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三章:巧破题黎易获自由 窥秘径闯进隐藏关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李未济和黎易刚进游戏就听到提示:「检测到双人玩家,已自动组队,登陆平台数据叠加完成。」

依然在六角形的白色房间里,还是一桌一灯,却多了一把椅子。

黎易明显没看过操作说明,他四处张望,疑惑地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李未济解释道:“游戏登陆平台,可以自由切换本地模式和网络模式。”

黎易哦了一声,抽出椅子坐下,说道:“那我们要怎么开始?”

看着黎易抽椅子坐下,李未济脑子里闪过一个问题:为什么登陆平台可以自由行动,游戏里却要重新学习呢?

之前他并没有注意到这点,初次进入游戏时虽然觉得有些许怪异,但是很快就被游戏冲淡了,直到此刻他才恍然明白那种感觉来自何处。

“发什么呆呢?”黎易拍了一下李未济的头顶。

李未济摇摇头:“没什么。想到一件怪事,但不明白原因。”

“说来听听。”

“进了游戏之后再说。”他打开游戏副本列表,依然是五个新手训练,但是挑战副本却多出来一个,应该是两人数据叠加造成的。

黎易的手指在桌面上划拉,问道:“这都是啥?”

李未济说:“这些是游戏副本。前五个没有图画的是新手训练,后四个有图画的是挑战型副本。”

“那还等什么,进啊。”

“进哪?”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黎易乱指一通。

有过之前的经验,李未济想劝黎易从新手训练开始,所以他把黎易的手扫开,说道:“我们还是从新手训练开始吧。这游戏有点不同。”

“还能有多不同。”黎易显然不同意老友的说法,“我玩过那么多游戏,哪回不是服务器数一数二的高手。别废话,进。”

李未济长按防守要塞5秒,心想:一会你可别求我去新手训练。

同样还是抛石机转动,巨石扑面,李未济面无表情地等着,他知道这是进入剧情的过场动画,所以不再像之前那般害怕。反观黎易,他倒好,大手一挥,竟然想把巨石扫开。

又来到风沙中,不理会游戏提示,李未济率先侧翻滚,等他站直了才发现意料中同归于尽的半人马和士兵并没有出现。

副本变样了。

疑惑间,李未济发现黎易不见了,他担心黎易会被半人马杀害,眯着眼在风沙里找寻黎易的身影,半分钟不到,只听一声惨叫。心里咯噔一下,寻声望去,黎易的头被长矛刺穿,半人马扬长而去。

游戏提示:「玩家黎易已返回登陆平台。」

默念五次退出,李未济也跟着离开副本。

看着发呆的黎易,他就想起当时的自己,应该也是这般,满脑子都是问号和脏话。

“你还好吧。”李未济关切地问。

黎易不作声,眼神迷离。

三四分钟后,黎易长叹一声:“玩新手训练吧。”

新手训练,自由行动。

进入副本,等不及听游戏提示,李未济就迅速微蹲身体准备躲避雪球,但他感觉姿势有点不稳,迟疑了一秒,正当他调整身姿准备侧滚翻的时候,却发现黎易远在二十米之外,仿佛被钉在蓝天白云之中。

副本又变样了。

李未济左右张望,只见远处一群飞鸟盘旋,四周蓝白相间,再无他物。一低头,百米之下波光粼粼,巨大的石柱立于湖中岿然不动。再抬头,这才看清自己身在何处。

一块仅供立足的钢板搭在百米高的石柱上,如同跷跷板,黎易正在板子的另一端。

“别动。”李未济喊道。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这句话有点多余,和自己初入游戏时一样,黎易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知道黎易不能动之后,李未济暗自祈求,不要有风,不要有鸟。也不知道是祈求生效了还是新手训练刻意忽略了高空对流问题,总之,他们现在很平稳,只要不乱动,他们绝对摔不下去。

李未济问:“能说话么?”

“能。我能说话,但是我动不了,之前我就是因为动不了才被杀的。这种感觉很不爽。”爽字几乎是咆哮着喊出来的。

“好,那你听我说,游戏安排这个场景的意图很明显,我们两个必须保持平衡。我刚才仔细观察过,钢板与石柱相连的位置正是石柱顶端,那里足够容纳我们两人站立,而且旁边有段台阶不知道通向哪里,有可能是下去的路。我们要慢慢地向石柱顶端靠拢。”

“我知道了。但是我要怎样动起来呢?”黎易的声调听起来中气十足。

李未济扯着嗓子说道:“你试试集中精神,想想平时是如何走路的。等你准备好了,告诉我,我和你一起动。”

黎易十分听话地冥想着。

李未济也没有闲着,他正在计算保持平衡需要的数据。虽然杠杆平衡是物理学概念,但绘画课程中曾经教过平稳之美,为此他还特意去读了达芬奇笔记,恰巧笔记里提及了杠杆平衡的计算方法。

