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五十六章.太多故事没有结局 灵宝朵拉剧情扑朔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搜索“故事”会出现100,000,000条内容,而搜索“结局”却只有55,700,000条内容,太多故事没有结局。

鲁比和灵宝的故事也一样。

灵宝:“你怎么在这?”

鲁比:“从斯普罗格毕业后,我就申请到此进修啊。听依达老师说今天会有位天才来拜访学习,我想整个索兰德拉没有比灵宝哥哥更天才的后代了,所以主动要求来这里接你喽。”

简短的对白,在视频中只占了不到三秒的时间,可是全息投影却把鲁比脸上的羞涩表情刻画得淋漓尽致,看得李未济四人流露出童年才有的微笑。

“好甜喔。”顾含章忍不住评论。

坚冰至看直了眼,喃喃道:“小时候邻家姑娘也曾经似这般看过我,只是当时太傻,没懂。”

“那你下线找她。”黎易劝说,“反正她也不可能搬家,再续前缘啊。”

坚冰至摇头:“她孩子今年四岁,叫小明,她老公对她很好很好。”

李未济歪头不语,心中闪过某人身影。

几人说话间,全息投影中又多出一个人物,正是鲁比的老师依达。

地能实验室是顾含章的主场,她与依达有过很长时间的接触,所以她主动介绍说:“虽然是NPC,但是依达女士的地质知识非常丰富,她永远戴着红底黄纹黄格的学士帽,这个学士帽是她母亲曾经戴过的,特别有纪念意义。据她的学员说,审讯团把她关进荒火洞窟的时候,帽子险些落入岩浆里,她拼死也要救回帽子。”

与其他实验室宏伟高大的岩石建筑不同,地能实验室建在天然的地洞中,岩石墙壁布满植物根须,不喜光的电虫在潮湿的泥土里钻行,简陋的实验器材随意摆放在粗制的木桌上。

“我们实验室虽然简陋,但我们的研究成果却非同一般。严谨治学是我们这个克鲁的传统,灵宝同学虽然有天才之称,但是我希望你能踏实研究学问。”依达将灵宝领进实验室之后简单交代几句就扑在实验台上,可以看得出来她对研究的热爱。

被老师的热情感染,鲁比也坐到自己的小实验桌上按早已制订好的日程安排阅读《大地协调实践入门》。

《大地协调实践入门》这本书灵宝早就看过,里面记载着大地魔法的入门知识,但他却从来没有实践过,因为他无法与大地魔法建立联结。

此时观鲁比阅读,只见她读着读着双手竟然被一团沙泥岩石包裹。

“[通体穿刺],在目标位置将大地元素凝聚成石头尖刺,尖刺突起击穿目标,造成流血效果。”鲁比念叨道,“要怎么将大地元素凝聚成尖刺呢?书上写得并不清楚啊。”

鲁比的话自然被灵宝听到,他走上去为鲁比讲解,她听得眼冒桃心小辫微翘。

“看个游戏剧情也要受到心灵打击,单身难道是种错误吗?”坚冰至难听的嗓子说着让人难过的话,“【深蓝】要是这么不待见单身人士,收单身税啊,定单身罪啊。”

“呃,貌似【深蓝】已经这么做了。”李未济挠着阿苏拉的小下巴说道,“你忘了,结婚有孩子的家庭,每年结算社会贡献时有10%的返利,这就变相的单身税啊。”

坚冰至奇道:“还有这种规定吗?”

顾含章和黎易也跟着问道:“是不是你编的啊?”

李未济认真解释说:“瘟疫结束之后没多久,为了鼓励生殖,为了人口多样化,就一直有这项规定啊。2020版《税法施行细则》第十七条补充条例明文规定:凡结婚生育家庭,年终结算社会贡献时享有10%免征额度。”

顾含章吐槽道:“谁会闲得没事看法律条文啊,更别说是三十年前的条文了。”

李未济一本正经说:“法律法规事关自己利益,多看总是没坏事的。法律的效力与时间新旧无关,只要能促进社会发展,就会一直施行下去。”

“嘘,别说话,灵宝要亲鲁比了。”黎易目不转睛看着全息投影。

李未济赶紧回头,灵宝还是没亲下去。

“分心说了一会话,发展这么快吗?”李未济刚才光想着解释法律条文没看投影,“老易,跟我说说剧情啊。”

黎易就说:“灵宝给鲁比解释了如何凝聚大地元素,鲁比很快就学会使用[通体穿刺]这个魔法,没想到她把灵宝给刺伤了。好在她是初学乍练,威力并不强,只击穿了灵宝的右脚掌而已。”

击穿了灵宝的右脚掌,而已……

李未济感觉这个说辞有点恐怖,打断道:“你确定是而已吗?”

