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九章:肉妇人舍身救幼女 好男儿大义施援手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李未济不是一个怕事的人,但他做事总是会考虑很多风险,只有当风险降低到他自认可以控制时才会有所行动。

说好听点,这种做法叫谨慎小心。

黎易却说,这就是因为倒霉不得不养成的毛病。

黎易说得没错。

一个人倒霉久了,自然会处处小心,事事深思。

只是,有时候想太多容易适得其反。

李未济就陷入这种困境中,他不停地在考虑水怪有多可怕,越想就越觉得这个事很难办成。

午时已过,湖面上的渔船逐渐减少,渔民们撒网收网,不管收获多少,脸上总是洋溢着喜悦,像极了李未济摘下亲手所种橘子时的模样。

“大人,大人,我们该回去了。”

维科将毫无头绪的李未济唤醒,他麻利地收好渔网,将几十只不大的鱼儿存进仓库。

“大人,今天就在我家吃午饭吧。”

维科边划船边发出邀请。

玩家在游戏中并不需要进食,不过李未济倒是很想尝试一下《激战》的味觉体验。

看游戏操作手册的时候,他就注意到,玩家能在游戏中按配方制作食物,食物种类多达五百种,各有味道,各有用途。

回到维科家,屋子里空空的,只有案台上摆着几块面包,一碟鱼肉酱汁,外加一小壶麦酒。

维科擦干肩膀上的水,从案台的角落里找出一小瓶鱼油,极为小心地用食指沾了点油涂抹在肩膀的晒伤,这才露出轻松的表情。

微微倒了一点油在面包上,维科讨好式地把面包递给李未济,言语黯然:“自从父母吵架后,我们就没在一起吃过饭。以前不是这样的……”

李未济咀嚼着面包,干涩发硬难以下咽,只好蘸点鱼肉酱汁,没想到酱汁是冷的,冷鱼酱腥得让人想吐。他赶紧放下面包,跑到远离小屋的湖边猛吸几口空气,但腥味丝毫没减弱,反而顺着呼吸愈加浓烈。

味觉反馈直接传输到李未济的神经,游戏舱中的他把午饭全吐了出来,清洁系统立刻启动。随着呕吐物被清理干净,游戏里的李未济好受许多。

“这味道,鬼才吃得下去。”

李未济小声诅咒着,只听身旁有女声附和道:“终于有人和我想得一样了。我那可怜的孩子。”

李未济侧头望去,这个女人充满青春活力,厚实的齐额流海,侧扎的马尾辫,明亮的眼睛,小巧的鼻子,嘴唇略显干瘪却有种独特的美,更不必说她傲人的胸部和红艳艳的腰带。

女人背着木制长弓,颠着胸部跑到李未济面前,她主动伸手打招呼道:“您好,炽天使大人,我叫艾丽西亚。”

这个全身都散发着热气的女人让李未济有些害怕,他轻微握了一下女人的手,赶紧松开,说道:“我认识你丈夫,我和他刚刚调查水怪回来。”

李未济说的话很有分寸,艾丽西亚却不管不顾,贴身上前说道:“我听说您是来帮助我们除掉水怪的。天啊,您可真壮实。”

李未济并不壮实,但炽天使高阶铠甲的独特设计让他看起来孔武有力。艾丽西亚,维科的妻子,这个火一样的女人舔着干瘪的嘴唇将手搭在了铠甲隆起的胸口,她娇媚地说道:“像您这样壮实的人才有能力真正保护我们。”

李未济后退一步,历声道:“我正在执行公务,还请夫人您配合我的工作。”

艾丽西亚并不畏惧,她的手从胸口顺到肩膀,整个人倾倒在李未济身上,她嘴巴里呼出的热气搔得李未济耳朵发烫。

“当然,当然。我一定全力配合。”女人贴得更近,鼓鼓胀胀的胸部压在铠甲上,“是这样配吗?”

送上门来的女人?

副本中这出人意表的安排有何用意?

李未济的脑筋飞速转动,身子一矮,摆脱女人手臂,退到小屋门口。

女人不敢再追上来了,因为小屋里她丈夫刚刚吃完午饭。

此时此刻的李未济已被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打乱阵脚。

“明明是关于武器训练的副本,为什么要安排如此风骚的女人来诱惑玩家?”

“原因或许只有一个,那就是我无意中触发了隐藏剧情。”

“游戏操作手册上注明,如果能深度挖掘隐藏剧情,可以为当前副本通关提供巨大的助力。问题是,这个剧情要如何挖掘呢?”

