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五十一章.技能组合群体隐身 探底乌卡事关灵宝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长不大的男人们兴冲冲地玩耍着,暂时将练习群体隐身的想法忘在脑后,他们在烟雾里射来射出,愈加熟练。

顾含章皱眉,好几次想提醒大男孩们重新审视自己,可每当她想张嘴时大男孩们纯真的笑容总是浮现,阻止了她的冲突。

半个小时之后,顾含章终于忍不住,她气愤喝止三人:“还射!干点正事行不行?”

“嘿嘿嘿嘿……”黎易露出本来面目,“玩游戏不就是为了高兴吗,现在玩得这么开心,就是正事。”

“对。”坚冰至随声附和。

李未济倒是收起长弓,一本正经说道:“含章说得有道理,咱们不能光射……”他歪嘴笑着换出双手剑,叫嚷说:“还要穿梭。”

双手剑平直向前,脚下发力,人如苍鹰般[猛扑]而出,剑尖划破黑烟,黑烟扭动包裹住阿苏拉身体,等他彻底从黑烟中窜出来的时候已是半透明状态。

“咦……”

坚冰至那如同被拖鞋摩擦过的嗓子发出让人后怕的疑惑声。

“你怎么知道是这个组合?”

李未济收剑走回队伍,说道:“看你动作猜出来的。我看你单体隐身的时候,先打出一圈烟雾,然后有明显的跳跃动作。我就猜到跳跳加烟雾可以隐身,我更想到爆炸加烟雾就是群体隐身。”

“那你怎么不早说。”顾含章埋怨到。

“可以站在烟雾里射来射出,射出可以让敌人目肓的技能,真的很好玩啊。”李未济晃头露齿笑道,“我心里计着时间呢,游戏里顶多过了半小时,现实中也不过两分半钟。能用两分三十秒换半个小时的快乐,在这个时代,不容易啊。”

这话让众人一阵沉默。

“好了,我们玩闹得也差不多了,练练群体隐身吧。”最后打破沉默的还是李未济,“两点水的技能没有冷却时间,对不对?”

众人都不说话,因为他们都没反应过来两点水是谁。

李未济又说:“我注意你很久了,你可以连续不断放同一个技能,这明显会导致伤害不平衡……所以,我猜测潜行者这个职业肯定有限制技能释放的机制,就像远古游戏中的魔法或是行动力。”

众人这回明白了,两点水就是冰。

坚冰至点头道:“我的武器技能没有任何冷却时间,但我释放技能必须有[先攻值]。目前,我有12点[先攻值],释放一次[火药喷射]需要6点先攻。”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安排合理,你可以放两次[火药喷射],我们最多有8秒的烟雾,对吗?”顾含章说出自己的想法。

“不对。”李未济否定道,“先攻值肯定有回复机制,在烟雾存在的过程中,他损失的先攻值肯定会有所回复,只是不知道回复速度如何罢了。”

坚冰至对李未济比出大拇指,说道:“我现在相信了,你的分析能力真的很强。先攻值每秒回复一点。”

“12点先攻值,扣除打出[火药喷射]需要的0.5秒动作时间,我们最多有4次烟雾区域,极限的话有14秒时间。”

李未济很快给出数据,眼睛一转,问道:“老冰,爆炸加烟雾组合出来的群体隐身时间也是3秒吗?”

一个也字就足以让坚冰至点头。

李未济若有所思道:“那我们有12秒时间,足够了。”

“啥意思?”

“什么12秒?”

“有什么想法直接说。”

李未济回答道:“含章有五种手雷,我们有4次烟雾,组合得当的话,我们可以炸4次,一共有12秒隐身时长。以我之前在其他副本里得到的玩家移动速度,排除位移技能,这12秒钟我们最多可以移动54米。”

顾含章立刻反应过来,说道:“之前我们与乌卡对阵的时候,相距也不过20米。也就是说,这12秒时间,足够我们靠近乌卡给他致命一击了。”

黎易和坚冰至同时点头,仿佛看到胜利的曙光。

李未济打击道:“这只是理论数据,实际操作未必有这么完美,我们先练练看吧。”

这一练不要紧,原本想象与现实差异如此之大。

因为坚冰至打出的黑烟范围有限,四人只好紧紧挨在一起,等他打出黑烟,顾含章换出手雷便往地上丢,但美好的群体隐身并未出现。

五种手雷落下,强光与碎片同时出现,毒气与冰霜瞬间弥漫,转眼间地面已经被炸得没有一块好泥,可是四人谁都没有变半透明。

黎易质疑道:“老冰,你的理论是不是出错了?”