黎易点头道:“是而已啊。在魔像秘法学院和审讯团玩家对战的时候,我看到其他玩家用过这个技能,一根石刺可以把阿苏拉从头到脚串成串呢。”

李未济咂舌。

“你还听不听了,再不听一会又演其他内容了。”黎易抱怨道,“鲁比把灵宝打倒了,然后她手忙脚乱给灵宝包扎,灵宝却宠溺地摸她小辫子,然后鲁比就仰头看向灵宝,灵宝低头看她。四目相对,一个闭目红着脸,一个微笑向前凑,就是刚才你们看到的那一幕了。”

三人点头,重新将注意力落到全息投影。

此时灵宝已经在地能实验室呆了整整一个月,他被地能实验室严谨的治学风气打动。在其他实验室总能发现各种理论漏洞,但地能实验室的数据却严丝合缝没有半点偏差。

“你要好好跟着依达学习,要养成这种学习习惯,不可怠惰。等你离开这里,你就会发现这种可贵学习氛围再难遇见。现在的拉塔索姆,哪怕是顶级的三大学院,也存在太多歪风邪气。这些欺世盗名之徒总想搞噱头从议会申请更多地研究经费,他们道夸大其词、夸夸其谈,根本无法钻研。你一定要远离这些人,知道吗?”

灵宝离开地能实验室前的叮嘱对鲁比非常有用,哪怕她现在并不懂,日后其义自见。

“难怪他日后会是个人物。”坚冰至佩服道,“这种远见以及认真的态度,我们现在很多人都比不上。”

虚拟游戏里的虚拟投影,虚构的八岁天才真的像个天才。

一段段学习视频,将灵宝天才的智慧、天才的自负、天才的品格展现得入木三分。

“唯一可惜的就是,灵宝和鲁比从此再无联系了。”身为女人的顾含章感情更细腻一些,“好在他们认真地道过别。”

“有些人出现在生命中,绚烂至极却注定如烟花易逝。”李未济陪着顾含章一起感慨,“就像郭襄在风铃渡口一遇杨过误终身。”

黎易抱臂侧观,笑而不语。

坚冰至却道:“谈情说意左转有大树,继续看投影就请闭嘴,尊重一下我孤独的灵魂。”

全息投影还在继续,灵宝把几个实验室的知识都学了个遍,按道理应该回拉塔索姆进入三大学院进修,然而他停在通过拉塔索姆的星门前沉思片刻,转身向北行去。

“似乎要开新区域了。”李未济看着灵宝行进的路线说道,“灵宝向北走,很可能就是要去履霜提到过的游乐园。”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灵宝走过荒无人烟的山路最终停在残败破碎的废墟之上。

“看起来不像游乐园,更像是废弃工厂。看地上的魔像残骸和倾倒的各色建筑,这里应该是……”李未济回想[净化罪恶]副本中苏丝提供的信息,“这里应该是阿苏拉们废弃的魔像铸造工厂。”

黎易自然也听苏丝说过这些信息,他略有不解地问道:“可是这里早就废弃了,全是垃圾,灵宝来这里做什么呢?”

全息投影很快回答了黎易的疑问。初来此地的灵宝轻车熟路找到隐蔽山洞入口,在灵宝的带领下,这个隐藏山洞逐渐露出真容。

昏暗的山洞内部无比宽敞,只是各种废弃的零部件随意堆放显得特别零乱,灵宝坐在零件堆前思索片刻便着手清理。

清理的过程被一笔带过,转眼间山洞干干净净,灵宝站立其中露出喜悦表情。

“游乐园该不会是灵宝建的吧?”顾含章大胆假设。

李未济点头说:“看起来是的。”

果不其然,全息投影闪过几个灵宝收集废弃零件建立实验室的场景。

几秒钟不到,原本昏暗的山洞有了光。

十几秒不到,一台魔像出现。

几十秒不到,在数十台魔像共同协作下山洞焕然一新,专属于灵宝的游乐园实验室熠熠生辉。

画面一转,灵宝在自己亲手打造的游乐园里庆祝九岁生日。原来他来此已一年有余。八岁小孩子在荒无人烟的废墟里,吃喝拉撒全凭自己,还要日夜不间断收集材料制作魔像建造实验室,这其中的苦楚外人很难体会。

轻描淡写的建造过程,点睛之笔的庆祝生日,两者结合在一起,余意无穷。

“他好可怜。”坚冰至的声音突然平缓起来,“无依无靠自力更生,好难啊。”

一句好难啊引起共鸣,黎易叹道:“我学杀猪的时候有点像他,整整一个月对着猪模型认入刀位,只为一刀毙命。其中辛苦我自认为无人可比,如今看到灵宝打造的游乐园,反倒觉得自己矫情了。”

李未济同样联想到在果园劳作的日子,笑着说:“你练习一个月,从此刀无错刃,满满成就感。灵宝建了一年,从此有了自己的天地,也是满满成就感。在这种感情上,你们是共通的,跨越时间与空间,跨越游戏与现实,你们一拍即合,这很好啊。”

