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五十三章.哈克蛙的舌尖美味 李未济的自主思考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激战》的幸运值设定,是和别处不同的。

其他游戏的幸运值可以提升玩家拾取到好装备的机率,然后利用装备带来的数据提升解决游戏过程中遇到的种种难题。

小怪打不过,没关系,等级提升了,就可以回来碾压。

Boss打不过,没关系,装备属性提升了,就可以强杀。

《激战》却做了一点小小的改变,幸运值不再是提升玩家数据的手段,转而变成命中注定的因果律,只要你幸运值高,你就更容易得到游戏暗示。有可能是其他玩家看不到的光亮,有可能是被忽略的物品,更有可能是因为NPC觉得你这个人不错豪爽地把后续任务需要用的道具双手奉送。

鳄皮就觉得黎易特别对胃口,所以特意邀请他共同饮酒。

坚石哈克蛙独家精酿的蜻蜓酒,捕捉夏天最活跃的红尾蜻蜓,用春天刚化的雪水浸泡一整天沉静灰尘。一尘不染的蜻蜓倒挂在矛草屋内自然阴干,忙碌的母蛙们挑选着她们中意的原料,用灵巧的双手细心摘除它们性腺与食道,然后轻轻扭掉到它们的头部。

蜻蜓的头部是难得的珍品,每只蜻蜓仅有一颗,是大自然给哈克蛙最好的馈赠。

蜻蜓头被小心翼翼放进漆成橘色的竹筒,为了防止变质还需要用松脂密封,现在不是处理它们的最好时机。

什么时间完成什么步骤,生活在沼泽里的母蛙们比其他任何种族都更清楚其中的关键。

去掉头尾的蜻蜓尸体还需要进一步加工。

带有倒齿的足肢和薄膜状的翅膀全是角质层,咀嚼起来爽脆可口,是男人们捕食归来最喜欢享受的佐酒小甜点。

想要获得这些轻飘飘的东西并不容易,从人类手中置换回来的剪刀此时正可以发挥作用。

这把剪刀从神佑之城坐着星门来到拉塔索姆,又被某个阿苏拉到充度量领域,无意中遗失在沼泽里。母蛙捡到它时,它已锈迹斑斑,但这难不倒勤劳朴实的母蛙,她们用最好的河水清洗剪刀,她们用最细腻的磨石反复抛光刃口,最终,废弃品成了母蛙们最为骄傲的生产工具被大批量仿制。

