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三十六章:日常生活融融泄泄 晓梦迷蝶真真假假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放弃治疗的李未济率先从游戏舱出来,抬头看表,现实中竟然只过了七分钟。

套上浅蓝准备的睡衣,两人坐在沙发上闲聊。

李未济说了几个涉及林德诺的问题,黎易的表现非常平静,虽然偶有反应迟钝的瞬间,但也是一闪而过。

看来黎易真的克服了在游戏中杀人的心理障碍。

“虽然这个副本非常有效果,但是我依然要投诉,没理由让玩家经受这种非人的折磨。”

李未济义正辞严,黎易却笑嘻嘻的反驳道:“你仔细想想,会不会是因为我们的副本比较特殊,所以才……”

黎易的话提醒了李未济,他唤过浅蓝问道:“有没有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具体数据?我想知道最近几天病症的发作主要时间段以及治愈时间段。”

浅蓝回答说:“本来是没有数据的。不过你似乎很幸运,在你们进入游戏舱之后的,许氏集团召开关于《游戏舱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简短新闻发布会,根据发布会提供的详细信息可知,创伤后应激障碍集中出现在玩家第一次进入「净化罪恶」副本,当玩家按照游戏说明再次进入「净化罪恶」副本之后,大部分病患都被治愈了。”

这说明什么?

说明游戏有意引起玩家心理障碍,然后治愈玩家心理障碍。

李未济自动忽略幸运这个词,脑筋一转就明白了关键。

【深蓝】给予的高级权限让玩家在游戏中的五感极端真实,当玩家进入游戏后不可避免会出现心理障碍。既然这是不可回避的事实,那索性就用训练副本将它引爆,然后再治愈它。这样一来,当「网络模式」正式开放的时候,玩家便不会有心理负担,可以心安理得在游戏里杀怪了。

这么说来,除去「净化罪恶」这个副本之外,其他四个正常的新手训练中并不会对玩家产生不良影响。

“不行,我还是要投诉。为什么我们会碰上特殊副本,活该我们倒霉吗?”李未济依然不能平静,涉及黎易的事,他总是比较激动。

黎易不知道李未济脑子里已经想了很多事,他完全不明白老友为什么会说这句话。

反倒是浅蓝接过李未济的话头,她说:“三分钟前,我接许氏集团发给你的信息,信息中提及特殊副本以及事后补偿。具体详细请观看视频。”

浅蓝的眼睛放光,三分钟短视频展现在众人面前。

看到视频中与卡利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李未济直拍大腿:“我就知道副本有问题,我就知道副本有问题。”

