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三十五章:误打误撞堪破主题 尸山血海友人好转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身在碎石中的李未济很快摸清状况,左大腿被断石死死压着,暂时还有痛感。

有十几束微光从瓦砾的缝隙中照射进来,随光线一起来的还有大量粉尘。

鼻子喉咙不自觉地干涩难受,呼吸瞬间急促起来。

更重要的是,黎易就在不远处,同样也被石块压着,昏迷不醒。

这是什么地方?

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李未济只觉得身下的土地在轻微颤抖,原本支撑碎石破木的几个重要支点顷刻间移位。

沉重冰冷的大理石块,凌乱尖锐的断裂木柱,还有清不数的淡蓝色粉末同时铺到身上。

李未济眼前一黑,耳朵只听到凄厉的哭声,恐惧的叫喊声,愤怒的吼声。

男女老少,富贵贫贱。

世间种种好似都进入黑洞,一点点消失在无法挣脱的沉重里。

“不!”

李未济拼死发出最后的吼声,整个人瞬间惊起。

刚才的一切都只是梦。

可梦醒后的世界依然是微光、粉尘以及震动。

微光是菱形灯具散发的,李未济从没见过这种造型的灯具,不用通电,也没有丝毫热量,蓝色光芒幽幽冷冷。

“你醒了?”

幽冷的背后传来同样幽冷的声音。

从音色判定这应该是位女性,李未济手持灯具缓缓回头,却什么都没看到。

“嘿,看这里。”

幽冷的声音从李未济腰部以下位置传来,李未济低头寻声,映入眼帘的是硕大的蓝色蝴蝶结。

仔细一看才发现蝴蝶结下盘着粉色的头发,粉发之下是……是很像灵宝的生物。

“阿苏拉?”李未济瞬间想起自己在游戏中,不禁问道:“你是谁?”

“人类都是这样没礼貌的吗?”女性阿苏拉用淡紫色眼睛盯着李未济,“作为你的救命恩人,你应该先将自己的名字告诉我。”

救命恩人?是副本剧情安排吗?

“我叫李未济。”

女性阿苏拉将一杯热水递至李未济面前,说道:“我叫苏丝。”

李未济蹲下身子接过热水,浅尝一口,还别说,因为粉尘而干涩的嘴唇咽喉立马得到滋润,整个口腔都异常舒服起来。

“这是哪?”李未济开口问道。

苏丝走到离李未济五米远的一张试验桌前,语气不冷不热道:“这是天才阿苏拉的灾后避难所。”

“什么灾后?”

苏丝站在试验桌前摆弄着李未济看不懂的工具,说道:“当然是来自火焰巨龙的灾难。”

看到李未济没有出声,苏丝又道:“看来你对火焰巨龙一无所知,可怜的人类,我建议你立刻马上回到阿斯卡隆以免丧命于此。”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你还看不出来吗?火焰巨龙要醒了,大地正在颤抖。”

火焰巨龙要醒了?

一道灵光击穿李未济的头颅,他脱口而出:“两百五十年前?”

苏丝说道:“虽然你的语气表现得很惊讶,可惜我并不是一个时空逆转理论的支持者。活在当下,活在当下,好吗,我的人类朋友。”

“好吧。活下当下。可当下是哪年来着?”

“按你们人类的历法来算,现在是1078AE。如果你真的要扮演来自两百五十年后的穿越者,至少,至少穿得讲究点,而不是随便用块兽皮当衣服。你总不能说经过两百多年的发展,整个星球的生活水平倒退了吧。”

“好吧。其实我只是想吓吓你。总之,无论如何,谢谢你救了我。”

“你应该谢谢你的同伴,如果不是他奋力把你从塌方的矿井里救出来,你肯定没机会在这里吓我。”

李未济连拍脑门。游戏安排被困场景,多种感觉同时作用,恍如真实。求生的本能让他无暇顾及其他,此刻听到苏丝说起同伴这才想起黎易。

心中懊恼的他急道:“我同伴怎样了?”

