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三十四章:黎易突发应激障碍 为除病根再入游戏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从特殊的[武器战斗训练]副本退出之后,李未济和黎易就光着身子坐在沙发上休息。

在多个副本中经历了感知上的两天两夜,两人的精神都有些疲倦,他们急需做点其他事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没什么比吃颗烟更能让这对认识十年的朋友提神。

吸烟有害健康,但吃烟却不同。

烟球是【深蓝】时代第二伟大的发明,这种味道苦涩的球形物质没有任何毒副作用,八小时生效一次,一次让人振奋十分钟。

李未济从冷冻室的角落里摸出一颗灰色烟球丢给黎易:“给爷含住。”

黎易接住烟球白了李未济一眼:“看来我真的要给你订购一个单身男士家用型优选……”

黎易的话没有说完,因为他看到了IPZ-127。

美丽的机器人穿着围裙光着大腿从里间屋走出来,丝毫不避讳两个没穿衣服的男人。

她甜甜地看着两人,两人不好意思地用沙发靠垫遮住重要部位,盘起腿以便IPZ-127打扫卫生。

“谢谢配合。”IPZ-127推了推黑边眼镜,盘起长发,秀气晶莹的双足变成章鱼吸盘,只见她双腿轻微的颤抖着,显然是启动了吸尘模式。

看着IPZ-127在房间里来回走动,两个男人紧紧抱着靠垫坐得笔直。

趁IPZ-127稍微走远,黎易指着她的背影轻声问道:“她叫什名字?”

这个问题难住李未济了,他只知道这个机器人之前的代号,根本没给她起过名字。

“我叫IPZ-127。”性感保洁员的声音传来,“我的听觉设备源自和平系统,是最高级灵敏度,你们不必说悄悄话。”

李未济无奈道:“那能否关闭听觉系统,我们需要一点隐私。”

IPZ-127踩着章鱼吸盘走到李未济身边:“当然。主人的命令必须服从。不过,我希望主人能给我取个名字。别的家用机器人都有名字。”

取名其实是件很麻烦的事,好在李未济写游戏报道的时候为了使故事更加生动特地编造一堆虚假人物,这些虚拟人物各种身份各种经历都有。

大脑中飞速闪过一排汉字,最后定格在“浅蓝”两个字上。

“浅蓝”经常出现在李未济的游戏报道里,是个能文能武,美艳多娇的顶级玩家,她创建的“枪炮玫瑰”公会曾经一度是众多女性玩家的首选归宿。

当然,现实中并不存在“浅蓝”这个人,但“枪炮玫瑰”却因为李未济的宣传声名远播。只是,市面上的“玫瑰军团”都是滥竽充数,谁都没有见过真正的只收女性玩家的“枪炮玫瑰”。

“那你以后就叫浅蓝吧。”

IPZ-127答道:“不太好吧。我们老大叫深蓝,我叫浅蓝,是不是有点太嚣张了。”

这倒是李未济没考虑过的问题,可是印象中外貌和性格都与IPZ-127相似的虚假人物就只有浅蓝了。

“Ta是Ta,你是你。再说了,我就是管你叫深蓝,Ta也拿我没办法。”

IPZ-127摊手道:“姓名数据更新中,请稍候。”

一秒钟不到,美丽的机器人360度转身俏皮地说道:“浅蓝向您问好。正在执行听觉关闭系统指令,请设定关闭时长。”

“永久。”

“已经永久关闭听觉系统。主人可随时手动扭耳重启该功能。”浅蓝伴随着发动机轻微的颤抖踏步离开。

李未济终于可以回答黎易的问题了,他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笑着说:“她现在叫浅蓝。”

“你是不是把我当傻子?”黎易的烟球已经消化了一半,“你们俩在我面前你一句我一句,我当然知道她叫浅蓝了啊。”

李未济摆手道:“你一直盯着她晃动的大腿看,我怕你没听清楚。”

黎易嘿嘿一笑,说道:“你什么时候买的机器人?看她身材相貌和穿衣打扮,跟你梦想中的一模一样的啊。我X,忘了拍照给淼淼看。”

说完话黎易就掏出通讯仪准备摄影,李未济赶紧阻止道:“住手。这事一言难尽。她不是我买的,是,是,是……”

憋了半天,李未济说不出浅蓝的来历。

要怎么说?