女孩首先向李未济道歉,然后陈述特殊副本的形成原因,最后说明补偿事项。

李未济对100万劳动财富没有任何兴趣,顺手就转给黎易。

他更关心特殊副本形成的原因,可是视频中的解释夹杂着大量的技术名词,他几乎没有听懂。

正想重播视频,黎易的通讯仪闪动,是淼淼。

黎易赶紧接听:“亲亲老婆,你们下楼了吗?”随后忙不迭点头。

通讯挂断,黎易立刻活跃起来,三下五除二换好衣服,又把沙发上的被子搬进里屋。

“愣着干吗,快去洗漱,你嫂子马上到。”黎易对着镜子整理唏嘘的胡渣,力图在爱人和儿子面前展现得精神饱满一些。

李未济耸耸肩,放弃重看视频的想法。

按时间来算,淼淼至少还要十五分钟才会到,他完全有时间慢慢来。

刮胡洗脸,疲惫不显。

换上灰色短衣短裤,稍稍打理钢针般的头发,李未济整体看上去利落许多。

浅蓝已遵从指令铺好饭桌,套好垃圾袋。

李未济拿出两双新拖鞋放在门口,顺手解开房门安全锁。

黎易坐在饭桌前,摇头晃脑,一脸期待。

老婆孩子,温床热饭,人生极致。

李未济倒是显得很平静,吃饭对他来说是件可有可无的小事。

瘟疫灾后重建的前几年,在【深蓝】的管理下物质生活逐渐有了保障,但食物却一直很紧张。

为了保障食物供应,世界人民通过【深蓝】制订了一套餐饮法案。

每晚8点,人人都可为自己最想吃的食物投票,得票最高的三餐食谱进入加工流程,第二天饭点一到,食物通过传送带准时定量出现,从无例外。

这个方案施行之初人们很乐意为自己钟爱的食物投票,可惜时间流逝,单一重复的食谱让喜欢吃的东西也乏味起来。

而且你喜欢吃的未必是别人喜欢吃的,所以你有可能一年才能吃上一次喜欢的东西。

过于漫长地等待让许多期盼变得可笑。

试想一下年头想吃的红烧肉直到年尾才吃上的感觉吧。

就在人们逐渐失去口腹之欲的时候,【深蓝】突然公告,非单身人士拥有自主做饭权。

这个公告极大促进了当时的结婚生子率,提高了基因的多样性。

餐饮法案沿用至今,整个世界习以为常。

一向主张自由选择的李未济对此却毫无怨言,不用想每餐吃什么菜其实是件幸福的事情。

更何况吃统一配送的食物虽然很无趣,但是健康。

时钟指向5点25分,封闭在抗震砖墙内的传送带启动,一盒盒包装精美的晚餐井然有序地排列着等候被吃。

李未济凭身份编号领取晚餐,餐盒分成两部分,左边是米饭套装,右边是水果套装。

米饭套装里面有半片培根,十九粒青豆,两朵小云耳,七块食指大的麻婆豆腐以及一两米饭。

水果套装里有五颗葡萄,一根青香蕉,两个橘子,半边红龙果。

李未济将水果拼盘摆在桌子,果香渐溢。

时钟指向5点30分,一位丽人拎包携子推门而入。

这个人身高170cm,长发披肩,白色套裙突显身量苗条,一双丹凤三角眼彰示精明干练,两弯柳叶掉梢眉传递少妇风情,像极了红楼梦里的王熙凤。

来人自然是淼淼,与淼淼一同来的还有黎易的儿子小畅。

小畅今年五岁,粉妆玉砌的眉宇间已有父亲的凶猛,但眼睛却更像母亲,扑闪扑闪,甚为可爱。

淼淼帮小畅换好拖鞋,小畅飞奔扎进黎易的怀抱,黎易把小畅举高高,父子俩喜笑颜开。

浅蓝接过淼淼拎的食物包,依次放上饭桌。

“洗干净手,准备开饭。”

淼淼丝毫没有惊诧浅蓝的存在,拉开桌椅,呼唤着。

众人落座,浅蓝站着。

淼淼招呼道:“坐下一起。”

浅蓝回道:“剩余电量67%。”

淼淼牵起浅蓝的手说道:“我给你充电。”

浅蓝浅笑。

接上充电线,浅蓝乖乖坐好。

水煮肉片,回锅肉,鱼香肉丝以及李未济最爱的肉末茄子,道道喷香。

淼淼的厨艺很好,基因评分高的人做什么都不会太差。

“我就知道你会赖在这里不走。”淼淼白了黎易一眼,顺手给李未济夹菜:“小弟快尝尝,这次味道肯定对口。”

淼淼知道黎易会沉迷游戏,所以特意做了李未济爱吃的茄子,逻辑满分。

一个月前,李未济无意中说想吃肉末茄子,淼淼知道后就动手炒了一盘,盐放多了,很咸。如今再吃,味道正好。

小畅吵着要喝可乐,黎易嘴上说着不许却还是从李未济的冰箱里拿出一瓶。

“只许一小口。”他给儿子倒满一杯,自己先喝了一大口。

淼淼骂他:“你不要害儿子长蛀牙。”

黎易反驳说:“要换牙的,没事。”

听到要换牙,小畅号啕大哭起来。

淼淼一边埋怨黎易一边哄着小畅,在妈妈的安抚下,小畅痛快地喝完一杯冰可乐。

李未济眯眼笑看这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浅蓝眼睛闪过一抹深蓝光芒,她支吾道:“我能尝一口吗?”