苏丝道:“大地裂开,岩浆外涌,可能已经化成灰了吧。”

游戏没有提示黎易死亡,李未济自然不会相信苏丝的话,他急跑到苏丝面前,用灯具的棱角指着她说道:“你说谎。”

苏丝不怒不恼,幽幽道:“好吧。其实我只是想吓吓你。”

李未济立刻明白眼前的阿苏拉并不比灵宝好对付,他放下灯具,诚恳道:“千言万语是我不对,请你原谅我的莽撞。求你告之我同伴的情况。”

苏丝微微点头,说道:“你的同伴现处深度昏迷中,我已经把他安置在恒温箱里。跟我来。”

苏丝顺手拿起实验桌边的木杖,慢悠悠向东边走着。李未济紧跟其后,借着微光试图将周围的环境看清楚。可惜,除了偶尔照射进的光线外,满世界只有粉尘。

五分钟后,李未济停下脚步,气急败坏道:“你为什么要带着我绕圈?”

“已经反应过来了吗?”苏丝平静地说,“以往数据显示,你们人类至少要八分钟才能分辨出黑暗中的路径路线。你似乎比其他人要机敏许多。”

李未济双掌一合想要取出钢剑,却感应不到任何东西。

苏丝转身做了个鬼脸,笑道:“要拜谢我吗?”

李未济维持双掌合十的姿势,强压心头急躁情绪,尴尬道:“我的同伴究竟在哪?”

苏丝打个响指,清脆的声音回荡开来,原本昏暗的世界突然泛白。

李未济闭眼再睁眼,慢慢适应了强光的世界。

整个世界素白干净,没有半点灰尘颗粒。

布满菱形岩石的试验室,李未济第一眼就看到躺在石床上的老友,他正戴着一副突出的黑色眼镜表情严肃。

浅紫色的光影闪过,苏丝眨眼间出现在黎易身边,只留李未济原地发呆。

“咋回事?”李未济席地而坐,“能解释一下吗?”

苏丝笑道:“你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吗?”

除了梦中被压死之外,还应该记得别的事吗?

李未济迷糊不解。

“你忘了。你和你的同伴一起到矿井探险,结果地下世界开始颤抖,你们拼命的跑啊跑啊,可最终还是被坍塌的山石给压住了。你们大喊大叫期待有人来营救,可是你的大腿被压住了,肌肉接近坏死。为了救你,你的同伴突然变大打出一条通道,你们逃出来后就遇到了我。”

李未济颤声道:“我的同伴现在怎么样了?”

苏丝答道:“他体力消耗一空,陷入昏迷状态,我试图治疗他,但他好像被某种幻觉困住了。”

李未济指着黎易脸上的黑色眼镜问道:“那是什么?”

苏丝解释道:“情绪示波器。”

“什么作用?”

苏丝从身后掏出同样的黑色眼镜说道:“躺下,戴上。”

李未济有点不情愿躺到石床戴上眼镜,光线瞬间暗下来,他不安地看向四周,发现自己被埋在瓦砾之下。

左大腿被断梁死死压着,依然还有痛感。

十几束微光从瓦砾的缝隙中照射进来,随光线一起来的还有大量粉尘。

鼻子喉咙干涩难受,呼吸却不再急促了。

黎易依然昏迷不醒。

一切好像回到原点,但李未济却想明白了很多事。

刚才的种种都是游戏用来迷惑玩家的幻觉,不管是塌方废墟还是灾后避难所,都不是真实的游戏世界。

这句话有点矛盾,有点可笑,毕竟游戏全都是虚拟的又何谈真实。

可是他能切身感受到“真实的差异”,更准确地用词应该是可信度。

这个塌方场景明显结合了他的潜意识,游戏调用所有触觉反馈让此场景几近逼真。身处塌方废墟中,他本能地惧怕与抵抗。然后,一切都崩溃,他在惊恐中苏醒进入灾后避难所。

这时候,所有人都会重新界定自己所处的环境。

当你从梦中惊醒,那你肯定回到了现实。

于是,几近逼真的塌方世界变作虚假。

于是,阿苏拉与灾后避难所反倒成真。

于是,多数玩家便忘记自己身处游戏。

李未济显然不是多数玩家,他镇压内心的坍塌已经很久很久。

只要稍有喘息之机,他总能抓住混乱中一闪而过的理智,更能顺藤而上找到通向真实的大门。

“这样都骗不了我,看来我是没救了。”

