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三十一章:施连环主帅动欲心 抛谎言未济表忠心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李未济和黎易回到队伍中,卡利急忙跑上前来询问。

她叽叽喳喳的样子,非但不招人烦,反而有种特别的青春活力。

可是李未济心里有事,灵宝和他说的计划必须赶紧执行。

不理会卡利叽叽喳喳,李未济直接扒下黎易的衣服。

身穿蓝色过膝裤的黎易全身布满金色纹路,晨阳照耀在纹路上反射出温暖光线,黎易只觉得身上的血液越来越沸腾,

卡利看到此情此影,不明所以,越加着急道:“亲爱的指挥官,你们想做什么?”

李未济歪头看着卡利,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个活泼少女,但现在却不是和她详细解释的时候,时间已经不多了。

拍了拍卡利的肩膀,李未济拿出秘密河道分布图,他在分布图上画几条红线,又标注上十个特别显眼的带序号的大红点。

地图交到卡利手中,他又从手掌心拿出十瓶[半人马屠戮药剂]和十颗盘状炸弹。

“按顺序,红点位置用魔法点燃炸弹。小心半人马围攻。”李未济下达最简单的命令。

卡利接过地图和炸弹,召集其他战斗人员向1号红点行去。

看着众人远去,李未济和黎易快步跑到半人马大营门口。

李未济凝视黎易,右中指举天,朗声道:“英雄。此一去,风也急,雨也急,风雨之急不灭我们志气。”

黎易凝视李未济,右中指举天,朗声道:“壮士。此一去,山也险,水也险,山水之险不敌我们勇敢。”

每次面临生死抉择的时候,他们总要做这样多余且愚蠢到可笑的仪式。

但世人大多烦恼,岂非就因为笑得太少?

笑,就像是香水,不但能令自己芬芳,也能令别人快乐。

你若能令别人笑一笑,纵然做做愚蠢的事又何妨?

眼见敌人来犯,守门的半人马立刻吹响号角,大营骚动起来,一小队半人马冲出将两人团团围住。

“阿里要见乃各佬海。”

李未济嘴里吐出古怪的音节,半人马们你一句我一嘴讨论起来,他们第一次见到会说半人马语言的人类。

“乃系些宁?”

黑白相间的半人马头领上前几步,显然是要与李未济对话。

李未济昂首挺立又说了几句话,只见半人马头领脸色忽喜忽悲。

片刻后,半人马头领一挥手,返回大营。

其他半人马将包围圈缩小,长矛直接顶在两人的胸口。

没过五分钟,半人马头领又回来了,他叫嚷一声,其他半人马收起武器,直接揽着两人奔进大营。

刚进大营,李未济就看到一团金光。

看来半人马主帅的确很在意血石,竟然会出营帐相迎。

李未济对金光说道:“伟大的沃尔格斯,我是来向您投诚的。”

金光盯着黎易看了一会,冷道:“我怎么信你说的话?。”

李未济将黎易往前一推,说道:“且看。”

说了一句且看,黎易双目圆睁,金光闪现。

此时的黎易已经满面通红,他的血管暴起,身上烫得吓人,周身纹路的光芒几乎要透体而出。

金光中伸出一只黑色带色的手,手指微勾,黎易脚下泥土升高。

泥土如托盘,黎易如鱼肉。

鱼肉悬空送到金光前,黑色手指在黎易身上来回的划动。

“货不错。”金光的语调略有上扬,显然对黎易的身体很感兴趣。

“把那个小女孩还给我,这样的货,我每个月都可以给你制造一个。”

金光又把黎易送回李未济身边,好听的广播音不急不徐道:“我不信。”

“我就知道你不信。”

李未济把黎易挡在身后,紧快走几步想要接近金光,可惜金光身前似乎有无形的阻力,任他如何使劲也无法靠近金光三米之内。

可是李未济却没有丝毫止步的意图,他在无形的屏障前原地踏步同时展露自己的双掌。

“我的双掌连接迷雾,迷雾中有无尽的元素魔法,只是这个连接口太窄,每次能取回的元素魔法十分有限,但是我们可以积少成多,炼尘为砖。”