李未济没想到浅蓝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愣着。

淼淼拿出一副新碗筷,夹了点饭菜放到浅蓝面前。

机器人没有味觉,也没有进食设备,严格来说它们不具备吃东西的条件,但是硬往嘴里塞点饭菜也不是问题。

浅蓝塞了两口,实在无法吞咽,连忙吐到排水池中。

“看来我无福消受。”

浅蓝用俏皮的语调说着,房间充满欢声笑语。

吃过饭,黎易抱着孩子牵着老婆回家了,整个世界又只剩下李未济一个人。

林语堂说:孤独这两个字拆开来看,有孩童,有瓜果,有小犬,有蝴蝶,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间的巷子口,人情味十足。稚儿擎瓜柳棚下,细犬逐蝶窄巷中,人间繁华多笑语,惟我空余两鬓风。孩童水果猫狗飞蝶当然热闹,可都和你无关,这就叫孤独。

李未济却无这般文雅,他多半会对着空气吼一声去你也马的孤独,然后投进工作室将自己暴露在嘈杂的游戏素材中。

这个工作室很特别,是他花了很多很多劳动财富换来的。

里有最先进的素材编辑系统,有梦境抓捕系统,还有一般人偶尔尝试的绘月系统。

这些史无前例的技术交织,让整个工作室变得特别适合睡觉。

饭后发困是李未济的常态,所以送走黎易夫妻后,他就钻进工作室里,打开收集的所有游戏素材,任由它们吵闹。

在吵闹声,他调暗灯光,为月亮画上滑稽表情。

看着经久不衰的滑稽表情,疲累的人会心一笑连上梦境抓捕系统开始睡觉。

梦里什么都有。

李未济常做的梦有三种。

第一种梦跟基因评级有关。

这种梦多半从被人追杀开始,他会慌不择路失足落山。山腰有个秘洞,洞里有具长着白胡子的尸骨。是的,长白胡子的尸骨。尸骨下是明黄色的莆团,上面写着“叩首千遍,供我驱使”八个小字。李未济诚心叩首,千次过后,莆团破碎,露出一管绿色试剂。喝下试剂,身体膨胀变大,周身只剩一条短裤,皮肤也变成深绿色。力大无穷的他爬出深坑,回到生活区,重新抽检血样,基因评分变SSS级。兴奋的绿巨人高喊一声“Lok’Tar  Ogar”。

第二种梦跟信用评分有关。

这种梦从一束明媚的阳光开始,阳光下是一所普通的学校,学校某个教室靠窗户的位置上坐着李未济,旁边就是他最喜欢的校花。所有人都妒忌他跟校花同桌,所有人都嘲笑他一无所有。可是这些人的笑容渐渐消失在脸上,因为校花当着众人的面狠嘬了李未济一口。这时候肯定会有一位社会地位比较高的帅公子凭空出现,他会指着李未济的鼻子疯狂甩狠话。但李未济哪里在乎这些,收拾书本准备回家。帅公子不依不饶,李未济无可奈何,挽起衣袖,亮出9999信用评分,在众人不敢相信的尖叫中搂着校花消失在众人视线。

第三种梦只有一个主题,坍塌。

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全世界都在抖动,只要李未济触碰过的地方就会立刻粉碎掉入黑暗,唯一不受影响的是只蓝色蝴蝶。他不停奔跑避免被黑暗吞噬,蝴蝶陪他踏遍整个地球,最终无处落脚……