他已大致猜到这个副本治愈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流程,心生失落,任凭碎石落在脑后。

“算了算了,就当是普通游戏副本玩吧。眼前这个老易肯定是副本生成的NPC,以他昏迷的状态来看,他对通关副本应该没有任何帮助。”

“我的左大腿被压,目前尚有知觉。按经验与常识来推断,我们必须在大腿失去知觉前逃离。这条腿其实是当前事件的报时器。”

“这狭小空间里我能挪动的范围有限,那就说明能帮助我们逃离的资源都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想到这里,他伸手四处寻摸。

片刻后他手里多了三样东西,小碎石块,中碎石块,大碎石块。

“日你个仙人板板。”李未济说着从淼淼那里学来的脏话。

这副本似乎并不像他想的那样简单,除了碎石之外废墟里没有其他的资源。

“哪里出错了呢?”

他思考着,却没得到任何结果。

时间流逝,左腿终于没了知觉。

一道白光破开黑暗,他只觉得自己轻飘飘飞进白光中,身后是自己的尸体。

“你醒了?。”苏丝捡起被李未济甩飞的眼镜说道,“感觉如何?”

“不对啊。哪里不对呢,我忽略了什么?”李未济无视苏丝的问话,依然想着逃离塌方世界的方案。

他涣散无神的状态引起苏丝不满,她用力跺脚惊喝道:“人类,请拿出你应有的教养来好好听我说话。”

“对不起对不起,我有点入迷。”李未济立刻道歉,同时追问道:“我的同伴情况如何?”

苏丝指着不远处正在吱吱作响的仪器说道:“看我提取出来的数据波。”

李未济凑到仪器前,仪器上的指针快速摆动着,一排排的数字飞快闪过。

“看不懂。”他坦言道。

“这个情绪示波器比较简陋,暂时只能通过波形来判断你们的精神状态。”苏丝说,“正常人的情绪稳定在-0.5至1之间,波形舒缓平静。”

有了参考值,李未济很快就明白数据波的含义。

其实很好懂,毕竟这段数据波又急又密,而且数值一直维持在8至10之间。

这代表黎易极度激烈亢奋。

看李未济若有所思的样子,苏丝笑道:“没想到你同伴还有梦中杀人的喜好。”

“何出此言?”

苏丝道:“我研究过三千只斯克鼠的大脑,统计学结果显示,但凡与你同伴相似的波形,百分之七十以上是梦到了杀戮场面。”

黎易肯定是梦到杀林德诺的场景。

这更加印证了他之前的猜测,他下意识说道:“盗梦空间的版权过期了吗?”

游戏提示:「玩家堪破游戏世界观,梦境穿梭功能开启。」

极少出现的提示声让李未济精神一振,只听苏丝笑吟吟说道:“他们说得没错,你真的很聪明。”

灾后避难所的墙壁闪烁两下,一段全息投影展现在李未济面前。

看过漫长的投影后,李未济这才知道,游戏中自己和黎易是生死相依的冒险伙伴,多少次死亡边缘挣扎让他们活得很痛苦,正巧阿苏拉研究出可以减轻心理痛苦的筑梦机,所以他们跋山涉水赶到阿苏拉的主城拉塔索姆进行尝试,研究员苏丝为他们精心设计了一场梦。

李未济低声言道:“不出所料。”

苏丝道:“你说什么?”

