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五十二章.按部就班战胜乌卡 迷失方向前路不明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灵宝?”四个人同时叫出声来。

李未济看着坚冰至和顾含章,疑惑道:“你们认识灵宝?”

看来大家都认识灵宝。

坚冰至换出两把手枪,说道:“武器训练副本,当时他正被哈克蛙追杀,我和我哥看他是审讯团的人就上去帮他。将他救下后,他请求我们护送他离开度量领域前往卡顿勒之林。我们一路遇到各种战斗,最终保护他离开,手枪就是作为奖励。”

顾含章咦道:“我正好是在卡顿勒之森遇见的灵宝,也是在武器训练副本里。当时我正在帮植物喂人养蕨犬,灵宝匆忙而来,他身后跟着四五只半人蛇怪物,他向我求救,但是我打不过那些怪物,幸好植物人的狗狗很听话,一群小狗子蜂拥而上,这才打跑了蛇妖。我问他为什么会惹上这么可怕的怪物,他说在拿蛇妖试验哈克蛙的毒药……我们聊了几句,然后他就邀请我加入工程师协会,我的背包就是他发给我的。”

李未济心中浮现不好的预感。

从进入副本开始,他一直有种强烈地感觉,这个副本的250名玩家并非无缘无故凑在一起,冥冥之中必有联系,只是这个联系隐藏得比较深,无处可知。

现在听坚冰至和顾含章两人的对话,他几乎可以断定这个联系就是灵宝。

换句话来,能进入这个副本的玩家都与灵宝有过接触。

当然,这只是第六感推测,并没有实据证明,但想要证明这个推测实在太简单了,只要找到其他玩家一问便知。

李未济抿嘴沉吟道:“含章,你和灵宝分开之后,知道他的去向吗?”

顾含章回答说:“他说要向东走,去人类的地盘,具体是哪我就不知道了。”

黎易看向李未济,低语道:“女王谷。”

李未济不敢确定黎易的猜想,淡淡说道:“或许吧。”

在一旁听玩家对话的鳄皮酋长向后退了几步,疑声道:“你们与灵宝是旧交吗?”

李未济赶紧解释说:“不要误会,我们只是与他有接触,当时并不知道他偷过你们的东西。”

鳄皮酋长感叹道:“你们阿苏拉的话,我总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跟你们打交道实在是太麻烦,如果不是为部族发展,我真应该听乌卡的,与你们断绝往来。”

李未济生怕鳄皮因此放弃,立刻补位道:“酋长不必多虑,我们一定帮您夺回家园。”

酋长沉厚的蛙头微点,说道:“那你们有什么计划吗?”

“方才你们对阵之时,我发现两个重点。其一,乌卡和他的手下都有一双红色眼睛,经过我们实战检验,只以打晕他们就可以让他们恢复正常。”

“这点我也知道。”鳄皮酋长说,“但是想要打晕乌卡何其之难,你们四个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李未济的声音低沉,言语变得缓慢而力,他说:“是的。但是我们有办法悄无声息接近他,给他当头一击。不过,我们没办法在那么多人面前出手,所以我需要您带族人分散乌卡的兵力。我观察过,乌卡的手并不多,你的族人绝对可以为我们争取空间。”

酋长习惯性舔着自己的眼球,他开始犹豫。

这群阿苏拉一直说要帮自己夺回家园,还以为不必出动自己的人,没想到最终还是要让族人刀兵相见。

一面是家园,一面是族人,夹在其中的他想不清楚哪面更重要。

夺回家园故然重要,但为了这个目的却要死伤更多的兄弟姐妹,真的值吗?