很不幸,李未济今天做的就是第三种梦。

不到一小时,他就从梦里急醒了。

“下次一定要换种奔跑路线。”李未济伸懒腰自言自语道,“上次看到的那个球面寻径算法或许有用。是哪本书上写的来着……”

寻思半天,他还真记起了那本名叫《狄克斯特拉算法》的书,当即让浅蓝下单购买。

虽然这一觉睡得不安稳,但的确从生理层面赶走了疲惫。

稍微活动手脚,李未济兴致勃勃打开素材编辑器,开始撰写2050年4月3号的《游戏见闻录》(详情关注作品相关更新),忙到大半夜,三易其稿,总算有个满意版本,顺手就发表在《激战》的游戏论坛上。

期待有人回应的他刷新论坛,文章沉底消失。

“我靠,大半夜还有这么多人水贴。”

李未济心有不满,撇嘴睡下。

他可忘了,地球是圆的,其他时区现在正是白天。

他更不知道这篇文章在网络上抛起了多大的风浪。

旧时代,人们喜欢用“山雨欲来风满楼”来比喻局势将有重大变化前夕的迹象和气氛,可是生活区的雨向来毫无征兆。

天气预报说明天上午10点15分下雨,那明天10点15分就一定会突然下雨。

天气预报说这场雨持续45分钟,那这场雨必定会在11点结束。

所以,李未济一直无法理解雨前风满楼的引申含义。

现在,他体会到了。

一觉睡到九点半,神经元网络管理中心弹出近百万条通知,被热醒的李未济瞬间觉得心凉。

青山小楼,孤人独立。

狂风吹面,暴雨将至。

面对近百万条通知,谁都无法平静,手微颤,心狂跳。

心跳加快,更多的血液与氧气供应至大脑,大脑这才有足够有力量应对突发情况。

很快,他就理清当前状态,心跳不自不觉慢下来,维持在10分钟756下。

打开通知筛选功能,过滤掉低于50字的评论后,通知减少至20万条。

想了想,他又将带脏话的评论过滤,通知瞬间减少至1万7千条。

“带脏话的评论要么是惊叹要么是诅咒,看来这篇文章的争议很大啊。”

李未济思忖着将所有非中文评论过滤,通知只剩下400条。

花费两个小时看完400条长评,李未济大概掌握了全世界人民对20500403版《游戏见闻寻》的看法。

这些看法被他分为三大派系。

硬核派认为这个游戏引导设计精良,剧情编排合理,场景细节丰富,游戏流程颇具挑战性,而且出乎意料的特殊副本能带来更多惊喜,非常值得深度体验。

休闲派则认为虽然游戏看起来很好,但似乎有点太难了,新手玩家很难在游戏中找到乐趣。文章中展现的内容大多涉及解谜和战斗,没有看风景,采集,钓鱼,打牌……这种轻松的娱乐项目。总体来说,是一个看直播比亲身体验更有意思的游戏。