“不可能啊。”坚冰至口吻强硬道,“我和我哥试验过,绝对不会错。”

李未济闭目稍稍想了一下,问顾含章道:“你把手雷技能的完整说明念给我听一下。”

顾含章拎起手雷,翻看了一下,说道:“[普通手雷],投掷3枚手雷,引发爆炸。手雷数量:3。[碎片手雷],投掷3枚手雷,爆炸时伴随大量弹片,造成10秒流血。[闪光手雷],投掷3枚手雷,爆炸时伴有闪光,造成5秒目肓。”

“停。”李未济打断道,“你的技能说明中没有组合终结技:爆炸这行字样吗?”

“没有。但是有爆炸的字样。”

“晕。技能说明中没有组合终结技字样,那就不能当成组合技使用。”

空欢喜。

众人陷入沉默。

李未济摸着下巴抬头望天,不知所措。

“难道我的思路错了吗?难道这个Boss有其他的打法?如果不是群体隐身的话,以我们四个人现在表现出来的能力,实在不足以对乌卡造成实质伤害。如果这个任务卡住了,那履霜就领先太多了。”

不知道身在何方的履霜就是压在心头的无形大山,李未济思绪如麻,烦恼万千。

思绪乱,心跳加快,血液上行,他的大脑渐渐清明起来。

万千线头中抓住一根,顺着这根线慢慢往回捋,他的脑海里首先出现黎易的形象。

老易,至亲好友,使大剑,用步枪,嫌弃单手剑和盾牌,还有一招近乎无敌的怒神附近,可是这些技能好像都没有爆炸组合终结技效果。

坚冰至,敌对玩家的弟弟,潜行者,手中底牌丰富,常用单手剑加匕首,偶尔用两把手枪,还能将匕首与手枪组合起来,他对潜行者这个职业应该非常熟稔。他之前为了完成任务可以毫无顾忌暴露自己的实力,现在卡任务了,他没理由在此时藏一手。

顾含章,步枪工程师,地质学家,小偷。她对自己的专业非常自信,典型的学霸。很多时候,我心里的事刚说个开头,她就可以立刻接过话头,聪明人的直观表现,基因评价不会低于A。更重要的是,她还去过野外探矿,【深蓝】管控的世界里,能离开生活区的人都非同一般,她的社会地位绝对很高。可是这么高的社会地位却为了内心的冲动当小偷,这不是好事,但某种程度可以反映出她性格中率真的一面。一个率真又聪明的人肯定懂得合作共赢的道理,换句话说,她也没有藏私。

没有藏私,这就意味着她的技能中肯定有爆炸组合终结技效果,但她却粗心大意忘记了。

如同她没有发现爆炸不等于“组合终结技:爆炸”一样,这个聪明的女人或许对自己的技能并不熟悉。

李未济将脑中的线头编织成顾含章的模样,回忆着与她相遇至今发生的所有事,最终定格在从天而降的炮台。

[空投补给],炮台类技能。请求空投炮台,炮台落地时砸昏范围内敌人2秒。同时炮台处于过载状态,可随时引爆炮台,提供爆炸组合终结技。

这个技能第一次出现时,四人小队尚未成立。

彼时,李未济刚刚击晕阿比克,他带着黎易跑出索兰德拉,随后顾含章与坚冰至分别出现。

为了更快完成任务,李未济让黎易变成怒神测试两人,坚冰至使出[顺手牵羊],而顾含章用的正是[空投补给]。

只是那时候,李未济满脑子都是顾含章端着步枪从烟尘中缓步走出的模样。

“最需要的东西一开始就展现在面前,却费了好大心思才记起。”

李未济自嘲着向顾含章走去,轻拍她的肩膀说道:“[空投补给]”

顾含章稍愣,随即天空传来呼啸声,三座炮台如彗星撞地,沉然坠落。

在场的其他三人都见过这个技能,却依然被尖厉的破空声和有力的坠落感折服。

黎易先开口道:“乖乖,这炮台究竟是从哪里落下来的。这么高,会不会瞬间把人砸死?”