李未济不再说话,食指在石床上比画起来。

“副本背景设定:我和老易是两个饱经风霜的勇者,我们内心苦不堪言,于是来到拉塔索姆寻求治疗。苏丝为我们设计梦境。”

“第1层梦境设定:我和老易是二百五十年前的小矿工。火龙即将觉醒,大地动荡,矿洞塌方。我遇险,老易变身怒神救我。随后我们遇到筑梦师苏丝,她将我们带到灾后避难所。身受重伤的我们陷入昏迷,苏丝趁机将我们置入第2层梦境。”

“第2层梦境:这层是真正的治疗环节,所以我看见了塌方,老易看见了杀人。如果猜测没错,只要按梦中指示,完成相应内容,就会慢慢排解心理压力从而达到舒缓与治愈创伤后应激障碍的效果。”

稍稍花点时间把副本背景理顺,李未济一脸默然。

片刻后,他想起黎易还在噩梦中不得解脱,当即挺直腰板,伸展四肢,重重吐出一口浊气,问道:“接下来我能做什么?”

苏丝言道:“两个选择。一,进入自己的梦境解脱自己。二,进入你同伴的梦境,帮助他克服心理障碍。”

李未济毫不犹豫道:“我心中并无挂碍,无须解脱。我要帮我的同伴。”

苏丝善意解释说:“你能进入自己的梦境就说明你心中有不可磨灭的……”

“我有自知之明,没什么能够压住我。”李未济打断女阿苏拉的话,“来吧。带我进他的梦。”

每个人心中都有许多不愿意翻出来的旧事,每个人心中都有许多在深夜想起就会痛哭的旧事。

并非李未济不愿意面对,只是眼下帮助老易才是当务之急。

如若「净化罪恶」这个副本真的有效果,他随时可以重新体验。

塌方世界?

呵,你能压塌我的家,压死我的父母,却压不垮我李未济。

去你也马的。

苏丝拗不过李未济,拿出一副特制眼镜说道:“事先提醒你,他的梦境完全由他做主,而你作为外来者很可能会受到非常猛烈的攻击。”

李未济二话不说,躺在石床上戴好眼镜。

「梦境穿梭机启动。」

不大不小的提示音穿透黑暗,李未济四周逐渐明亮起来。

半人马大营。

果然。

为了防止出现意外事故,李未济准备抽出钢剑,可是双掌拍合却空无一物。

“一切都被封锁了吗?”

“苏丝说这个梦境完全由老易控制,看来要先找到老易才行。”

李未济径直向记忆中林德诺的营房走去。

越靠近林德诺的营房,四周的空气就越加腥臭。

心中不安的李未济蹑手蹑脚,没有惹出半点声响。

终于,他的视线里出现林德诺营房的轮廓。

血色的轮廓。

天红了。

从李未济的角度看去,以林德诺营房为圆心,五米范围内尸山血海。

无数具林德诺的尸体铺阵,上身裸露的黎易盘腿坐在尸山之上,鬼刃嫣红,狂同魔煞。

“你来了。”黎易猛然睁开双眼,红光迸现。

李未济眼前一花,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到黎易面前。

“半人马主帅,你的护体金光呢?”黎易不咸不淡的问道。

李未济急道:“老易,是我。”

“我当然知道是你。”黎易微笑着声音却冰冷无情,“你吃了我兄弟变成他的模样,我怎么会不知道是你呢。”

黎易嘴角扬起一抹邪笑,手中鬼刃当空怒斩。

李未济只觉得眼前影像完全扭曲,尖啸般的破空声由远及近。

“老易,我是李未济。”说完这话,整个人向左翻滚,避开黎易斩出的空气炮。

“你的语气神态很像他。”黎易翻转鬼刃抬眼怒喝,“那就更该死。”

一个死字说完,黎易踏碎一具又一具尸体,一步步逼近至李未济身前。

在张狂无畏的疯魔气息下,在血肉横飞的地狱影像里,李未济瞠目结舌,全身僵硬,无可躲藏。

刀落到李未济身上,尸山血海收缩成黑洞洞的小圆点。

通过这个小圆点,李未济看到自己的尸体四五分裂,四分五裂的肉块变成一个个林德诺冲向黎易。

“这么快就死了?”苏丝略带嘲笑道,“15秒不到,你同伴下手很果决啊。”

李未济没有回答,戴上眼镜重新开始,10秒不到再次苏醒。

苏丝说道:“你这样是无法帮到他的。他现在的情绪非常狂暴,我建议你从安抚他的情绪开始。”

李未济气道:“可是他不相信我,见面就杀,根本没有对话的余地。”

“你们共同经历了许多许多冒险,肯定有心心相印的时刻,有没有非常独特的话语或是动作能唤醒他对你的信任?”

