了女王特派的指挥官,靠的就是这身铠甲,现在铠甲丢了,身份的象征丢了,很有可能就意味着副本无法通关,黎易顿时有些慌张。

“老济在这里就好了,他主意多。”

黎易在放铠甲的周围又寻摸一遍,的确是丢了,他很自然地想到李未济。

“也不知道老济在哪里,这个镇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想找他还挺麻烦。是谁拿了我的铠甲呢,这个旅店后面挨着城墙,按理说不会有人往这里走才对。”黎易开动脑筋,“这人拿了我的铠甲会用来冒充指挥官吗?如果他要冒充的话,他最有可能出现在哪呢?啊,对了,他最有可能在镇长或是领主那里。”

黎易似乎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他起身想走,却听到头顶传来略显稚嫩的女声:“不找了?”

抬头看去,阳光刺眼,只能依稀分辨出高高的树杈上坐着一个双马尾的姑娘。

这个姑娘慢悠悠地从树上飘下来,金灿灿的阳光沦为她的背景。她缓步走到黎易跟前,金色的头发,金色的耳环,金色的眼睛,金色的唇彩。镶金线的黑色法袍笼罩全身,衬托出她的皮肤更加白皙,一双小巧的平头牛皮鞋也点缀着金箔,更为夸张的是她手上的短杖,说是短杖倒不如说是放大镜,通体都是黄金打造,中间的透镜流光溢彩,明显不是普通玻璃更像是某种蕴含魔力的宝石。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她额前悬浮着一颗菱形火焰宝石。

小姑娘举着短杖敲了敲黎易的脑袋:“快醒醒,不要发呆了,本姑娘有话要问你。”

黎易回过神来,他的确没有见过这么,这么黄的姑娘。

“你是谁?”黎易反问道。

小姑娘的短杖在空中划出一个圆弧,金光四射,晃得黎易直眨眼。

“听好了。本姑娘就是神佑之城的贵族,奥通大臣的女儿,领主费伦的好朋友,德曼修会的荣誉成员。人称名誉斯克鼠,鲲艮……”

小姑娘说了很多头衔,黎易一个也没记住,只好强行打断道:“那么,这位金光灿烂的小姐,你到底叫什么?”

小姑娘很不满有人打断她的谈话,她还有很多头衔没有说完呢。

生气的小姑娘是非常可怕的,更可怕的是这个小姑娘拥有法术。

一颗布满岩浆的巨型牙齿悬浮在黎易的头顶,岩浆顺流而下,滴在地上,嗞嗞啦啦的冒烟,黎易见状不好急忙侧翻滚离开了岩浆的伤害范围。

“反应倒是挺灵敏的。”小姑娘大手一挥。巨型牙齿消失不见,地上的岩浆也一并消失。

“女士在说话的时候请认真倾听。”小姑娘再次挥舞了一个圆弧,重复说道:“听好了。本姑娘就是神佑之城的贵族,奥通大臣的女儿,费伦领主的好朋友,德曼修会的荣誉成员。人称名誉斯克鼠,鲲艮之友,穴居人研究员,掘洞人观测者,灵宝必须死公会会长。卡利·奥通是也。”

“好的,卡利小姐,现在能驱散你面前的火凤凰吗?我怕它伤到我。”黎易很乖,任何人在火凤凰面前都会很乖。

小姑娘将短杖倒转,火凤凰化作一片红云消散得无影无踪。

“很好。你表现得非常不错。”小姑娘故作老成地说道,“接下来,我要问你几个问题,你必须老实回答,否则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是是是,您问。”

巨型牙齿与火凤凰给黎易带来巨大的冲击,那灼人的热量实在是有点超出想像。此时此刻他才想起来,《激战》是奇幻类的游戏,剑与魔法无处不在。

“你是我父亲派来抓我吗?”

“当然不是。您想想看,我都不认识您,怎么会是来抓您的呢。”

卡利金色大眼睛转了两圈,急促问道:“那你叫什么名字?来这边的任务是什么?你混进难民队伍的目的是什么?说说说,快说。”

在卡利连珠炮式的问题下,黎易战战兢兢地说道:“我叫,叫,黎黎畅畅。是女王派来支援泥潭镇的。我混进难民队伍只是为了检测他们的训练进度。”

“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卡利回想了一下,炽天使名单里好像没有这个名字,可是自己亲眼看他脱下了炽天使的高阶铠甲,难道真有人能在一年之内升任指挥官的位置?

卡利围着黎易转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黎易被看得一惊一乍,左右不是,混身难受。

“洛根队长他还好吗?”

卡利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黎易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洛根队长他根本就没听说过,小姑娘显然在试探他。面对这种试探,最害怕的莫过于洛根是编造出来的,那自己怎么说都是错误答案。

“我不知道。”黎易狠心说道,大不了一死。

卡利把短杖戳到黎易眼前,透镜上的光芒五彩缤纷,照得黎易有些想吐。

“洛根队长统领炽天使,他的近况如何,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黎易硬气回应道,“炽天使内部信息,无法对外人透露。”

“外人?”