“这个技能的冷却时间肯定很长吧。”坚冰至试图理智分析,“看效果感觉不比怒神差。”

“胡说,我开怒神的话,这种炮台一拳一个。”

“铁炮台,你打得动吗你。”

眼见黎易想要变身,李未济赶紧阻止道:“不要浪费技能。”随后又解释道:“怒神的冷却时间非常混乱,有时候快有时候慢,在我们没有确切时间的情况下最好不用乱用,以免需要时用不出来。”

黎易眼眶的红光隐没,立在一旁不再说话。

李未济问顾含章道:“我隐约记得,你说可以引爆炮台提供组合终结技:爆炸,对不对?”

顾含章打了个响指,三座造型各异的炮台同时爆炸,碎片四溅。

她说:“这个技能有两次爆炸组合,第一次是从天上落下来的时候,第二次是引爆炮台的时候。”

李未济问:“你这个技能冷却时间是多久?”

“和怒神一样,很混乱,我也不知道要多久,有时候半小时没好,有时候两分钟就好了。”

顾含章地回答让李未济心里咯噔一下,他感觉自己好像抓住某个光点,可是光点稍纵即逝,没等他想明白就从脑海消失。

“既然如此,那我们等你技能冷却好,试试看群体隐身的效果。”

李未济一屁股坐在湿草地上,四处张望,焦虑等待。

草湿衣凉,他焦虑的心思逐渐冷却。

几个任务做下来,他什么装备都没捡到,身上的紧身衣时装还是用通讯器和孚威夫妻换的。

反观坚冰至和顾含章,他们穿着审讯团套装,但衣物上明显的红色装饰物已经自动转为蓝色,如果不细看的话根本想不到这是审讯团的服饰。

“以前一直想不通,这游戏没有血条没有姓名框,可谁有敌意谁是盟友却能一眼就看出来。现在看来,游戏的服装外观设计肯定起到一部分作用。审讯团穿这套衣服的时候怎么看怎么别扭,他俩穿上之后反倒显得大气得体。这个设计真是有意思,要写进游戏见闻录里。”

李未济暗自沉思,又把眼光转向黎易。

老易戴着护手和头盔,下身多了一条镶鳞绑腿,上身依旧袒露。

私下聊天的时候,李未济问过他这件事,他告诉李未济说打完X魔像原型机后捡到好几件护甲,但是这些护甲影响他吸收太阳的力量,所以他一直没穿上衣防具。

“老易的运气还是那么好。不是说幸运值不影响拾取率吗,为嘛我一件像样的装备都没捡到。”

李未济刚想合手检测拾取到的东西,却听顾含章说道:“行了。”

这一次,[空投补给]十分给面子,两分钟就冷却好了。

因为有了之前失败的体验,众人对这次群体隐身的成败看得相对来说淡一些。

他们重新站好位置,坚冰至打出一团黑火药,烟雾扩散时炮台坠落,沉重的炮台将烟雾激起,烟雾裹在四人身上,四人瞬间呈半透明状态。

欣喜。

却也是克制的欣喜。

所有人都露出来笑容,但并不像之前物理投射组合烟雾那般兴奋。

他们呆在烟雾中一动不动,3秒过后,隐身效果消失,烟雾散去,四人依然紧紧靠着。

三座炮台自动工作,没被引爆。

验证爆炸组合烟雾等于群体隐身之后,李未济心中的石头落地:看来那半小时候的玩闹没有浪费。

是的,让大家在烟雾里射来射去并非玩得忘乎所以,李未济更想让他们玩过之后降低组合技的新鲜感。

这很有必要,因为新鲜的事物总会让人难以平复心情,很有可能会导致任务中情绪不稳定。

不稳定就会出意外,而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意外。

这多少有些过于谨慎,但这就是李未济对游戏的态度。

我不是超级玩家,但是我想做到万无一失。

“再来一枪,看到烟雾后引爆炮台,随后各自用组合终结技:跳跃打出单体隐身,可以做到吗?”

坚冰至:“可以是可以,但为何要如此复杂的操作?”

顾含章:“是啊,有必要把隐身时间叠这么长吗?”

黎易说:“双手剑上没有这个组合终结技。我可以换单手剑。”

李未济没有解释,而是重复问道:“可以做到吗?”