说浅蓝是自己为一桩跳楼案件提供线索后派发的奖励?

那老易肯定会问跳楼案的事,到时候就更说不清楚了。

黎易看李未济支吾半天,摸着下巴说道:“老济,你瞒我事了?”

李未济诚实道:“嗯。这事现在讲不清楚,晚上看了新闻联播再说。对了,你不是要跟淼淼说今天在我这吃饭吗?”

黎易一头雾水:“我说过吗?不可能啊。我答应淼淼回家吃饭的。”

“你忘了?杀林德……”

话说到一半,李未济突然掀开靠垫将黎易抱住。

此时的黎易全身战栗,双唇紧闭,双眼布满血丝。

“老易,老易,想想淼淼,想想畅畅。”李未济在黎易耳边大喊着,可黎易的心跳却越来越快。

“淼淼等你回家吃饭。”李未济继续大喊大叫,试图将好友从创伤后应激障碍中唤醒。

就这样不停地重复淼淼和畅畅的名字,三分钟后黎易紧绷的肌肉终于松弛,瘫软在李未济怀里疯狂呕吐。

浅蓝这时候也发现事情不对,章鱼吸盘恢复成光脚丫,轻巧地滑步到李未济身边。

李未济赶紧命令道:“急救,急救。联系心理医生。”

浅蓝却无动于衷。

李未济这才想起来刚才永久关闭机器人的听觉系统,他举着抖动的手一把拧住浅蓝耳朵重新激活她的听觉系统,结结巴巴道:“急救,快,急救。”

不得不说,浅蓝的急救能力十分出色。

她撑开黎易牙齿防止可能出现的癫痫症状,纤纤玉指变成一根通心管插入黎易喉咙帮他吸出呕吐物,呕吐物快速排出,黎易终于恢复呼吸。

黎易大口大口吸气,口水顺着嘴角流到李未济胳膊上,湿黏一片。

“老易,老易。”李未济搂着黎易轻拍他的后背,“你好点了吗?”

黎易眨了三次眼,李未济这才露出笑颜。

李未济命令浅蓝撤去通心管,说道:“立刻联系心理医生。”

浅蓝遵从命令走到一旁。

李未济扶着黎易的肩膀说道:“你要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没办法对淼淼交代。”

由于插管和呕吐的原因,黎易的喉咙现在极度不舒服,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我没事。不要告诉淼淼。”

浅蓝走回来报告说:“心理医生将在两小时后到达。”

李未济可等不了两个小时,黎易现在的情况十分不稳定,创伤后应激障碍随时有可能复发。

他依然搂着黎易的头,生怕好友有半点闪失。

“这垃圾游戏我们以后再也不玩了。”

“垃圾游戏。”黎易轻声附和道,“不玩了。”

浅蓝再次变身保洁员,快速地收拾着地上的残渣剩水,同时语音播报道:“根据病人当前状态,建议将室温升至28度,光亮调节至180尼特。”

“接受建议。”李未济无力说道,“随便拿一床自发热被子来。”

原来敞亮的房间暗淡些许,趁着浅蓝进屋拿被子的时间,李未济将黎易放平到沙发上,又用沙发靠垫将他的头垫高防止再次呕吐,然后快速穿好衣物。

浅蓝拿着一床白色的薄被盖在黎易身上,李未济坐到旁边的沙发关切地问道:“喝热水吗?”

浅蓝阻止道:“他现在不合适饮用热水。”

看着唇色惨白双眼迷蒙的黎易,李未济抱头抓发,强压着心中的急躁,柔声问道:“那我现在要怎么做才能帮到他?”