李未济说完话双掌一合,一缕红色粉末从他掌中洒下。

灵宝给的血石尘的确好用。

无形阻力突然消失,原地踏步的李未济摔了个狗吃屎。

李未济倒地的瞬间,金光出现在他身边,黑色带毛的手接住了堪比尘埃的红色粉末。

黑手由掌变拳缩回金光中,只听金光里传来吸鼻子的声音。

片刻后,广播音平静道:“我还是不信你。”

想要取得敌人的信任从来都不简单,但李未济并不在乎,他的主要目的只有一个,拖延时间。

抬头看天,李未济心中稍加演算,从灵宝离开队伍独自行动起,已经过了十二分钟。

灵宝还需要十八分钟。

李未济趴在地上假装摔疼了,口齿迟缓道:“我还有,东,西要给你,看。但我们要找,个,隐蔽的,地,方。”

金光显然不上当:“这里都是我的部下,他们绝对忠诚,没什么是他们不能看不能听的,你要是真有东西,直接拿出来吧。”

“是吗?希望你不会后悔。”说罢,李未济双掌再合,一个蓝色小罐掉在地上。

李未济嘿嘿冷笑,拿起蓝色小罐往天上一抛。

罐飞油洒,金色的药膏飘落如雨。

雨点还未落地,半人马群已然完全失控,他们纷纷扬头以待。

金光呼喝,半人马群在命令与药膏间挣扎犹豫,一时间嘶鸣声此起彼伏。

药膏洒在半人马身上,沐浴膏雨的半人马集体发出舒畅的吁声。

金光自然也在药膏雨覆盖的范围,他情不自禁打个哆嗦。

李未济没想到灰烬·轻语之风留下的药膏竟然有这种奇效,心中大喜。

欢喜之际,耳边响起好听的广播音:“我还是不信!”

李未济眉毛一挑,金光的语调音色和之前没多大区别,但他还是听出平静中的急切。

敌人上当了。

欲望是任何智慧生物都无法抵挡的毒药。

连环计正是将毒药发挥到极致的巧手段。

内心再坚硬的人也会被一次又一次的诱饵磨去防备。

谁让你动心了呢?

动心的半人马主帅等着李未济拿出新的投诚证明,李未济却故意不闻不问,坐在地上没有丝毫动静。

渔夫总是很有耐心等鱼儿上钩。

李未济料定半人马主帅会忍不住好奇,他悄悄拿余光瞟向金光。

果不其然,金光见李未济没有其他动作,忍不住向李未济移动一小步。

李未济面无表情,内心却乐开了花。

金光微移一步却又立刻退回原地,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暴露了急切的想法。

眼见金光回原地,李未济箭步来到他身边,不等金光的护体无形力场张开,李未济双掌再合说道:“既然你不信,那我手中这个东西对你来说也就可有可无了。”

说完话,李未济双掌慢慢拉开,隐约有点红色露出。

金光急道:“且慢,跟我来。”

李未济面不改色,双掌合拢,红色消失。

金光屏(bǐng)退手下,带着李未济和黎易前往主营帐。

临进帐篷前,李未济抬头看天,心中暗道:“还有十三分钟,灵宝加油啊。”

进入营帐之后,李未济拿眼一扫,他的眼睛像摄像机般快速将营帐内的格局记录。

散点透视法运用,脑海里的立体的营帐一点点变成平面地图。

还没等金光站到主帅的位置,李未济已经在心里确定了三个可以躲避冲锋技能的位置,分别是西南角靠近营帐入口的帐篷支撑杆,西北角靠近靠近主帅桌案的大铁柜,东北角深插于地的木桩。

金光哪里知道李未济在想什么,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李未济手掌上。

等到金光稳定不动,李未济又找到两个移动视觉盲点,但这两个点想要起作用必须与金光保护73度角才行,李未济很快将它们从首选项中排除。

“这种视角盲点,除非他的蹄子受伤,我的速度加倍,否则决无可能。”

李未济活络的思维丝毫没有耽误他观察金光的动向,等金光不动之后,他主动说道:“我还是那个条件,小女孩还给我,您将得到我最虔诚的敬意。”

金光的广播音没有丝毫波动:“你不应该着急的。掌握血石资源的人为什么要对一个小女孩那么关心呢?除非这个小女孩对你来说有着更大的作用。能让你为之投诚的东西,我为什么要还给你呢?”