“可以。”

面对李未济直接又强硬的问话,三人同时异口同声,好像受他操纵一般。

听到确切地回答,李未济这才解释道:“因为含章的爆炸效果有两次,扣除技能动作时间,我们只有6秒的隐身,按玩家最大的移动速度来算,只能跑27米。下一次我们与乌卡对阵的距离很难控制,这6秒未必够我们跑到他身边,就算我们跑到他身边,我们恐怕也没时间出手攻击。所以,我想尽量把隐身时间延长一些。”

这是个合理解释,众人不再言语。

黎易换出新捡到的单手剑,紧靠在李未济身边。

坚冰至再开一枪,顾含章动作稍慢,眼看烟雾即将散去才打响指引爆炮台,半透明关的四人同时发动跳跃组合技能,可烟雾却消失了。

“对不起,下次我快点。”顾含章意识到问题出在自己身上,立刻向队友道歉。

道歉后的顾含章集中精神,紧盯着[空投补给]的冷却时间。

工程师协会发的多功能通用背包正在快速充能,背包内部齿轮转动,无数精密机械协同作用,散碎零件折合成炮台,两分钟后[空投补给]再次冷却完毕。

“继续吧。”顾含章招呼众人道,“冷却好了。”

“连续两次两分钟冷却,我们的运气不错啊。”坚冰至说完话,枪声响起,黑烟扩散。

顾含章立刻召唤出炮台,炮台落地,众人隐身。

不等李未济下令,她响指打出,三座炮台齐齐爆炸,爆炸将即将消失的烟雾再次吹起,烟雾将众人包裹,隐身时间变长了。

坚冰至此时又开了第二枪,开完枪后他手挥匕首向烟圈外跳出。

李未济比他慢了一点,钢剑斜举,脚下发力,[猛扑]第二阶段的跳跃攻击发动。

黎易刚把单手剑换好,他对单手剑非常陌生,从莉迪莉亚姐妹那里学来的技能动用并不纯熟,单手剑招中的[野蛮跳跃]还没摆好姿势,顾含章已经用步枪的反冲力将自己弹射出烟雾,等他摆好姿势准备跳出的时候,烟雾就散了。

看着远方的三名队友,黎易万分惭愧道:“拖你们后腿了。抱歉。这个技能有点不熟悉,我再练习练习。”

李未济等人也没说什么,[空投补给]已经进入冷却状态,正好空出时间给黎易练习。

黎易抖了抖手中的剑,这把从审讯团缴获的武器非常轻便。剑身呈流线型,剑刃银亮如雪,剑柄是典型的审讯团红色纹路,非常有抓握感。剑柄与剑身交接处有一颗微小的红色宝石,若有若无的红色闪电状光芒从宝石激发出来蔓延整个剑身。一开始他认为剑身上的闪电有特殊作用,试验过后才知道这些光芒并没有额外效果,纯粹是为了凸显科技感而做的光效装饰。

手握利剑,黎易轻抚剑身的技能刻纹,纹路交织成持剑奔跑的小人。

[野蛮跳跃],跃向敌人,挥剑重击,造成残废。组合终结技:跳跃。

正如刻纹所示,这招动作非常简单,长剑拖在身后,脚下发力快速奔跑,借助奔跑的力量高高跳起,右肩旋动,右臂连同利剑画半圆砸出。

从技能动作来看,[野蛮跳跃]与李未济的[猛扑]极为相似,但[猛扑]在跳至空中时身体会有轻微的抖动,这轻微抖动正是游戏规则下闪避的表现。

换句话说,几乎同样的技能动作,如果黎易和李未济对砍一剑,那受伤者必然是黎易。

与认真观察好友练习的李未济不同,黎易本人并不知道这些,他只是单纯的握剑奔跑跳跃,如此重复数十次,终于动作流畅没有半点阻塞感。

“成了。”黎易对起身等待的李未济说道,“这次一定可以。”

“我也好了。”顾含章笑眯眯道,“还是两分钟冷却,真是上天助我。”

四人再次次紧挨在一起,随着坚冰至的枪声响起,他们动作顺序精准无误。

冲出烟雾的四人同时落地,静止不动,享受这得来不易的组合技能效果。

长达12秒的隐身时间让他们满满成就感。

四个陌生人,之前几乎没有配合没有默契,为了同一个目标,他们联合起来,行动起来。

虽然经历了几次意外,但他们没有相互指责,而是主动承认自己的错别并加以改正,最终得到想要的效果。

这是四人的一小步,也是这支队伍迈向辉煌的一大步。

有了足够时长的隐身,李未济立马着手安排对抗乌卡的计划。

计划的第一步当然是联系鳄皮。

哈克蛙酋长此时正在演讲,他在教导族人如何振作,如何保持乐观积极的精神状态。

看到李未济等人走来,鳄皮酋长举手示意道:“亲爱的族人,我们必将胜利。”

在哈克蛙的欢呼声中,鳄皮结束讲话走向李未济。

“友好的阿苏拉,你们终于回来了。”鳄皮酋长的声音有些颤抖,终于这个词充满希冀,他似乎很害怕李未济等人一去不回。

李未济感受到这种情绪,他安抚酋长道:“我们做了一些部署,这次肯定能帮你们夺回自己的家园。”

酋长反复点头。

李未济又道:“之前您和我们说过乌卡的事,可是我对他的了解依然非常片面,我有几个疑惑需要您帮我解答一下,可以吗?”