蛙掌原本并不适合使用剪刀,聪明能干的母蛙们却别有高招。她们两两配合,一个按住蜻蜓脊背,一个双手使剪子。剪刀一夹薄翼落下,像美好的梦。剪刀再夹足肢洒洒,宛如黑玉。

掉落的蜻蜓翅膀和足肢被收在铜锣里,用棕榈叶子盖着,以免被风吹散。

去掉头和尾,剪去翅与足,蜻蜓终于只剩下胸腔,正是酿酒所需的最好的部分。

酒精是从诺恩族换来的,生活在冰天雪地的诺恩总是离不开酒,他们制造的酒精最为纯粹,是酿造蜻蜓酒不可或缺的极品。

有了酒精,有了精加工的蜻蜓胸腔,自然还要有酿酒的器皿。

对于世代居住在沼泽的母蛙们来说,就地取材才最能凸现蜻蜓酒的本味。

用沼泽的污泥烧成灰黑色的陶罐,然后用自身分泌的橘色黏液在罐身绘上象征美好的太阳波纹,能吸收太阳能量的器皿就造好了。

天时,地利,人和。

万事俱备,只需要把蜻蜓胸腔平铺在陶罐底部,缓缓倒入酒精。不能急,太急的话,蜻蜓胸腔会浮在酒精表层,很容易因为酒精太满而溢到陶罐外,那可就白白浪费了。

终于,陶罐装得满满当当,蜻蜓胸腔完全浸泡在酒精里,神圣的时刻要来临。

一坛没有被赐福的酒注定是有所欠缺,所以母蛙们请来年长的祭司,祭司对着太阳深吸一口气然后把太阳气吐到酒水里。

接下来就是母蛙们竞赛的时候了,之前的诸多步骤都算不得真正意义上的手艺比拼,但太阳气接触酒水的瞬间,哪家的母蛙更具备生产力则会一目了然。

祭司吐出的太阳精气会随时间挥发,所以必须尽可能快地把陶罐密封起来。密封陶罐用的也是棕榈叶,宽大厚实的棕榈叶子盖在陶罐上,用树叶纤维搓成粗强紧紧绕两圈,打个死结,一坛绝世蜻蜓酒才真正意义上酿造完成。

鳄皮的妻子密封一坛酒只要三秒,是整个部族里最快的,这也是鳄皮娶她的原因。

“为了找线索,我硬是陪那两个变态喝了12坛酒,真也妈的难喝。”黎易咂舌呕吐,“我只能说饮食习惯不同,包装得再好也没用。我把反馈降低到10,还是能闻到那种蛋白质发酵的臭味。更恶心的是他们做的黄油凉拌蜻蜓头……”

顾含章及时按住黎易的嘴,双目凶光迸现,大有你再说一句我就憋死你的恨意。

坚冰至挠挠耳朵,歪着头说道:“所以,你和我们说了半天酿酒,线索呢?”

李未济倒是听得津津有味,身为游戏记者,这些别人不怎么注意的游戏背景设定在他手里往往能写出很好玩的故事,所以他总会收集这方面的资料。

事实上,如若不是因为李未济有方面的爱好,黎易根本不可能会为了打听蜻蜓酒的酿造过程而多喝两竹筒。

“线索就是,我们还需要回索兰德拉。”

“为什么?”李未济的声音有些激动,他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不久前他才有模有样对顾含章说过索兰德拉事件已经结束无须返回这种话,现在打脸来得这么快吗?

顾含章依旧笑眯眯的,却让李未济觉得浑身不自在。

“我一开始以为这两只蛙会直接告诉我任务线索,结果呢,他们在那里拼命地喝酒。为了套线索,我就陪他们喝啊。谁知道他们喝多了就就吹牛,主要是吹乌卡,说他以前有多厉害,打过很多胜仗。然后又说他们的感情有多好,从鳄皮当上酋长之后,两人的合作亲密无间。接着又说以后肯定会带着族人越过越好,总之全程不理会我的问话……再后来,鳄皮他老婆给我们端下酒菜,一不小心摔倒了,我去扶她,发现桌脚下垫着半本书。”黎易掏出半本不太厚的书册塞到李未济手中:“你自己看吧。我有点醉,先眯一会。”

“这也行?你是满幸运玩家吗?”顾含章大胆说出心中所想。

坚冰至附和说:“这么老套的情节真得有点不像这个游戏的风格。”

李未济端详着书册,很显然,这本书是被人为撕成两半的,自己手中是下半部。

稍加浏览,他将书册放进掌心,对顾含章说道:“先前你说要回朵拉监察站,我还否定你的意见,看来是我自大了。接下来的任务可能会有点长,你如果有事要下线的话,最好提前跟我说一声,可以吗?”

顾含章点头。

李未济又对坚冰至说:“我们日后还要跟你哥再交手,你能确保这次和之前一样毫不留情吗?”

坚冰至稍加思索,点头称是。

“好,我相信你们能信守承诺。”李未济转身踢了黎易一脚,“启程了。”