浅蓝说道:“你能做的都已经做了。”

室温逐渐升高,李未济满头大汗,但他却死死盯着黎易不敢动弹半步。

“都怪我。都怪我。”他喃喃自语,“如果我不提……他肯定没事。”

浅蓝并不了解李未济说得是什么,只能陪在他身边,说着程序设定好的能安慰人的语句。

此时浅蓝的嗓音并不甜相反还有一丝沙哑,这种微弱的沙哑声说出安慰语句异常有效,李未济紧张的心神逐步平缓下来。

自发热薄被提供的热量让黎易觉得舒服许多,体温回升的他也出声安慰道:“我没事,不要担心。闪回而已,我以前杀猪的时候也遇到过,只是没这次这么强烈。”看到好友能流畅说话,李未济专注的精神终于得到解放,他仰面靠在沙发上久久没有言语。

好半天李未济才重新坐直,他调整呼吸,客气地对浅蓝说道:“谢谢你的帮助。”

浅蓝解开盘着的长发,稍稍拉了拉衣角,正色回答道:“我应该做的。”

李未济重新打量眼前的机器人,长发,细黑边眼镜,诱人的 脸形,宽大的白衬衣,修长双腿不着一物,性感入骨,完全是想象中最完美的妻子形象。

可是越完美就越说明【深蓝】对他的把控已深至性幻想。

作为时时刻刻渴望自由的人,他对这种把控深恶痛绝,连带着对浅蓝也十分不满。

可是,她单膝跪地有条不紊替黎易急救的样子好似轻鸿踏沙印在他心里。

极美的外貌,极美的姿势,极美的神态。

不得不说,李未济对浅蓝的排斥松动了。

他邀请浅蓝坐到自己身边,说道:“连接神经元网络管理中心,我需要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信息。请用投影的方式展示相关案例。”

浅蓝大方地坐下,双腿交叠,未能被衬衣包裹住的臀部露出一抹浅蓝色,李未济伸手将她的衣角拉平盖住裸露的部分。

浅蓝笑了笑,双眼放光。

通过浅蓝的展示,李未济快速浏览着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相关内容。

他第一次知道看护人口中所说的词汇竟然如此可怕。

说起来,知道创伤后应激障碍这个词这还是十五岁的事。

当时他在生活区学习农业深造刚满一年,磨蹭到大半夜才回到在果园,还没来得及给看护人惊喜,就看到看护人在烧粗糙的黄色纸张。

漆黑的冬夜,看护人跪在木叶凋零的果园里,跪在一堆火焰前,喃喃自语。

“三十三载人犹在,至今不敢思故园。”

这是唯一听清的话,当时的他并不知道这句话背后隐藏着多大的悲痛。

他只知道看护人当时四十一岁,三十三前看护人仅有八岁,正好是2008年。

关于2008年,历史课本仅用“多难兴邦”四个字概括。

多什么难,兴什么邦,他全然不清楚。

看护人发现李未济的身影,急忙扑灭火焰关切地问:“怎么大半夜就回来了?不是说明天到吗?”

李未济笑道:“给你个惊喜。”

看护人不再说话,伴着李未济回到住所。

住所开着灯,开着暖气,李未济迫不及待脱掉外衣冲进自己房间换好睡衣,又忙不迭跑回大厅从外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四四方方的铁盒交到看护人手中。

“新年礼物。”李未济稚嫩的脸庞高扬,眼睛里开出花来。

看护人打开铁盒,一盏红灯微微发亮。

“这个地震预警系统是目前最灵敏的仪器,有了它你就不必每天倒竖酒瓶睡觉啦。”李未济抢过铁盒,使劲一按,红灯高亮闪烁,警报声不绝于耳。

他只是想给看护人演示铁盒的功能,万万没想到看护人会因此手足无措。

看护人全身都在颤抖,他急跑到墙角寻找躲避,呼喊着李未济的名字,好几次想冲出墙角抓住李未济却又害怕地往回缩,时不时抬头似乎很害怕房顶坍陷。

李未济赶紧关闭铁盒,本能地将看护人抱住,不停地呼喊着他的名字。

“李有悔,李有悔,不要怕,是我,我是你儿子。”