“这个剧情涉及到两性关系问题,不如直接从这方面下手。女人不会无端端地想要背叛自己的丈夫。”

李未济在心里自问自答,有了确定的答案之后,他看艾丽西亚的眼神变得邪恶起来。

这一回,他主动扯住了女人的红腰带。

这个动作有些粗野,拉扯间,女人的腰带松动了,女人的身体也松动了,肉滚滚的身体顺势就落入李未济怀抱。

“你的丈夫正在小屋里面,不如我们找个僻静的地方。”李未济学着影视剧里坏人的样子,用低沉的声音说话。

艾丽西亚轻笑道:“您跟我这边来。”

跟随着艾丽西亚,李未济来了落石瀑布背后。

他可从来没想到,那滔滔如雷的瀑布背后竟然别有洞天。

光线穿过瀑布折射进洞穴,明灭未定。不大不小的空间里,几块木板拼接成简易的床。看这些木板的颜色,明显是才放进洞穴不久。

瀑布的声响很大,李未济确信,不论洞穴里发出多大的喊叫声都不会被外人听见。

艾丽西亚放下木制长弓,解开胸口的排扣,雪白的肉涌了出来,她气喘吁吁地说道:“好热。大人,你不热吗?”

不等李未济有所回应,这个女人坐到木板床上,又把上衣拉向一边,左侧肩膀完全裸露,胸前的软肉更加直白,她拍了拍木板床:“大人不坐下来小憩片刻吗?”

李未济走到女人身边,他站着,女人坐着,女人一把搂住他的大腿,螓首微侧,正欲贴近呼气,李未济右手一挡,拇食中三指反扣住女人的下巴,笑道:“夫人不必如此,你有难处直管说来。炽天使尽忠职守,不需用此等方法。”

李未济又说:“一路行来,我想了许多。看到这张新床的时候,我才彻底想通。你说,有什么事能让女人背叛自己的丈夫呢?我认为只有两种可能性,一是生活不幸,婚姻无法继续。二嘛……”

李未济卖了个关子,不再说话,他摆脱开女人的缠绕,松开扣住女人的手,坐到女人身边,略有悲伤的说道:“战争有时候真的很可怕。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失去父母,我能理解孩子失去父母的感受,反过来,我也能理解父母害怕失去孩子的感受。”

李未济的话说得莫名其妙,但艾丽西亚却放声大哭。

最难消受美人泪,更别说这美人现在充满了母性。

艾丽西亚哭了十来分钟,她擦拭掉眼泪,整理好衣装,哽咽道:“既然大人已经猜到,那我恳请大人将我女儿带出这鬼地方,带到神佑之城去,给您当备用也好,给您当奴隶也好,总比死在半人马和强盗手里好上百倍。”

“可怜天下父母心。”李未济由衷感叹,“我有几个问题,你回答了,我就答应你的要求。”

“请说。”

“第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认定我可以把你女儿带出泥潭镇?”

“前天,我就收到信息说女王会派两个指挥官来支援泥潭镇。我想,指挥官这么高的级别,定不是等闲之辈,他们即使不能终止这场战争,也肯定有办法保全自己,安然回神佑之城去。所以,我认为这是个好机会。”

“通常来说,军队调动的信息不会外漏,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跟我说实话。”

艾丽西亚支支吾吾地说道:“是灵宝告诉我女儿,然后我女儿告诉我的。”

“灵宝?”李未济对这个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这个人竟然能探听到军队的信息,能力可不简单啊。

艾丽西亚赶紧解释道:“灵宝是我女儿的好朋友,但我从来没见过他,只是听闻他的名声不太好。”

李未济心中微叹:名声和能力是两回事。

李未济说:“灵宝的事以后再说。现在问第二个问题,你的丈夫,维科,是不是知道这件事?我看这木板床虽然是新搭建的,但结构坚实,手艺严谨,是你丈夫帮你做的吗?”

艾丽西亚连忙摇头:“不不不,我的丈夫他并不知道。他只知道我想贿赂你,但他不知道我要拿什么贿赂。木板床是灵宝帮我制作的。”

李未济轻敲着板床,说道:“你的丈夫不是个笨蛋,他或许猜到了。能让有权势男人心动的,无非是钱色二字。小渔民家庭,根本拿不出钱,而夫人你的相貌着实出众……”

李未济言尽于此,话峰一转:“你说这木床是灵宝制作的,他难道知道你的计划?”