不难猜到,黎易偶然一摔得到的书册原作者正是灵宝,书页中记载的是工作总结。

书册只有半部,饶是如此李未济依然从总结中推测出零星的背景故事。

三年前,灵宝还未去泥潭镇之前,他曾经在坚石哈克蛙领地花费了不少时间,所图自然是哈克蛙分泌的毒药。

为了得到哈克蛙毒药他可算是煞费苦心,一开始是以友好面目出现的,他假扮成阿苏拉商人,出售的货物都是日常用品但是价格比其他商人低了近两成,母蛙们很喜欢与他做交换。

日子久了,在有意避开雄性哈克蛙的情况下,他与众多母蛙建立了友好关系,逐步取得她们的信任。

通过日常闲聊,灵宝获得大量坚石部族的信息,利用这些信息他做出非常多针对哈克蛙的道具,这些道具大幅度提升母蛙们的生产效率,母蛙们因此更加信任他。

如同旧时代游戏需要刷势力声望一样,中立、友善、尊敬、崇敬、崇拜,一层一层的,灵宝相信只要他与哈克蛙相处得足够好,迟早能拿到坚石部族的橘色毒药。他才12岁,他有的是时间,他可以慢慢来。

可是事与愿违,哈克蛙对自己的绝秘毒药守口如瓶,无论灵宝与她们的关系有多好,始终不曾透露半字。

走关系套近乎的方法没有出路,不懂战斗的灵宝只好计划偷窃。

这些日子收集的资料使他对坚石部落了如指掌,最有可能存放毒药的地方只有两处,一是酋长鳄皮的住所,二是乌卡的住所。

从逻辑与概率学来说,鳄皮存有毒药的可能性最大,所以灵宝找到鳄皮妻子,以极低的售价卖给她一块上好的黄油。

黄油自然被做了手脚,永恒炼金术混合烙印水晶粉末,哪怕是天生抗毒的哈克蛙也不由自主陷入昏睡。

灵宝趁机翻进酋长家里搜索,可惜不仅一无所获还被提前苏醒的鳄皮抓个正着。

行窃的事被公之于众,坚石哈克蛙全族立刻与灵宝断绝来往,但他不想前功尽弃,所以想要冒险做第二次试探。

书册内容到此结束,前后均为空白。

值得注意的是,灵宝在工作总结中提到改良昏睡粉尘使其可以催眠哈克蛙的配方,可惜的是配方恰好在上半册书页中。

“现在有两个疑问。”站在酋长住所门口的李未济转身对坚冰至等人说道,“第一,此书因何一分为二?第二,灵宝要坚石哈克蛙毒药有何目的?”

坚冰至学李未济的语气说道:“两个疑问,却只有一个答案,能找到上半册这些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顾含章笑着说:“那么上半册在哪呢?”

鳄皮和乌卡或许可以回答这个问题。按他们所说,灵宝偷窃不成落入陷阱,乌卡主张杀死他,但鳄皮却不想惹事,最终为了部族考虑,两人达成一致决定释放灵宝。

释放过程中出了点小意外,年轻气盛的灵宝要求哈克蛙归还收缴的物品,但哈克蛙则认为收缴战利品是世代相续的传统,绝对不会归还。

双方就此问题展开了为期三十分钟的讨论,最终灵宝轻松说服了180位哈克蛙,取回了自己的东西。

看着灵宝把原属于部族的战利品一件件装回背包,脾气暴躁的乌卡忍无可忍,吐出舌头弹向灵宝手中最后一件东西,工作总结笔记。

争抢过程中,书册一分为二。

“那个阿苏拉对这东西并不在意,他什么都没说都走了。我看他走得这么随意,估计这册子也没什么价值,就丢在地上没管,没想到被大嫂捡来垫桌腿了。”乌卡抓起几颗蜻蜓头,蘸了一大把黄油,往嘴里送。

如此说来,上半部应该在灵宝手中,可李未济仔细回想了一下,[武器训练副本]中灵宝遗留的资料里并没有上半部。

“看来,上半部应该还在这个地图里。”

“为什么这么说?”

“从老冰看到的剧情来分析,灵宝明显偷到了其他哈克蛙部族的毒药,那就说明他离开坚石部落后依然活跃在度量领域。上半部书册很有可能就在度量领域某个属于灵宝的实验室里。”

“可是谁也不知道灵宝的实验室在哪啊?而且,你们注意到没有,任务提示我们要解救布洛普,但至今为止,我们连他的面都没见过。”

“所以,我们要回朵拉监察站,那里是最有可能获得各种实验室资料的地方。”

辞别喝得正欢的酋长和部族英雄,四人向索兰德拉方向行去。

他们前脚刚走,履霜便押着布洛普出现在乌卡门口。

“真是好奇怪。”顾含章看着天上的星星发出感叹。

黎易问:“什么奇怪?”