杠杆涉及到五个因素,分别是动力,阻力,动力臂,阻力臂和支点,平衡公式可以简单地描述成:动力*动力臂=阻力*阻力臂。

简单来说,假设动力是李未济自身的重力,那么阻力就是黎易承受的重力。动力臂则是石柱顶端与李未济之间的垂直距离,阻力臂自然就是石柱顶端与黎易间的垂直距离。

想要得到这些数据并不难,他知道自己的体重与步子大小,也知道黎易的体重与步子大小,简单地心算了一下,立刻得出了行动方案。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实施方案,朝黎易大喊道:“能动了么?”

“不能。”黎易回应道,“是不是方法不对啊。我的意念与肉体好像分离了一样,无论我怎么冥想,行动意念就是传递不到四肢。”

“应该不会错,眼前只有这条路可以走。这只是新手训练,游戏不会特意为难我们的。”说到这里他深吸一口气继续呼喊道,“你再试试,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

“好。”

黎易特别听话,专心致志地想着如何摆动手臂如何挪动脚步,但正如之前说的那样,丝毫没有起效果。

黎易沉思着,李未济自然不方便打扰,他在心里把行动方案推演了几遍,自觉万无一失,想要快点实施方案的念头如爬虫般掻弄着他的心。不过,此时的黎易依然一动不动,他只好继续等待。等待往往都是极为枯燥的,他无聊到挤眉弄眼,作各种古怪的表情。

现实时间大约过了十分钟,游戏里大约过了两小时,李未济实在忍不了,开口问道:“好了没?”

“没好,没好。你急什么,我就快要成功了。再给我点时间。”

李未济挠挠眉毛,抓抓胳膊,百无聊赖,最后索性在脑子里画起杠杆结构拆分图来。现实时间又过了十分钟,这次他是真的要爆炸了,如同春天的种子必定要拱开泥土享受阳光一般,心中想要快点实施完美方案念头已经压制不住了。他把压抑不住的念头转变成怒吼:“你给我快点。”

只见黎易右手慢悠悠地竖起一个中指,他说:“我现在能控制这根手指了,我已经找到感觉了,再给我点时间。”

啊!李未济短促地叫唤了一下,宣泄掉心中的苦闷。随着情绪稳定,他突然反应过来,也许这个训练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复杂。仔细回忆在风雪中的训练,他发现游戏往往会选择快速有效的方法让玩家学会自由行动。所以,游戏中其实不太可能出现这种二三十分钟都没有结果的新手训练。连接处的台阶或许只是诱导,真正的方法其实就是……

想到这里,李未济看了看百米之下的水面,汪蓝一片,让人觉得清爽无比。

“如果真正的方法是这样,那这个游戏太恐怖了。”心里嘀咕着,他还有一些事想不明白。

闭上眼,他开始回忆进入这个副本后发生的所有事。

“第一件事就是自己以为这个副本还是要躲雪球,所以想侧滚翻,只是因为动作不标准,迟疑了片刻,反而发现情况不对,这才没滚出去。假如,假如游戏早就知道我这时候会侧滚翻呢?那么结果就是我破坏了杠杆平衡,我和老易都会掉进水里。”

“第二件事就是台阶,台阶摆放的位置十分显眼,好像是故意要把我们往那里领。那里或许也是出口,但前提是钢板两边的都能自由行动。既然已经能自由行动了,那这个训练的意义何在呢?”想到这里,李未济眼睛乱转,最终把目光停在飞鸟上,他注意到,随着时间推移,之前离自己很远的鸟群现在越来越近了。“是这样的么?亏自己还祈求不要有风不要有鸟,原来游戏是这样安排的。”

自嘲一笑,李未济闭眼跳出钢板,耳边风声猎猎,风中夹杂着黎易的骂声:“狗日的,你疯了。艹,我跟你没完。你给老子等着,我要你命。拍烂你头顶。我xxxxx。”

李未济睁眼看向黎易,只见他手舞足蹈,惊恐如狗。

接触水面的瞬间,想像中四分五裂的场景没有出现,李未济知道自己想对了。

现实世界从40米高的地方落水就跟直接掉在水泥地上没有区别,游戏显然没有遵从现实,而是沿用了高空落水不死的经典设定。

李未济摆动着身躯防止自己下沉,而黎易一边扑腾一边疯狂咒骂。无奈地叹口气,李未济游到黎易身边拽着他上岸。

一上岸,可了不得,黎易骂得更起劲了,他绕着李未济转圈骂,把心里能想到的恶毒词汇一股脑全倒出来。

李未济捂着耳朵,假装没有听见。他理解黎易,被长矛直接刺死远比不上高空坠落慢慢接近死亡恐怖。

恐惧到了极点就是愤怒,愤怒的叫骂能非常有效地宣泄压力。

黎易骂声渐小,呜咽不清地说:“破游戏,不玩了。诶,我能动了。”

李未济撇撇嘴,说道:“你试试能不能跑,能不能跳。”

黎易蹦跶了几个来回,自我感觉良好,挑着眉毛说:“哈,现在能跑能跳,我们是不是可以进行下一项训练了?”