艾丽西亚还沉浸在李未济刚才的话语中,自己的丈夫虽然不够聪明,但也的确不是笨蛋,他或许真的猜到自己的想法,那自己在他心里岂不是……艾丽西亚不敢细想下去。

李未济看到艾丽西亚在颤抖,马上反应过来,连忙安慰道:“你放心,一会你先回家,然后我会假装很感兴趣地主动请你教我射箭,这时候你再提出带走你女儿的请求,我答应下来。这样就可以打消一切疑惑。”

艾丽西亚连连道谢,满足炽天使大人的射箭兴趣,不也是一种贿赂吗。

李未济心中却另有盘算,这个主意一石三鸟,首先是打消了维科的怀疑,其次是让艾丽西亚摆脱了自责,更重要的是他能学到弓箭技能。

心头得意的李未济把话题引回木床上:“刚才你说木床是灵宝制作的,这是怎么回事。”

艾丽西亚说道:“我只是带着我女儿到这里,然后说希望能有一张床供我们休息。”

“你很聪明。这个灵宝对你女儿很好啊。”李未济想到黎易,“有这样一个肯为你付出的朋友,太难得了。”

其实李未济还有一些话没说出口,他很想见见这个灵宝,这个人能打探到军队的信息,而且又有十分严谨的制作手艺,他的能力绝不止于此。

停顿片刻,李未济问出第三个问题:“关于水怪,你知道多少?”

艾丽西亚的眼睛打转,犹豫不决。

李未济警示道:“想想你女儿。”

“水怪是五天前出现的。它的体型非常大。喜欢闪亮的东西。”

“这些我都知道。”李未济说,“夫人您显然知道更多。”

一咬牙,艾丽西亚和盘托出:“十天前,我女儿说灵宝正在瀑布上游建造试验室,试验室里有很多奇怪的瓶子,她不小心打翻一个,为了不让灵宝发现,她把瓶子和瓶子里的东西丢到瀑布里。当时我并没有在意她说的事,我以为只是小孩子之间过家家闹着玩。直到水怪出现,我才意识到这两者可能有关联。后来我问过女儿,但她说那个瓶子很小,瓶子里的东西也很小。”

这个灵宝究竟是什么人,怎么感觉他是个百事通呢?

李未济抹抹鼻子,说道:“最后一个问题。你也是渔民,你有办法引出水怪吗?”

艾丽西亚摇头又点头,说道:“我没有办法。如果真要说有谁能引出水怪的话,整个渔区里,爸爸的捕捞经验无人可比,但他年纪大了。”

艾丽西亚的话点到为止,但李未济却听明白了,他行礼说道:“愿丽莎保佑你。你先回去吧,我稍后就来。”

艾丽西亚欠身施礼:“愿梅兰朵指引你。没想到炽天使大人您是丽莎的信徒,我还以为所有军人都信奉巴萨泽呢。那我先回去了。”

李未济默然不语,他哪里知道这些名称是怎么回事,游戏操作手册里没提到过啊。在这之前,他听伊妮和维科说的都是丽莎,还以为杜兰一家人都信丽莎呢,没想到艾丽西亚信的是梅兰朵。

无心多想这些虚无缥缈的信仰,李未济现在最想爬到瀑布上游去看看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灵宝,但是他不能,因为他要先解决艾丽西亚的问题。

按计划,李未济回到维科的家,艾丽西亚正在和维科交谈着。

一进门,李未济先是喊了维科,然后才两眼放光地盯着艾丽西亚,喃喃说道:“这位莫不就是你的妻子,可是位美人儿。你真是好福气。”

维科尴尬地笑了两下,说道:“艾丽,快见过炽天使大人。”

艾丽西亚知道现在需要演戏,陌生又胆怯地喊了一声:“大人。”

李未济围着艾丽西亚转了两圈,沉吟说道:“我看你拇食中三指有厚茧,像是射箭练出来的,你懂射箭吗?”

艾丽西亚轻轻嗯道:“从小就练。我的老师是轻语之风的后人。”

李未济心花怒放道:“我自小就热爱射箭,却从来没有好好练习过。你若是愿意教教我的话,那就太好不过了。”

艾丽西亚对维科使个眼色,说道:“既然大人有意,但试何妨。还请大人先去屋外等我,我先行准备一下。”

李未济知道这是艾丽西亚要和维科交代事情,所以快步退到了小屋外面。片刻之后,艾丽西亚拿着长弓箭筒出来。

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艾丽西亚的精神面貌看起来比之前好了许多。积压的心事能稳稳落地,人生幸事。

艾丽西亚领着李未济走到较为空旷的地方,此处只有一块小靶子,一棵大树。

艾丽西亚说道:“这里是我平时练习射箭的地方,比较简陋。弓箭使用起来其实非常难。需要足够的臂力和耐心。正确的射击姿势能让你事半功倍。”

艾丽西亚边讲解没演示:“我会教你两种射击技巧。第一种是普通远程射击。双脚分立,膝盖微曲,重心下沉;左臂持弓,右手后拉,弓张弦满。”