体验派都是提前买了游戏舱的玩家,他们针对硬核派和休闲派提出的疑问做出相关解答。内容比较杂乱,但李未济通过这些解答收集到许多信息。

比如,名叫“金昆”的玩家针对轻松娱乐项目的疑问给出有图有真相的回应。

通过金昆的回应,李未济这才发现原来新手训练中也存在非常多娱乐项目,只是他玩游戏时注意力不在于此故而没有发现。

“所以说,这个游戏其实安排了大量内容,不同类型的玩家都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

这句话是金昆的结语,李未济深以为然。

有理由相信,当网络模式开放的时候,《激战》会变成全世界玩家的舞台,每个人都有机会绽放光芒。

回复了几个针对特殊副本的疑问,他毅然关闭通知页,将数百万条言论强行抛在脑后走出工作室瘫在沙发上,一脸痴呆。

发呆就是放空自己。

大多数男人似乎很喜欢这种状态,独处,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任由时间消逝。

浅蓝就陪在他身边,非常安静。

半小时候后,已近中午饭点,他饿得回过神来。

昨天忘了给喜欢吃的东西投票,鬼知道今天的食谱是什么内容。

稍适洗漱,不抱希望的李未济等着传送带启动。

让人欣喜的是今天的食物中有他最爱的茄子,可惜统一配送的茄子不如淼淼做得可口,但他还是愉快地饱餐一顿。

饭后,浏览工作计划表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清明节。

春分后十五日,为清明。

万物生长此时,清洁而明净。

清明一到,大地呈现春和景明之象。

在这吐故纳新的日子里,【深蓝】适当调高了对应时区内所有生活圈的总体温度。

“难怪会被热醒。”李未济嘟囔着吩咐浅蓝道,“买一斤黄酒,两卷黄纸。”

浅蓝答道:“我已经买好了,连同昨天买的书,都在饭桌上。”

“挺会办事的啊。”李未济不满道:“【深蓝】授权了多少行为数据给你?”

浅蓝答道:“68%日常行为,35%特殊行为,12%隐私行为。”

浅蓝说的数据低于法律标准,李未济无奈冷笑一声,我安慰道:“算了,反正每年都买这两样祭品,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说完话,李未济消耗1000劳动财富更换掉游戏舱内的营养液。

事实上,这种营养液至少可以连续使用一周,但李未济无法忍受任何隔夜的液体。

隔夜的水有虫卵。

隔夜的可乐太甜没气。

隔夜的解毒剂导致看护人至今未醒。

营养液一点点变满,李未济定好两小时闹钟,躺进游戏舱内。

登陆平台又变为单人状态,属于黎易的物品都被游戏自动分割,看不到半点踪影。

划拉着本地模式列表,剩下两个新手训练和三个挑战副本没有体验,但李未济却盯着「净化罪恶」副本犹豫不决。

这个副本帮助黎易缓解了创作后应激障碍,但他们退出的时候并没有收到通关信息,这就说明副本并未结束。

“要不要继续玩这个副本呢?”

李未济轻敲登案桌,最终还是长按「净化罪恶」3秒。

「副本已经自动切换至单人游戏状态」

「当前副本具有舒缓身心作用,请谨遵游戏流程提示」

亲切友好的提示声与昨天完全不同。

“游戏公司偷偷更新了提示语音不成?”

李未济在塌方世界胡思乱想,任凭身下的土地颤抖,丝毫不惧。

左右摸索了一下,身边依然只有石块,依然无法从这狭小的黑暗中逃生。

“这游戏的通关条件需要玩家自己挖掘,不利于新人上手,负五分。”李未济不急不恼,注视黑暗,开始用普通玩家的视角给游戏打分。

“最好在玩家进入副本后就立刻告诉玩家通关条件,让玩家不至于迷茫。”

李未济的话刚说完,耳边就响起苏丝的声音:“还有十五分钟,找到离开塌方世界的办法了吗?”

他也不知道这声音是哪来的,只好隔空喊话道:“没有。先把我传送出去。”

「梦境穿梭机启动」

光亮无比的灾后避难所内,李未济摘下眼镜,只见苏丝正在观察情绪示波器。

“数据显示你很平静。”苏丝摘下单眼放大镜,“看来,我有必要用其他方法翘开封闭你心房的硬壳。”

“先等一下,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苏丝说:“这才第二百五十次试验而已,你不应该忘记现实状况的。”

李未济说道:“我的确忘了。”

“自己看全息投影吧。”苏丝摇头道,“我还以为你能坚持得更久一些。”

全息投影展示:

黎易痊愈后,李未济折返拉塔索姆请求苏丝给他单独治疗。苏丝针对李未济的状况重新启动灾后避难所,他已经在塌方世界死过整整二百五十次了。

“副本的连续性倒是说得过去,可我怎么知道自己被治愈了呢?”

带着这个疑惑,李未济张口问道:“是不是我从塌方世界逃出来,就算被治愈了?”