更何况,带着残存的族人去往其他地方重建家园也完全可以。

看到鳄皮酋长长久不语,李未济心知不好,自己说错话引起程序判定出现偏差,急忙说道:“酋长大可放心,我只需要你们迂回作战,不必真打,重点在于把乌卡的斗士分散。”

鳄皮酋长这才点头答应,他走到哈克蛙族人面前,举矛高唱战歌鼓舞族人士气。

战歌唱毕,酋长带着族人向家园方向走去,李未济等人跟在其后。

“乌卡。”鳄皮酋长在粗布围账外叫阵,“出来与我决一死战。”

随着鳄皮酋长的喊声,哈克蛙部落内部响起号角声,橘色红眼蛙跟随乌卡持械奔出。

“我已放你们一马,又何苦去而复返,自寻死路。”乌卡妖诡的红眼充满杀气,与黎易坐在尸山血海时极为相似。

一只蛙有这样的眼神,恐怖中透着好笑。

李未济强忍笑意对酋长说道:“按计划行事。”

酋长闻言对乌卡喊道:“废话少说,今日一战事关部族兴亡,我等必定全力以赴,摆阵吧。”

“摆阵?”乌卡发出嘲笑声,“族人阵法全是我教的,你竟然用它与我较高下,真是不知所谓。”

话虽如此但乌卡还是发出三声蛙叫,身前的三十六只哈克蛙快速分成6支小队。

第一小队的6只蛙排成一字型,第二小队呈现- -型,第三小队又是一字型。

不知道为什么,这三队组合在一起,像团火。

与前三队的排列正好相反,后三队的队形依次为- -型,一字型,第六队又回归- -型。

后面三队组合在一起,好似水波。

这原本只是简单的阵形排列,但李未济的心中却炸开了花。

火向上炎,水往下润,两两不相交,正是《易经》第六十四卦,也是李未济名字的由来。

这绝对只是巧合,这绝对只是巧合,他在心里疯狂地暗示自己,可是越暗示却无法平息起伏不定的心脏。

黎易对李未济最为熟悉,哪怕在阿苏拉形态下,他依然感觉到好友的异常,低声问道:“老济,出什么事了。”

游戏舱中的李未济屏住呼吸胸腔用力内收试图控制心跳,但心脏并不听他的话,心率瞬间突破到130。

心脏的痛苦让他在游戏里叫嚷出来:“老易救我。”

喊完这句话,游戏舱中的李未济卖力闭眼。通过压迫眼球的方法,过快的心率逐渐放缓,保持在75。

等他从痛苦中清醒过来,身边只剩下顾含章和坚冰至两人。

“老易呢?”

顾含章第一时间回答道:“他下线救你去了。”

李未济点头,说了一句稍等,下线消失在两人眼中。

“我没事 ,不用下来了,接着玩。”

李未济直接往黎易的通讯仪发送语音信息,黎易骂了一句粗话,确定他没事之后返回游戏。

黎易回到游戏没多久,李未济也出现在众人面前,他道歉说:“对不起耽误各位的时间了,我没事,不必担心。事件发展到哪个地步了?”

“你们下线后,鳄皮也摆好阵形,他们已经打起来了。”

“行动。”