李未济没想到金光会说出这样的话,情急之下他脱口而出:“她是我女儿。”

广播音依然平衡:“你不应该撒谎的。你们的人已经把所有情报都告诉我了,你没有家人。”

李未济和黎易同时咯噔一下,他们都没有料到半人马主帅竟然能在鱼饵前依然保持冷静与智慧。

“她是我创造的。”李未济连忙改口。

李未济的话说得几乎没有毛病,他的双掌连接迷雾可以取出血石,那心脏中有血石的小女孩的确可能是他创造的。

“你看,你总是不好好听我说话。你们的人已经把所有情报都告诉我了,你没有家人,也没有创造过任何东西,你第一次来泥潭镇。”金光的语气还是那么冷静,“年纪轻轻的,为什么总喜欢说谎呢?”

缓慢的语速像把带齿的钝刀,一定一句在李未济心脏锯出血。

“年纪轻轻的,为什么总喜欢说谎呢?”

“我没有说谎。我有证据,它就是我创造的。”

十二岁的李未济刚刚失去父母,【深蓝】将他安排进春田花花育儿所。

娱乐时间,李未济悄悄从其他小伙伴那里偷了一只机械蝉。

机械蝉洪亮的声音引起失主的注意,失主找来育母想讨回玩具。

育母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女人,一脸横肉,对所有人都没有好脸色。

育母质问:“你为什么偷东西?”

李未济回答:“我没有偷。它是我创造的。”

育母自然不会相信,她调出监控一查便真相大白。

育母将监控视频摆到李未济面前:“年纪轻轻的,为什么总喜欢说谎呢?”

“我没有说谎。我有证据,它就是我创造的。”

说罢,李未济把机械蝉拆解成零件,近百块精密细小的机械零件散落一地。

在众人越来越惊讶的表情中,李未济手速如飞又将所有零件原封不动拼接到一起。

机械蝉盘旋,发出洪亮的叫声。

李未济说:“东西是我做的,他偷了我做成果,我只是把它拿回来而已。”

失主急道:“不,那是我妈妈给我买的,你骗人。”

李未济反问:“你说是你妈妈买的,证据呢?”

没有证据,育儿所里全是孤儿。

他们没有妈妈了。

失主愣在原地哭泣,李未济得到鸣蝉。

当夜,失主将李未济捂在被子里用铁棍痛打,李未济没有还手。

育母抱住头破血流的李未济说:“那蝉明明不是你的。”

李未济说:“我妈妈答应给我买只蝉。”

育母说:“那你也不应该偷其他小伙伴的啊。”

李未济说:“我盼蝉盼了整个夏天,我日夜看着它的拆解图入睡,我的梦里全是它的鸣叫。看到它,我就忍不住想要。”

育母不再说话,李未济在柔软的双腿上渐渐沉睡。

等李未济醒来,枕边是全新的蝉。

“不要说谎!”

七年以后,育母的病床前,这四个字是她念念不忘的回响。

只是,李未济从没有停止撒谎。

人人都会撒谎,谎言让生活更轻松。

这是李未济坚持不变的信条。

只是,育母离世后,李未济给这句话加上定语,变成了:人人都会撒谎,不害人的谎言让生活更轻松。

“年纪轻轻的,为什么总喜欢说谎呢?”金光言犹在耳。

“我没有说谎。我有证据,她就是我创造的。”李未济双掌合十,“你只要把她带到我面前,我可以再现一次给你看。”

金光笑出声:“这种话,我会信吗?”

李未济双掌分开,一柄赤红钢剑在手。

“你必须信。”

刚说完话,李未济只觉得眼前一晃,手中顿空,钢剑已经融入金光中。

“我给你一次机会,不要耍滑头。你们应该清楚我的力量。”

钢剑飞出,赤红色消失殆尽。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相关文章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