李未济却摇摇头,略有遗憾地说道:“我有点不想玩这个游戏了。”

“为什么啊?”黎易不解,“这破游戏难是难了点,而且有点吓人,但玩起来的感觉非常棒,光是一个自由行动的新手训练就让我肾上腺素爆棚。”

“你不懂。”李未济坐在沙地上任水浪拍打自己的裤腿,“游戏本身的体验没任何问题,只是我觉得它在操控我。”

“不懂。”黎易跟着一起坐下。

“我知道你不懂。”李未济抓起一把沙子抛进水里,“我提前玩过自由行动训练,在我的那个训练中,刚开场就需要躲避巨大的雪球。所以,当我和你再次进入自由行动训练的时候,以为副本要求依然是躲雪球,第一时间就做好了躲避的准备。”

“然后呢?”

“刚才我们所处的场景,如果我乱动的话,我们是不是会失去平衡,必然会掉进水里?”

“对啊。”

“这就是游戏在操控我。”李未济沉吟道,“它利用了我的经验习惯设计出这个副本,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让你从高空坠落。你的求生意志迫使你在空中瞎抓乱蹬,全身肌肉都被调动起来,自然而然就唤醒了行动能力。讲真,你乱刨的姿势和狗特别像,下次要注意形象。”

“不对啊。”黎易打断道,“事实上,你并没有用什么什么滚,我们也没有失去平衡。”

“没错。因为是我当时反应有点慢,所以没滚成,反而维持住了平衡。游戏在这个时候诱导我,它弄了一个特别明显的台阶,误使我以为台阶才是正确的出路。我计算杠杆平衡,想出所谓的完美协同移动方案,其实游戏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派了一群飞鸟过来,我确信,在游戏认定的最大时间内你还不能动的话,鸟群就会撞击我们,到时候平衡依然会被打破,还是要落入水中。想通这点,我索性就直接跳水了。高空坠落的感觉如何?”

“很爽啊,除了有些吓人之外,身体完全解放,心事完全释然。”黎易一本正经地从身体精神两个层面回答了李未济的问题。

李未济鄙视道:“尿了就说尿了,说什么身体解放,你脸皮咋这么厚。”

黎易得意耸肩:“咱这是文化水平高。”

李未济看着风兴水波,低头不语,他在认真地想要不要继续玩这个游戏。

黎易知道老朋友的脾气,也不管他,独自向石柱游去。刚才落水的时候,他就发现石柱底端有个缺口,按以往的游戏经验,这个缺口应该能通往石柱内部,必定是隐藏关卡。钻进水里,绕着石柱转了好几圈,黎易总算找到了入口所在,正当他准备招呼李未济共同探索的时候,李未济的声音先一步传来:“你干嘛呢?我不玩了啊。”

黎易从水里冒出头,说道:“等一等,这里有个隐藏关卡。”

李未济摆摆手,说道:“那你自己玩吧,我先退出了。”

“别啊。”黎易赶紧制止,“老济,我尊重你的选择,不过你就陪我把这个关卡探索完呗。你刚才还说这个副本是根据我们俩的特点来设计,你走了,我一个人肯定不能通关啊。”

李未济想了想,点点头,快速游到黎易身边,问:“关卡入口在哪?”

“就在水下。”黎易扎进水里,拨开杂乱的水草,洞口坦露。

看着乱七八糟的水草,李未济夸道:“你行啊你,这也能发现。”

黎易率先钻进入口,抬眼望去,一束束温和的光线交相辉映,一丛丛碧绿的藤蔓爬满墙壁,一段段残破的台阶蜿蜒曲折。看到如此景象,黎易急道:“快来,这地方你肯定喜欢。”

李未济闻言也钻入洞穴。

冒出水面瞬间,他同样被石柱内部的精致场景吸引,举头凝望,他想把每个细节都牢牢捕捉。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射入石柱内部的光线在平面上有一个交点,这个交点是如此显眼,就是自己所处位置,恍惚间天地开始旋转,碧绿的藤蔓在旋转中铺成一片欣荣的草原,蜿蜒的台阶在旋转中连成错综复杂的道路。道路尽头有个圆圈,圆圈周围有五个方形小缺口,圈里有只怪兽有个宝箱。一个激灵,李未济睁开眼,幻觉沉入水底。

“老济,咋了?”