“在射箭之前最好带上这个指套,免得你您指皮开肉绽。”艾丽西亚拿出外观古怪的东西套在李未济的手上,“前方大树上有个圆圈,您试试看能不能射中。”

李未济并不会射箭,但是他果断地接过长弓。

这张弓并不重,但是拉力却不小,李未济试着拉弦,没想到一下子就把弓拉成了圆月。

艾丽西亚惊叹道:“炽天使大人真是神力。”

李未济笑道:“一介武夫,仅此而已。”

说着仅此而已,手上一松,羽箭嗖地一声钉在大树上。

艾丽西亚跑到树边用力地把箭拔了下来,她挥着箭说道:“力量很足,但是准头就差了许多。不过,以您的天赋,再练习十几次,射中脑袋上的苹果完全不是问题。您可真是个天才。”

哪里有什么天才,无非是游戏为了让玩家有更好的体验,直接把所有武器的使用难度都降到极低极低的界限。先前在水下练习长矛的时候,李未济就已经意识到这点了。游戏中的武器对于任何一个现代人来说,都可以算得上陌生。为了消除陌生感,为了让玩家快速融入,游戏肯定会安排一系列看似需要苦练但实际上只要动作像那么回事的教程。

李未济把艾丽西亚教的第一个动作练习了十来次,终于射中树上的圆圈。

游戏提示:「您已经掌握长弓技能。详情请抚摸武器刻纹。」

李未济不加理会,他想等两种射击技巧全学会再看。

艾丽西亚看到李未济射中了圆圈,兴高采烈道:“炽天使大人,我从来没有见过像您这般天资卓越的学习能力。之前我还怀疑,您这么年轻就能获得炽天使最高军衔是不是走了后门,现在看来是我小人之心了。既然您已经掌握了最基础的远程射击,那么我相信后面这招对您来说也是小菜一碟。”

说完话,艾丽西亚依然是普通的拿弓姿态,但是突然一跺脚,羽箭又急又快,只听铛地一声,竟然将身边的靶子射飞。

“这个技巧非常有用,以我的力量能把一头黑熊射飞5米远。”艾丽西亚颇为自得,“这个技巧的原理,我分步为您讲解。”

艾丽西亚充满力量的箭术让李未济迫不及待、跃跃欲试。

艾丽西亚仔细给李未济讲原理,李未济却是一点也听不懂,但这不妨碍他把动作做对,只要动作看起来是对的,游戏就会默认你学会了该技能。

不过这次的动作稍微有点儿难,李未济练习了三十多次才把动作做到标准。

靶子被李未济击飞的时候,不出所料,游戏提示又来了。

艾丽西亚把靶子捡回来,认真地说道:“炽天使大人,伊莎拉就拜托您了。”

李未济点点头,说道:“请你放心,我言出必行。同时,感谢梅兰朵的指引,感谢你的教导,我想深思片刻,消化一下学习到的知识。”

艾丽西亚再次道谢,自动离开李未济的视线。

维科看着他们练箭已有多时,艾丽西亚离开练习场地后,他主动迎上前去:“他怎么说?”

艾丽西亚把戏演到底,兴奋地说道:“大人他同意了。而且他答应我会给伊莎拉找一所学校。天啊,我们的女儿可以读书了。”

维科远远向李未济行礼,然后紧紧抱住妻子。

李未济拿着木制,弓身上多了两个刻纹图标。

抚摸正中心的箭头图标,信息呈现出来。

[远程射击]

[从远距离射击你的敌人。最大攻击范围内,箭矢飞行的距离越远,造成的伤害就越高。]

[组合终结技:物理投射物(20%机率)]

很有意思的一个技能,除了附带物理投射物的终结技效果之外,竟然是距离越远伤害越高,只是不知道具体的伤害数值是多少,如果伤害超高的话,有种狙击枪的感觉,点谁谁死。

李未济把目光集中到弓身右侧,大概两点钟方向,这个图标非常有趣,一道光箭击中小人,小人后仰,感觉要飞出老远。

摸了摸小人,一段信息注入脑海。

[近身平射]

[在近距离展开平射,击退敌人。距离越近,击退敌人距离越远。]

[组合终结技:物理投射物]

这显然是一个与敌人拉开距离的技能,但是这种能把人打飞的技能,伤害肯定不会低到哪里去。

李未济对这两个技能十分满意,但他又一次陷入了自己的逻辑怪圈。

这个副本训练才进行不到两个小时,现实中也就过去大概10分钟,大大方方给四个技能,高兴自然是说不出的高兴,但害怕也是真的害怕。

更让李未济害怕的是,艾丽西亚只留下了弓,没有留下箭。

这叫人怎么玩?

难道还要做箭不成?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Related Articles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