小姑娘听到这个词恼羞成怒,额前宝石火光大盛,凤凰再现,直接就对准黎易冲刺过去。这凤凰把沿途能烧毁的东西全都变作了灰烬,黎易连连后退,退无可退之际,终于想起来还能侧滚翻,小腿发力滚向右侧,堪堪躲过凤凰的攻击。

黎易连忙起身,只见凤凰展翅将自己原先所在的地方炸出一个坑洞,随后凤凰原路返回,最终消散在卡利面前。

说来也怪,凤凰消失之后,原本被烧毁的草木又重新出现,爆炸造成的大坑也逐渐恢复原状。

旅店后面窄小的空间里,除去黎易打了个滚之外,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是幻觉?

不,应该不是幻觉,凤凰外形或许是假的,但这个法术的威力绝对货真价实。

“再敢说我是外人,我就叫洛根哥哥把你倒吊在神佑之城的城门口,用沾水的牛皮鞭把你打得皮开肉绽,然后给你刷上一层辣椒酱止血。”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黎易回嘴道:“那你用根大铁签把我串起来,再往我伤口上撒些孜然,用你的火凤凰来回烤几圈。香喷喷上桌。多好。”

“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又不是食人魔。”

卡利这句话说得十分胆怯,她虽然凶,但绝对绝对不会想到吃人这种充满了罪恶的事。

“德薇娜女神在上。如果你再说这种不祥之语,必定会失去双目,永堕黑暗。”

卡利双手合十,小短杖置于虎口,她诚心地祈祷道:“眼前的这个人并非大奸大恶之徒,请女神原谅他的粗鄙之语,愿您的灵给他正确的指引。”

黎易有点搞不懂这个小姑娘了。

她先是拿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又用法术攻击自己,逼迫自己回答她的问题,可是当自己说了某些不好的话,她又诚心诚意地为自己祈求原谅。

眼前的这个小姑娘,究竟是怎样心肠?

卡利自然不是坏人,只是有些任性,有些淘气。她开朗乐观,放荡不羁,是个非常外向的女孩,性格直爽有什么说什么,从来不会拐弯抹角。她喜爱钻研和记载泰瑞亚的历史,对一切新鲜事物都表示出极大的好奇。正是这种好奇心促使她离开家庭的温床,她试图用双足丈量这个世界,可是才出神佑之城就被困在女王谷。半人马和强盗带来足够多的灾难与厄运,她试图用学到的元素魔法拯救苦难,可她的力量太单薄了。

一年前,无意中救下一支商队,跟随着商队来到女王谷最偏僻的泥潭镇,稍作休整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半人马和强盗又发动了无情的攻击,听着难民的哀嚎声,听着炽天使的号角声,她觉得自己听到了感召,于是决定在这里停留。

今天一大早就听林德尔姐姐说女王特派的指挥官会准时达到泥潭镇,离家太久的她很想知道神佑之城的变化,她想知道父母是否安康,她想知道朋友是否如意,她想知道英勇的洛根哥哥是否已和女王结成连理……她想知道的事太多了,所以她守在泥潭镇的入口。终于,她看到两个指挥官出现在视野里,她看到林德尔姐姐将指挥官迎回镇子,她看着两个指挥官分开,她追着其中之一想要打听那些人那些事,可是她却看到这个指挥官在没人的地方脱光了衣服。

没有人会在这种时候脱下象征炽天使最高荣耀的铠甲,这个人肯定有问题。

卡利的火暴脾气让她怒不可止,正当她准备上前将这个不要脸的裸男痛揍一番的时候,这个男人抹了一身的脏泥混进了难民队伍。

卡利的脑子里想了很多东西,间谍,阴谋……一个个词汇冒出来,她冷静下来,抽身远离,旁观者清。

可是卡利看到的却不是阴谋,她只看到这个男人认真地接受各种训练,并且在训练中表现惊人的战斗天赋。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卡利心头的疑惑越来越多,她觉得,这件事只有亲自问问这个男人才能知道答案,所以她回到旅店后面,将炽天使的高阶铠甲收了起来,等待着可疑人物自投罗网。

只是,面对魔法威逼,这个可疑人物明明怕得要死却什么情报都没有透露,甚至还说出令人匪夷所思的吃人言论。

贵族的礼教让她不得不为这种吃人的言论吟唱祈祷词,可是祈祷过后卡利有点不自信了。

难道自己真的错怪了他?他真的是女王特派指挥官?他混进难民队伍真的是为了检测训练进度?

两个满心疑惑的人就这样对视着,谁也不愿意先开口说话。

就在这两人僵持的时候,黎易突然听到李未济的声音:“老易,你果然在这里。灵宝,你的探测仪还真好用,快来见过你易大哥。”

还未等黎易答话,浴火凤凰浮现,只听卡利一声冷哼:“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受死吧,灵宝。”

凤凰掠过,烈焰灼天。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相关文章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