当然可以,鳄皮酋长现在急需这根救命稻草,他必须知无不言。

李未济循序渐进发问,从乌卡的身份背景、行为习惯和战斗方式三个方面入手,逐渐建立他的立体形象。

乌卡,坚石哈克蛙中的异类,他拥有绿色皮肤。

还是小蝌蚪的时候,乌卡就显得与众不同。当其他蝌蚪扑进泥巴吃微生物时,乌卡却在一旁吃着绿油油的水草。部族里的老者都认为他长不大,可他却比其他蝌蚪更快得长出后肢。等到其他蝌蚪开始长后肢,他已经长完前肢提前爬上岸过起了陆地生活。

陆地生活并不简单,因为陆地上满是比他更强壮的幼蛙。这些幼蛙总是欺负他,抢夺长者分配给他的食物。

乌卡日益消瘦,缺少能量积累,身后的尾巴始终不能褪去。

其他幼蛙就笑话他,说他是弱智。

乌卡并不服气,他毅然爬出部族,消失在众幼蛙的视线里。

当幼蛙们开始褪尾并逐渐遗忘这个弱智的时候,乌卡突然回来了。

他从橘色变成绿色,尾巴已经完全消失,四肢的肌肉鼓胀,腹部的脂肪厚实,俨然成蛙模样。

回归的乌卡不是独身回来的,他还带了一只蛇妖。

蛇妖的上半身类似人类,头部类似蜥蜴,有着凸出的角和布满鳞片的皮肤,身后有一条蛇形的尾巴。尾巴让他们非常灵活地游动,而他们可以在水下憋气很久,因此他们更喜欢在水中生活,但他们也可以在陆地上生存并进行适量的移动。蛇妖会吃掉他们抓来的奴隶生物,他们的奴隶包括人类和各种可在陆地上呼吸空气的种族。

哈克蛙与蛇妖向来势不两立,而且蛇妖总能利用天生的优势把哈克蛙变成美餐。

看到乌卡与蛇妖在一起,坚石部族的哈克蛙都非常恐惧,他们围成一团准备随时与蛇妖同归于尽。

可乌卡却说这只蛇妖是他的奴隶,蛇妖是他忠实的仆人。

众蛙当然不会相信,这些年来,哈克蛙与蛇妖频频交战,胜场寥寥。

倒不是说哈克蛙完全打不过蛇妖,只是蛇妖在濒死时会进入狂暴的姿态,在这种狂暴形态下,他们会暂时恢复生命力,很多哈克蛙就是死在这种手段之下的。

退一步来说,就算乌卡可以战胜蛇妖,可要让自视甚高的蛇妖低头屈服甘愿当奴隶这绝对不可能。

部族外多了一只蛇妖,群蛙极度恐慌,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

愤怒让蛙人失了分寸,他们出手攻击乌卡和蛇妖。

乌卡三两下就化解了他们的攻击,而一旁的蛇妖却任由蛙人攻击不敢还手。

见识到乌卡的强大,众蛙终于在冷静下来。

我生在这,长在这,虽然这里给过我一些痛苦,可是我依然要回来这里,这是我的家。

这是乌卡的原话。

说完这话,他就举起手中的长矛刺死了蛇妖奴隶。

众蛙们看着他亲手杀掉蛇妖,不得不接受他的存在。

能征服蛇妖的蛙人,这个信息很快在所有哈克蛙部族传开,坚石部族名声在外,众多种族都愿意与他们贸易往来,坚石哈石蛙从富强繁荣。

鳄皮就是在那时候上位的,这背后当然有乌卡的功劳。

原因很简单,因为在幼蛙时期鳄皮经常偷偷给乌卡捉蜻蜓吃。

我之所以回来,就是为了还你这个人情。这是乌卡私下说给鳄皮听的。

心地善良的鳄皮与强壮有力的乌卡共同治理着坚石部族,整个部族愈发强盛,逐渐成为度量领域哈克蛙部族最强势力。

“乌卡很重情义,我们这些年相处得非常愉快。不过他做事从来不计后果,这点让我很担心。”鳄皮酋长对李未济说,“我记得三年前,有个阿苏拉想要我们部族特制的毒药,这种毒药向来是不外传的,所以我们拒绝了他的要求。没想到那个阿苏拉对毒药念念不忘,他三番两次来烦我们,最后甚至试图偷盗……”