苏丝爬到试验桌上,奋力踮起脚尖,伸用抚摸李未济的额头,不可置信说道:“没发烧为什么要说胡话?是否治愈当然是依靠你自己的感觉啊,跟逃不逃出塌方世界没有任何关系。”

呃。

这是啥意思?

我觉得我被治好了,就可以通关?

这么无厘头的通关条件自然不能说服李未济,他追问道:“难道不是情绪示波给出某种数据,才算成功吗?”

苏丝说道:“首先,心理治疗不会有任何进度提示。其次,你自己看吧。”

李未济接过苏丝递来的波形记录纸带,波形平稳,频率适中,看起来非常优美。

“似乎没什么问题。”李未济瞧不出任何毛病。

苏丝说道:“正常人在塌方时,会有焦虑,紧张,不安,愤怒,挣扎,绝望等等情绪起伏,波形一定是混乱无章的。可是你在塌方世界里,无所畏惧,气定神闲,一点情绪变化也没有,冷静得可怕。”

话止于此,苏丝没有多说,李未济自然明白。

“你同伴的应激障碍主要表现为极力回避与创伤经历有关的事件或情境,拒绝参加有关的活动,回避创伤的地点或与创伤有关的人或事。所以我采用了暴露疗法,让他不停地经历引起症状的场景。重复经历使你朋友逐渐适应并认清了这件事并不像他以为的那样可怕,自然而然得到缓解。”

“我原本以为你和你同伴的症状相同,所以也想让你重复经历深埋在内心的痛苦。塌方世界就是你内心不可磨灭的痛。可是我错了。重复经历对你一点用也没有,因为你……”苏丝叹气道,“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压制这段情绪。从你的表现来看,你完全将自己抽离出来,冷眼旁观。你可以看着自己被压死而无动于衷。这让我无从下手。”

李未济知道苏丝说得全对,笑道:“这么说来,我这是不治之症喽。”

苏丝猛扇李未济一耳光:“我就讨厌你这种毫不在意的态度,越是不在意就越是封闭自我。”

李未济皱眉道:“你不是NPC。”

苏丝气道:“既然你猜到了,我也不骗你。这个副本是游戏专门设立的。全球最顶尖的心理学家,生物学家,社会学家,数学家以及文学家。加上深蓝全程辅助,建立了两万七千四百二十种数据模型,几乎能针对所有病患给出治疗方案。我当然是NPC,只是我拥有的权限极高,可以获取超出你想象的信息量。目前为止,你是第三例无法完全治愈的患者。”

李未济很感激苏丝没有骗他,他意识觉得这是个自救的机会,急忙说道:“我愿意配合治疗。请告诉我要怎么做。”

苏丝说:“你在其他方面都有正常的感情,唯独面对坍塌场景时绝对冷静,我目前能想到的办法就只有一个。我注意到你对同伴非常在意,那我们索性让你的同伴置身于坍塌中,用他的性命来勾起你的情绪波动。一旦你的情绪被点燃,我们或许有办法拿下一城。”

李未济反驳道:“这不可能。我完全能意识到自己身处在游戏中,在游戏里我并不害怕失去同伴。”

苏丝点头承认李未济说得没错。

片刻后苏丝说道:“我已经把你的数据回传至【深蓝】。三天后,你再进副本,到时我们或许会给你一个更好的方案。记得带上你的同伴。”

“谢谢。”

李未济返回登陆平台,把玩着桌子上的台灯。

谁都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游戏与现实通过病症温情地连接在一起。

不得不佩服这种心有大爱的设计者。

我攻破一个又一个游戏谜题,始终破不开被压碎的心。

我打倒一个又一个守关Boss,始终打不穿那倾倒的墙。

谜题的奖励暂时填补了我空虚的大脑。

Boss掉落的装备暂时武装了我的勇气。

可以我依然我困在黑暗里。

孤立无助。

等候一道光。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相关文章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