这句话重复上百遍,看护人这才慢慢放松。

“好孩子。”看护人缓缓从地上站起,“我没事。刚才犯病了而已。”

李未济心疼道:“什么病啊,现在医疗这么先进,咱们去治啊。”

看护人笑着说:“创伤后应激障碍。我很早就看过医生了,这么多年没有复发,我还以为自己好了呢。今天听到这铃声加红灯,似乎又回到了那天。”

“哪天啊?”

看护人摸着李未济的头并未回答,仅仅是看着窗外出神。

良久,看护人叹道:“我没事了,放心吧,早睡,明天除夕,我们爷俩一起打猎去。”

打猎的确非常愉快,年少的李未济很快就忘了这件事。

谁都没想到,相似的场景会在九年后再次发生。

黎易突然失常,症状与看护人极其相似。

李未济瞬间将两件事联系在一起,如法炮制,用拥抱与呼喊将他从精神崩溃边缘拯救回来。

身边两个重要的人都陷入这种病状,他自然会格外重视。

浅蓝一共展示二十个案例,每个案例都浓缩成三分钟的视频。

不错眼珠看了整整一小时,视频结束后,他坐到黎易身边紧紧抓住好友的手。

此时黎易已经熟睡,李未济小声问浅蓝道:“在医生来之前,我还能做些什么?”

浅蓝答道:“某种意义上,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无须画蛇添足。如果非要有所作为的话,我建议您进入游戏舱,试试「净化罪恶」……”

“妄想,这垃圾游戏害得老易还不够嘛,你赶紧把游戏舱丢出去。”

李未济想到黎易犯病时的样子,心火不打一处来,他现在对《激战》半点好感也没有。

浅蓝变成维护工人,头戴印有M字样的红帽子,身穿红色T恤外加蓝色牛仔背带裤。她重复问道:“是否拆装并丢弃游戏舱?”

典型的马里奥装扮让李未济心情好了一点,但丝毫没有影响他对游戏舱的反感。

“丢丢丢,越快越好。”

这话说得很急促却很小声,他极怕惊醒黎易。

收到命令的浅蓝向游戏舱走了两步,却听李未济细声问:“你刚才说的方法真的有效?”

浅蓝止步道:“我刚才查询医疗中心的数据发现,自四月一号游戏舱发售以来,短短三天,全世界范围内突增十七万起疑似创伤后应激障碍病例。”

李未济插话说:“所以,【深蓝】为什么要批准这种垃圾游戏上市?”

浅蓝答道:“因为【深蓝】判定游戏内置的「净化罪恶」副本是目前针对创伤后应激障碍最有效的手段。只需十分钟,游戏两小时却可以极大程度缓解病患的痛苦。十七万起疑似病例目前已经治愈了94.5%。”

浅蓝的回答让李未济冷静下来。

他虽然讨厌被【深蓝】实时掌控的感觉,但不得不承认,【深蓝】目前没有做错任何事,在它的掌控下世界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换句话说如果【深蓝】认为[净化邪恶]有效果,那就必然可以治疗黎易。

要不要进入那个该死的游戏呢?

看着熟睡的黎易,李未济凝神思索,衡量评判想要做出正确的选择,可是他想得越多越觉得是一团难以理清的乱麻。

乱麻只有快刀能斩。

对李未济来说,世界上最快的刀就在黎易手上。

对黎易来说,世界上最快的刀莫过于淼淼的手。

就在李未济犹豫不决的时候,淼淼的通话请求打断了他的思绪。

李未济叮嘱浅蓝照看黎易,自己则跑到光线更好的里屋。

“喂,小济啊,饭做好了,一起上来吃嘛。”

听着淼淼西南人独特的口音,李未济提心吊胆道:“嫂子,老易说晚上不回去吃了。”

“打游戏上瘾喽?”