李未济下达命令,坚冰至开枪,顾含章召唤炮台又引爆炮台,四人齐齐冲出烟雾圈,趁着隐身状态用了不到8秒就赶到乌卡身边。

这是绝佳的好机会,四人对视一眼,正准备释放眩晕技能,李未济却摆手摇头,其他三人动作一滞,眼中满是疑惑。

李未济指着乌卡的大腿,表情凝重。

一秒过去,隐身还剩三秒。

其余三人看向李未济所示位置,只见乌卡大腿肌肉紧绷,好像随时可以起跳,看来他已经有所防备。

两秒过去,隐身时长已然不多。

此时是走是留已关乎生死,虽然游戏中的生死并不重要,但当前规则限定多死一次就有可能被踢出副本,四人犹豫起来。

三秒过去,再不走就要彻底暴露,必然被乌卡横扫致死。

李未济举起左手准备招呼队友撤离,却又立刻双手握剑,[剑柄猛击]而出,矮小的身高限制了攻击位置,剑柄砸在乌卡厚实的肚皮上。

游戏法则之下,带有眩晕效果的技能让乌卡吃疼腹部收缩,蛙身下沉。

见状,坚冰至手枪对准乌卡头部射出一枪,也不管中没中,立刻[暗影疾步]跑到10米之外,以防有变。

黎易在李未济动手时已变作怒神,他的拳头比坚冰至的子弹还要更快一些,极致力量的一拳正好击中乌卡低下的头颅,将他的铁盔打飞。

铁盔落地,四人现出原形,坚冰至的子弹正好打在乌卡两只蛙眼中间位置。

乌卡晕厥在地。

「恭喜你赢得英雄挑战,获得英雄点1个。您可以在各大主城拜访职业训导师使用英雄点学习技能。」

鳄皮收复了自己的家园,好兄弟乌卡也恢复正常,坚石哈克蛙终于重新凝聚在一起。

酋长热情地邀请李未济等人到部落村庄作客,四人也不推迟,按这个游戏的设定,所谓作客大概就是要发任务奖励了。

果不其然,在粗糙的泥土草房里,在红橙蓝绿的彩色砖块上,在沼泽特有的臭味中,刚刚差点村毁命丧的蛙人敲起节奏轻快的鼓点,他们踩着节拍跳着看不懂的舞蹈庆祝得之不易的胜利。

在喜悦气氛中,鳄皮酋长命人送上部族珍藏的货物供英雄们挑选。

这些货物均是与其他种族通商交换而来,稍加观察就能发现这些货物均为特异品质,可见这个最后只用了一秒钟就完成的任务何其之难。

想想也是,这个任务在对话过程中有好几个致命点,稍有不慎就会切断任务进程,好几次都是李未济果断出击让任务按正确的方向进行。

更不用说游戏专门为四人设计唯一能打倒乌卡的操作路线,如果不是四人将群体隐身练熟,如果不是李未济细心看到乌卡准备后跳,如果不是他在最后一秒看到乌卡松懈而果断出手,这个任务绝无可能完成。

与X魔像原型机这种团队事件大爆随机宝箱不同,战胜乌卡这个事件的奖励肉眼可见,李未济终于能得到一件称心如意的装备了。

鳄皮酋长摆出的货物有八件,四件兵器,四件护甲,每个可选其中之一。

“女士优先。”

顾含章也不客气,走到货物面前,左右翻看,最后选了一面木制的平平无奈的鸭掌状盾牌。

这面盾牌的木制纹理非常细腻,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木头做的,给人一种结实可靠的感觉。

李未济说:“怎么拿了木盾,我还以为你会挑防具。”

顾含章说:“审讯团的这件衣服还不错,我之前捡了把手枪,灵宝告诉我工程师可以用手枪和盾牌,正好试试。”

“那你可以挑铁盾啊,肯定比木盾好。”黎易显然忘了这是游戏,游戏中的装备大多数与材质无关。

顾含章说:“木盾比较轻,我用起来舒服些。而且,这面盾牌……”说着话,她把木盾翻了个面,原本毫无特色的木块上涌出漂亮的白色雪花,仔细辨认才发现盾牌上刻着精致的雪花符文。

[冬日庇护盾]

[使用后可解锁冬日庇护盾皮肤,消耗幻化点可将该皮肤应用至任意其他盾牌上。]

[全属性增加。]

[特异]

特异级带特效皮肤的盾牌,顾含章的运气似乎比黎易还要好。

黎易挑了防具,是双靴子,侧边长满尖刺的铁靴。

[蛮族长靴]

[使用后解锁蛮族长靴皮肤,消耗幻化点可将该皮肤应用至重型足部防具上。]

[增加防御,增加威力,增加坚韧。]

[特异]

这双靴子虽然没带特效,但穿上之后尖刺外伸,平添几分凶猛。

“还挺合脚,这鞋子比之前好,能完整地把阿苏拉分叉的大脚趾包裹住,走路再也不怕石子硌了。”黎易原地蹦了两下,心满意足。

坚冰至好像没什么想要的,他随手拿了件丝质的长袍,塞进口袋里也不展示。

等三人挑完,李未济抄起台子上放的长弓。

其实他第一眼看中的是双手剑,这些日子他一直以双手剑为主武器,对巨剑的运用也越来越得心应手,更何况台子上放的双手剑造型非常漂亮,古朴黝黑的长条剑身又宽又厚,有种简单纯粹的力量美,而且剑柄上有锥形装饰感觉上特别适合[剑柄猛击]这招,可以稍加犹豫他就放弃了选大剑的想法。