“乌卡设了一个毒药陷阱,这个陷阱非常浅显,可是你们阿苏拉总是很自大,来偷盗的阿苏拉低估了我们的智力,他落入陷阱中,差点丧生。幸好我及时发现,把他救了回来。乌卡却认为我过于仁慈,他向所有阿苏拉发出警告,并拒绝与你们建立盟友关系。这对部族的发展十分不力,所以我并不赞同他的做法。但他并不在乎,为了向你们复仇,他组织斗士专门抢劫你们的商人。”

李未济插话道:“他是直接上,还是有计划?”

“基本没什么计划,就是凭借体型与武力,直接抢。”鳄皮叹气说,“他的战斗风格非常猛烈,别人用长矛都是以刺挑为主,但他几乎招招横扫,要不然就是重砸。有些阿苏拉抗击打能力不行,就会内脏出血,带着无比的痛苦衰竭而死。就算不会立刻死亡,但难免皮开肉烂,骨断筋伤,医好了也终生带伤,无法正常生活。”

“你有问过他是从哪学会如此凶猛攻击方式的吗?”

“问过,但是他总是避而不谈,讳莫如深。”

“他这样明目张胆地抢劫,肯定会引起我们的不满,那秘法议会岂不是要派兵攻打你们?为什么我从来不知道这回事。”李未济将自己代入阿苏拉视角。

鳄皮解释道:“秘法议会也很在意我们的毒药,不想与我们闹翻。他们私下派人与我会谈,希望乌卡收手。我如实转告乌卡,他的确收敛了很多。”

“收敛?”

鳄皮尴尬笑道:“是的。收敛。他依然没有放弃打劫行为,但犯案频率低了很多。可是,他千不该万不该惹怒卓加。”

提起卓加,鳄皮酋长变得小声起来:“彼时,卓加对我们哈克蛙并未投入过多的注意力,但乌卡却打劫了她的货物车队。”

听到这里,李未济自作聪明道:“难怪卓加会在这里建立住所,看来她是想时时刻刻监视你们。”

“不是这样的。”鳄皮说,“卓加是被悬浮石桥吸引来的。这些悬浮的石头受到奇怪的力量影响,卓加对种超自然的力量非常感兴趣,所以她才会想在这里居住,而乌卡打劫的正是她建房子的材料。这让卓加很生气,火爆天才立刻找到我,她要求我交出凶手,不然就用火雨烧毁我们的村庄。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安抚住她,这所房子就是我带族人帮她修造的。”

“乌卡打不过卓加,卓加也不和他一般见识,但是这个仇恨乌卡从来没有忘记。这一年来,他神出鬼没,总是说找到了打败卓加的方式。我一直劝他,让他不要钻牛角,可是他对我的意见置之不理。最近三个月,他的行为越来越诡异,早出晚归,不和任何人说话。我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所以做了一些防御准备,可是谁也没想到他会突然发难,我们还是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听完鳄皮酋长的讲述,众人皆是长叹。

兄弟手足,反目成仇。

李未济稍稍平复心情,问道:“这么说,你并不知道乌卡今天动手的原因,是吗?”

鳄皮摇头。

乌卡选择今日动手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知道卓加今天会离开住所。

卓加今天为什么要离开住所呢,因为他要帮玩家对抗X魔像原型机。

为什么卓加要帮玩家对抗X魔像原型机呢,因为履霜把和平制造者玩家囚禁起来,导致和平制造者这边的大型魔像无法按时建立,系统为了平衡不得不让传奇NPC出手。

联想到履霜在魔像秘法学院的表现,李未济可以断定他复活后立刻与乌卡接洽,让乌卡发动族内战争。

履霜为何挑拨哈克蛙内斗?

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为了毒药吗?

李未济感觉自己抓到了重点,他问鳄皮酋长道:“三年前,那个想偷你们毒药的阿苏拉,你有印象吗?”

“三年前的事,对我们哈克蛙来说,很久远了。”

鳄皮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半晌才说:“我只记得他叫灵宝。”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相关文章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