“嘿嘿,尝新。”李未济强笑道,“有点沉迷。”

“我晓得喽。再给你们半小时,我带畅畅和饭菜下楼,你们做好准备。”

“得令。”

李未济赶紧结束通话回到客厅,一身纯蓝色连衣裙的浅蓝正在给黎易做体外测量。

“情况如何?”

浅蓝答道:“心率正常,脉搏正常,体温37.8,偶发颤抖,目前无大碍。”

“心理医生还有多久能到?”

“以传送带目前的速度来看,大约45分钟后到达。”

“能改约吗?”

“请重述并明确问题。”

“能将心理医生改约到其他时间吗?”

“可以。请陈述改约时间。”

“明天早上8点。”

“改约成功。”

听到浅蓝这么机械的对白,李未济有点纳闷,这机器人好像时灵时不灵。

不过眼下并非纠结机器人的时候,淼淼还有半小时就要到了,老易患病这事要不要跟她说呢?

还没等李未济纠结出答案,黎易突然从睡梦中惊醒。

“老婆,你在哪?”

等黎易看清周围环境,又道:“靠,吓死我了,做梦和你嫂子晒月亮呢,翻身摸空,还以为你嫂子不见了。”

听黎易说话的口气的精神状态,他似乎完全正常了。

“老济,你盯着我干嘛?”

黎易在李未济眼前摆手,李未济回神过来,说道:“看你帅。”

“少来。你相貌分85,我才78。帅不过你。”

黎易的这句话让李未济很不安,他略加沉吟直白道:“嫂子还有二十七分钟到达,你的事要不要说与她听?”

“淼淼要来吗?我怎么不知道。”黎易微笑说,“不要。我不想她担心。”

“可是你随时复发,她肯定会看出端倪。”

“我能忍住。”黎易倔强说道,“游戏的虚拟人物而已,我不怕。”

看着黎易坚毅的眼神,李未济终于狠下心打开游戏舱,说道:“进来。”

黎易左右张望,动作迟缓躺到游戏舱中,疑惑道:“做什么?”

游戏舱门缓缓合上,李未济躺在黎易身边,轻道:“治病。”

“什么?”

黎易的话被宇宙星辰吞没,两人穿过层层迷雾又一次出现在登陆空间。

登陆空间已有些许变化,原本空白的地面零乱散放着几件武器,桌案上铺着几张药膏的配方,用来压药方的是整整两箱金币。

李未济横扫桌面,金币四散洒落,清脆悦耳的钱币声在空荡的登陆空间回响。

“老济,进游戏做什么?。”黎易任由金币四处乱滚,盘腿坐到地方,语气轻松道:“只剩下二十分钟,没什么好玩的,吃饭要紧,退出吧。”

李未济正色道:“我知道你现在很痛苦。听我说,无论你听到什么,看到什么,想到什么,你要记住,你还有我,还有淼淼,还有畅畅。”

黎易的正常样貌顷刻垮台,一脸颓容无精打采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认识的黎易从来不承认我比他帅。”

黎易有气无力说:“我真的好难受。有一万个林德诺围着我。”

“我知道。”李未济按了按黎易的肩膀,“我知道你害怕进这个游戏舱,我知道你害怕接触跟林德诺有关的东西,这也是无奈之举。还有二十三分钟,我们都不希望淼淼看到你现在这个状态。刚才浅蓝和我说,这个副本只要十分钟就能缓解你的痛苦,值得一试。”

想着淼淼皱眉的样子,黎易咬牙道:“开始吧。”

从天而降的金色光柱将两人分别笼罩,模糊不清的字词弥漫,庄严神圣的背景音乐响起,迷雾渐渐撕开裂口。

「接受净化吧。」

简短的开场白后,李未济发现自己被埋在碎石破木堆下。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相关文章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