“游戏给我提示了。”李未济往边缘游去,找了个水浅的位置爬上岸。

黎易跟着上岸,说道:“咋没给我呢。”

他压低声音:“这个场景是曲面展开设计,涉及比较多的专业知识,我就不多解释了。你只要知道我在大脑里将整个场景铺平后得到一张通关地图就行。根据通关地图的提示,我们要利用这些看起来很错乱的石梯爬到顶端打开宝箱。”

黎易喜道:“那还等什么,带路啊。”

李未济坐到身边的台阶上,说:“小声点,终点有只怪兽,别被它发现。容我再思考思考。”

黎易嘟嚷道:“就你想得多。”

“如果说这个副本是根据我们本身特点来设计的,那你在这个副本中的作用是什么?”

黎易被问得有些发蒙,好像到目前为止,自己唯一的作用就是发现了这个隐藏关卡的入口,他愣愣地说:“我,我发现了入口。”

“为什么你能发现了入口?”

“这我哪知道去。”黎易靠在石壁上,“游戏安排的吧。可能是我比较重,落水时冲击力比较大,把入口处的水草荡散了,就这样发现的。”

李未济点点头:“和我想得差不多。到目前为止,我的作用首先是让你学会自由行动,然后得到通关地图。我起了两个作用。那么,讲道理,你除了发现入口之外,应该还有一个作用。”

“什么作用?”

“我不知道啊。”李未济坦然说道,“所以我需要思考。”

黎易叹道:“心动不如行动啊。想那么多干什么,直接上,大不了死回去重来。真的,从天上掉下来的时候我就明白了,有想法就要立刻行动,没想法就瞎也马的乱动。”

“好好好,也马的,跟我来。”听到也马的这个词,他颇有些感慨。

七八年前,那时候的游戏都有屏蔽词库,他妈的自然名列榜首,为了应对屏蔽词库,两人取偏旁摘部首自创了不少词组,其中也马的广为流传,没过多久也马的竟然也进了屏蔽词库。后来,智能系统发展,屏蔽词库不再使用。如今从黎易口中再次听到这个词,仿佛七八年的时光就在眼前。那时候两人青春燥动,生命中充满了食欲和性渴望。现在吃得不多,女友也没着落。

暗自吐气,李未济扶着石壁踩着石梯一阶阶向上攀爬。

“跟好我,不要乱跑。这些石梯错综复杂,估计会隐藏很多的陷阱。”

“不会吧,看起来没什么差别啊。”

见黎易不信,他捡颗石块小心翼翼地往错误路线上一丢,结果什么也没发生。

黎易轻声笑道:“你看,我就说没陷阱吧。”

李未济轻手轻脚又向其他方位丢了个石子,结果还是什么都没发生。

难道自己真的想多了?李未济歪头斜眼,脑子里重新构建出通关地图,地图上最粗最直的那条是正确线路,其他多如牛毛的细线都是死路。在李未济的脑子里,这张地图一会儿平面一会儿立体,猛然间,他发现问题所在,两手一合拍碎想像,拍手声把黎易吓了一跳。回荡的声音同样也传到了怪兽耳朵里,但这个声音经过反复折射已经极为细微,怪兽并没有察觉。

黎易瞪着李未济,小声说:“作妖呢。你还叫我小声,自己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李未济自豪地说道:“我就说这里有问题,不是陷阱却胜似陷阱,这些石梯高低不同,长短不一,只要我们一步踏错就无法回头,唯一的办法就是跳回水里重新开始。如果不是有地图,我们光是试错就不知道要耗费多少精力。”

黎易觉得老友这个说法靠谱,不再说话。

在李未济的带领下,踏准最正确的道路,两人稳步向前。

从两人进入副本开始计算,现实时间已经过去将近一小时,游戏里开始昼夜交替,原来灿烂的光束几乎消失,整个空间不知道何时起充满了星星点点发着绿光蜉蝣。借着绿光,李未济和黎易继续前行。当他们走到一段较为宽敞的石梯,李未济对黎易轻语道:“不能再上了,我们所处的这个位置在地图上有殊标记,我估计应该是怪兽的警觉盲区。”

“我知道。”黎易指着石梯上一丛小花说道,“一路走来,只有这里长了花。这游戏提示还挺有意思。”

李未济没想到黎易竟然能发现这些小细节,点头赞许:“你眼挺尖的啊。”

“那可不。你别忘了,入口也是我发现的。”黎易一脸骄傲,随后问道:“接下来怎么办?。”

李未济拉着黎易坐下,说道:“我们等等看,万一怪兽睡着了呢。”

一坐一等,直到蜉蝣都不再发光,黑夜终于吞没了一切,怪物依然很活跃。

就在这时……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相关文章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