顾含章答:“乌卡的故事明明不简单,但游戏里却没做过多讲述,以这个游戏的丰富程度来看,没理由这么随意。”

黎易说:“可能是我们事件参与度不够,还没取得乌卡或是相关人物的信任吧,所以游戏没给我们展示乌卡的故事。”

李未济说:“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后续事件依然与乌卡有关,那时候才会上演他的故事。”

坚冰至说:“做这个事件快一下午了,说真的,我唯一能记得的NPC反而就是几乎没见过面的乌卡……”

李未济在队伍频道分享说:“看来我们几个都对乌卡起了兴致,说不定这就是游戏勾引玩家继续留在副本里的方法。”

“我看也是。”顾含章补充道,“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一整天下来,我们在这个游戏里并没有频繁打怪,也没有频繁看剧情,但总体玩下来还算是比较投入,有时候紧张有时候松弛,游戏在把握玩家节奏方面非常精准。”

“这倒是。”黎易附和说,“我玩游戏是比较注意战斗的,看剧情对我来说很无趣,但《激战》也不强迫我看剧情,总是很自然地让我觉得这时候就应该这么做。而且游戏安排给我的几个战斗场景都比较特别,第一次遇到战斗是收回实验室,打审讯团的NPC,比较简单,三下五除二搞定,享受新手成长的快乐。第二次战斗是在荒火洞窟里,对付的是飞在天上的火焰余烬,这是我初次跟元素魔法打架,比较新鲜,我还被烫了好几次呢。然后就是打X魔像原型机,百人大团,个人的作用其实比较小,但那种群体气氛就特别突出,眼睛里看的耳朵里听的,特别热血……最后一次就是打乌卡,虽然只有一秒钟,却给我生死一线的紧张感,我相信你们三个肯定也有相似的体会。”

作为打架的行家,不擅长分析问题的黎易变得滔滔不绝起来,特别骄傲。

众人说着自己对游戏的体会,在月色下漫步。

跳过悬浮石桥,走在行人踩出来的道路上,夜风送爽,草香四溢,远处或明或暗的黄色、蓝色光柱指引着方向。

向着光柱走了十来米,黎易踩倒一丛青草,从中蹦出一只小青蛙,小青蛙叫唤着跳进别一丛草里。

“好静啊。”

顾含章用好静啊打破宁静。

“太静了。”黎易说。“静到我都怀疑这游戏是不是没人玩。”

“其他玩家到底哪去了呢。”

这个困扰李未济一下午的问题,至今也没有答案。为了缓和氛,他模仿某位吕姓秀才的口吻说道:“这得从人和宇宙……”

李未济说着莫名其妙的话,黎易赶紧打断他:“相信我,除了我之外,真的没几个人会看四十多年前的电视剧。”

黎易显然错了,顾含章微笑着接过李未济的话头说道:“这得从人和宇宙的关系开始讲起了,在你身上一直以来就有一个问题缠绕着你……”

现场只剩下坚冰至一个人不明所以,他略带紧张地反问:“什么问题?”

听到坚冰至充满困惑地回答,看着他阿苏拉脸上呆滞的表情,三人终于发出爆笑并异口同声用质问的语气说道:“我,是谁?”

“这个我已经知道了啊。你是李未济,你是顾含章,你是黎易。”坚冰至地回答十分诚实。

李未济已经止住笑容,他突然很想逗一下坚冰至,故作凝重说道:“不,你不知道,你知道吗,李未济这只是个名字,一个代号,我可以叫李未济,你也可以叫李未济,他们两个也可以,把这个代号拿掉之后呢,你又是谁?”