李未济沉思片刻,戴好眼镜。

一转眼,他就来到黎易面前。

还未等黎易杀将过来,李未济眼疾手快,右中指举天,朗声道:“英雄。此一去,风也急,雨也急,风雨之急不灭我们志气。”

黎易冲杀至半路猛然听到这句话,收手罢刀,沉吟道:“你是?”

“我是李未济。”

“不。我兄弟被半人马主帅吃了,你是半人马主帅。”

李未济说道:“半人马主帅有我帅吗?”

黎易抱着鬼刃低头不语,良久后说道:“我速通《超级马里奥兄弟》用时多久?”

“4分57秒。”

鬼刃落地,黎易哇哇哭出声来:“亲人啊。你可算来了。”

黎易的眼泪就是洪水,大水冲刷着一切。

千百具林德诺的尸体顺水漂走,大地干净,原来血红的天空恢复蔚蓝。

“我明明看到你被半人马主帅吃掉。我来找他报仇,却发现林德诺这个叛徒。他扑上来砍我,我提刀应战,一刀就把这王八蛋砍成肉块,可是每块肉都重新长出一个林德诺来。他们就这样包围着我,我就不停地杀他杀他杀他……”黎易越说越激动,双手不停地挥舞。

“越杀越多。”

李未济无法相像那种场面,他唯一能做的只有好好抱着黎易,嘴里轻轻念着:“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却听到黎易说:“真过瘾。”

“啥?”

黎易推开李未济说道:“秒杀真过瘾。”

“你不害怕吗?”

“一开始还挺害怕的,后面就,就习惯了。”黎易说,“只是我不知道怎么从这个世界出去,很无聊啊,就一直杀着玩。反正一刀一个,很爽。咦,我是不是杀过你一次?”

“啊?”

“你变傻了。”黎易说,“我问你,你之前是不是来过这里,然后被我一刀砍死了?”

“对。”

“我就说嘛。杀了半人马主帅竟然没通关,原来杀的是你。”

“你知道自己在游戏里?”

“我又不是傻子。”黎易摸鼻子说道,“听到[接受净化]之后,我看到你被半人马主帅吃掉,这很明显是假的啊,我们明明打败了半人马主帅,他怎么可能吃掉你呢?所以我认定这是游戏欺骗我的手段,并没有当一回事。可是我被困在这里出不去,我就想,是不是要把半人马主帅杀掉才能离开。于是我就到半人马大营来找线索,结果就看到林德诺这狗贼。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我就不多说,免得你反胃。”

李未济没想到事情竟会这样,疑惑道:“这么说,你对杀林德诺这件事已经没有心理阴影了?”

黎易点头又摇头:“还是有点吧。不过,我杀死他成千上万遍,已经无所谓了。一个游戏NPC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黎易的话让人既意外又欣喜。

意外的是这件事竟然如此轻松就解决了,欣喜的是这个「净化罪恶」副本真的有奇效。

“回家吃饭。”

想到淼淼高超的厨艺,李未济和黎易同时笑出声。

黎易在李未济的指导下解开梦境封锁,两人互捅一刀回到灾后避免所。

苏丝看到清醒过来的两人,笑道:“再添成功案例。今年的斯奈夫奖看来非我莫属。”

只见苏丝挥挥手,三道高能激光打来。

游戏提示:「梦境穿梭机停止工作。」

悬浮在万米高空的魔方建筑内,李未济和黎易双双起身,不等苏丝与他们搭话就同时退出游戏。

“真是的,明明病情更严重的那个还没好,怎么就放弃治疗了呢。”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Related Articles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