他已经有把钢剑了,虽然这把钢剑是最普通的白字装备,但它却陪着自己走过了一段奇幻的旅程,想起泥潭镇副本中遇见的人和事,他心生不舍,最后拿起长弓。

这张[雕文长弓]的线条很丑,躬身由岩石拼合而成,岩石接合处是菱形浅蓝宝石,宝石散发出浅蓝色似光似气的能量波动。

从外观上不难猜出这是阿苏拉永恒炼金术的成果,也只有他们才会把圆润美丽的躬身做成线条笔直的大括号。

拉动弓弦,石块接合的躬身非常别扭的被拉弯,躬身两侧的浅蓝宝石再次发光,一根能量箭聚集在射击口。

[雕文长弓]

[使用后解锁雕文长弓皮肤,消耗幻化点可将该皮肤应用至任意长弓上。]

[增加威力,增加精准。]

[特异]

打内心里,李未济并不想使用这种毫无美感的东西,但他也清楚知道光用巨剑的局限性太大,必须远近结合才能适应更复杂的战斗环境。

各人选好奖励,在鳄皮酋长的邀请下投入哈克蛙的狂欢之中。

狂欢并没有持续很久,因为太阳快要下山了,按哈克蛙的习俗,他们要尽快点起篝火,建立夜晚防御。

从早晨忙到黄昏,现实中连一个小时都不到,游戏里却经历了复杂多变的事件。

李未济坐在哈克蛙瞭望台上看着夕阳缓落,沼泽中的蚊蚋飞虫已经成群,哈克蛙们趁着最后一点光辉尽情捕食。

解谜与战斗中穿插着休闲时光,松紧有序,让人无比惬意。

但李未济总是不能平静,他心里想的事太多,他做不到无视履霜的存在,他做不到无视死亡数字的存在。

因为黄元吉下线,他无从得知现在和平制造者与审讯团的死亡比,他特别害怕履霜正在某处布轩天罗地网,只等将和平制造者一一上勾,然后用哈克蛙毒药致他们于死地。

“早知如此,打完X魔像原型机之后,我就应该利用地图广播将所有和平制造者组织起来……”

“不可能的。”同样坐在瞭望台上的顾含章摇头说道,“每个玩游戏的人都有自己的个性,有人喜欢交友,有人喜欢探索,有人喜欢解谜,有人喜欢战斗,有人喜欢坐在河边看风景,在没有绝对利益情况下,想聚集这么多玩家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可他哥哥就能做到。”李未济指着瞭望台下与哈克蛙一同捕捉飞虫的坚冰至,“履霜就可以把审讯团的人组织起来,他们化零为整,完全可以围剿散布在野外的和平制造者。这一下午,我们的死亡人数肯定涨了不少。”

顾含章建议道:“我们要不要回朵拉监察站看看,那里是和平制造者的基地,说不定还有我们没发现的东西。”

李未济摇头道:“我在数据主机里看过,因为财力原因,朵拉监察站的监测范围只覆盖了索兰德拉周围的阿苏拉实验室。从游戏设定角度来说,那里仅仅是初始的玩家据点。我们现在进行的事件任务已经与之前没有关系了,现在我们应该把目光聚集在坚石部落,这里才是玩家的第二据点。”

“可是,如果这里是玩家的第二据点,那其他玩家怎么没找到这里呢?他们也得到了任务提醒,可是我们忙了一下午,却没见到半个活人。”

顾含章的疑问也是李未济的担心。

太阳终于完全消失,朦胧的月牙爬上树梢,黎易从鳄皮酋长的房屋冲了出来,醉醺醺说道:“有线索了。”

终于有线索了,不枉李未济安排他与鳄皮乌卡两蛙拼酒,不枉他幸运满值。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Related Articles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