“我是坚冰至啊。你们放心,我不会杀了我自己的。”

呃……

李未济意识到哪里不对,他放松语气说道:“原来你也看过这部电视剧。”

坚冰至摇头,破嗓子挤出一句话:“我没看过,我只是搜索了一下你们说的话。”

搜索?什么搜索?游戏中不能连接神经元网络啊,难道他是外挂?

看着其他三人不解的表情,坚冰至打破沉默道:“我的情况有点特殊,【深蓝】默认我拥有网络搜索的权利,但是与游戏内部相关的东西,在我没接触之前,无论如何也不会显示。”

之前的个性化界面,现在还提供了个性化的内部服务,【深蓝】的这波操作完全看不懂。李未济很想知道坚冰至究竟有哪里特殊,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能让【深蓝】放开游戏限制的情况并不多,以他们的关系程度来看,目前并不适合刨根问底。

小小的插曲没有影响四人的游戏心情,尤其是此时突然有了共同话题,他们开始有板有眼评说着这部古老的电视剧,分享着自己看剧时的小发现和小心得,一路上有说有笑不知不觉间就已经看到索兰德拉模糊的轮廓。

各色光柱的映衬下,夜晚的索拉德拉依旧繁忙,阿苏拉对自己的研究总是一刻也不愿停歇。

用来辨识时间的全息投影之花显示19点12,游戏中已过十二小时有余。

换句话说,以李未济所在时区来算,此时现实时间应该是2050年4月8号清晨7点多。

“生活区的灯光应该和这里差不多吧。愿意工作的人永远在忙碌,试图为时间赋予生命的意义。”李未济叨叨自语。

目标点近在咫尺,黎易的脚步不由快起来,坚冰至和顾含章本能地跟了上去,李未济依然慢悠悠地走着。

“快来啊。”顾含章回头招呼到。

黎易阻止顾含章道:“让他独自走吧。他一想事就有这毛病,谁叫也听不到。”

“为什么要与世界隔绝呢,能听到声音难倒不是最美妙的事吗。”坚冰至不知道哪里来的感慨。

李未济的确在想事情,但这件事与游戏没有任何关联。

也不知道怎么的,看到索兰德拉就想起阿苏拉制造的各种魔像,想到魔像脑子里就浮现出浅蓝的样子。

家用型单身男士优选机器人,集洗衣做饭暖床于一体,还附带角色扮演功能,除了价格有点贵之外几乎没有缺点。

也许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不会自主思考。

浅蓝对李未济的回应全都写在既定的逻辑程序中,哪怕有【深蓝】庞大的数据库,哪怕有情绪模拟算法,可她始终有不同于人类的那一面,让李未济觉得生硬的那一面观。

自主思考真的重要吗?

这种哲学上的思索永远不会有正确答案,而且对社会生活不产生实际收益,但李未济就是喜欢去想这些。

想,才能证明他存在。

想得多了,他就突然意识到自己不喜欢浅蓝的原因。

伟大的文森特·梵高曾经说过:当我画一个太阳,我希望人们感觉它在以惊人的速度旋转,正在发出骇人的光热巨浪。当我画一片麦田,我希望人们感觉到麦子正朝着它们最后的成熟和绽放努力。当我画一棵苹果树,我希望人们能感觉到苹果里面的果汁正把苹果皮撑开,果核中的种子正在为结出果实奋进。当我画一个男人,我就要画出他滔滔的一生。如果生活中不再有某种无限的、深刻的、真实的东西,我将不再眷恋人间。

这或许就是问题所在,浅蓝是直接造出来的,她没有真实的过去,没有滔滔的一生,像是空中楼阁无可触摸。

想着这些无意义的问题,他一头撞上水能开发团的岩石墙壁。

走在前头的三个人哄笑起来,他们似乎早就预料到李未济会碰壁,袖手旁观取乐。

李未济并不介意,因为眼前有更能吸引目光的东西。

水能开发团门口的蓝色光柱很显眼,更加显眼的则是两名背靠光柱的和平制造者。

活生生的玩家。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相关文章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