顾含章没说话,只是静静看着。

灵宝建好实验室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长眠,足足16个小时的饱睡让他再次干劲十足。

“多读书总有意想不到的好处,要不是那本《度量领域冒险图集》,谁会记得这被废弃近百年的工厂呢。”灵宝在实验桌前自言自语,“接下来就是融合几大实验室的技术,做个超级魔像,然后赢得斯奈夫奖。”

在笔记本上写下日程规划,灵宝立刻投入技术整合的研究中。

这项研究显然并不简单,投影中的灵宝频频露出难色,他好几次写信向父母咨询永恒炼金术和魔法的关联性问题。

时间匆匆流逝,就在灵宝成功整合水火双元素的那天,一个不速之客趁着月色偷走了他的研究资料。

九个月的心血眼看就要东流,向来自负的灵宝哪能纵容这种惨剧发生,他发誓要将小偷碎尸万段。

可是新建的实验室还没来得及安装监控设备,他花了很多时间依然没找到嫌疑人。

无奈之余,灵宝立刻给实验室装上保安系统,然后继续埋头工作。

两个月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终于知道那个小偷的名字。

那个嫌疑犯不是别人,正是被排挤到索兰德拉的魔像设计师朵拉。

此时的朵拉刚满20岁,在回到索兰德拉之前他曾是动力学院的新生,满心欢喜加入伟大的动力学院,他钻研着魔像制造技术以期能获得卓加的认同。可是谁都没料到卓加会突然转院,他所有的苦心都成了泡影,同期生都嘲笑他,甚至连他的导师都放弃了他。

导师找了个简单的理由将他安排到索兰德拉担任监察员的工作,这项工作无聊透顶,任何人每天面对死水般的数据都会日益消沉。

成为伟大魔像设计师的梦想变得越发不切实际,朵拉在得过且过的日子里迷茫着,直到监察站主机里出现异常波动。

异常自然是灵宝引起的,虽然他隐藏得很好,但监察站依然捕捉到他的存在,他在几大实验室闹出的风波通过魔像异常指数如实反映经朵拉面前。

朵拉从此格外关心这个与众不同的亮点,他看着灵宝建构游乐园,他看着灵宝融合元素,终于忍不住出手抢走了灵宝天才的魔像创意。通过研习灵宝的创意他改造监察站,使其更加先进与安全。

“原来所谓的更高权限密码是这样设计的。”看着全息投影中展示的密码设计内容黎易不禁称叹道,“老济,你说你的脑子咋长的,灵宝这种古怪的想法你也能破解。”

李未济笑着说:“你别忘了,在落石瀑布我已经破解过他的密码。而且这次加号减号等号的密码其实没那么难,我一开始的思路不算大错。++==++-==+=-,十二个密码位全部变蓝,我破解到这步的时候其实已经很接近正确答案了。”

顾含章指着全息投影中的十二位密码说道:“正确的密码是–==–+==-=+,和你当时得到的密码……喔,正确密码和你的密码加减号正好反了过来,但等号却没变。”

李未济点头道:“是的。正如投影所说,+号代表数字1,减号代表数字-1,等号代表数字0,而浅蓝色代表正确密码与输入密码的相加和为0。只要知道这个原则,反推出密码轻而易举。所以这个谜题真正难的地方在于能否想到浅蓝色提示的含义。我当时花了很多时间计算各种公式,其实是在做无用功。”

“那你是怎么想到答案的呢?”

“因为我听到你们在聊天,当时含章跟你们说铝镁合金,她说为了得到这种轻便又坚固的材料,必须将少量镁元素掺入铝元素中进行化学反应。这句话给了我一点点启发,我当时就猜想,也许我输入的密码就像镁元素,而看不到的正确密码就是铝元素,它们之间可能会起反应,而这个反应的结果就是浅蓝色。”

坚冰至、顾含章和黎易同时竖起大拇指。

收到同伴的夸奖李未济倒是很开心,继续说道:“这个密码设计难度其实很一般,远不如之前的RC魔像棋,可能游戏并不想为难我们吧。而且,如果我没推测错误的话,因为履霜率先取得了游乐园的权限,游戏为了平衡两方的实力,所以才让我们拿到朵拉监察站的权限。你们看,朵拉拿到灵宝的研究成果之后,他参考灵宝的设计对监察站做了多大的改造。”

全息投影中出现朵拉忙碌的身影,原本单调的监察站慢慢丰富起来,还特意加了伪装系统。

正是因为这套伪装系统,灵宝这才注意到朵拉的存在。

与之前大不一样的监察站引起秘法议会的注意,他们嘉奖朵拉的功劳,在拉塔索姆大肆宣扬这项伟大的技术,朵拉从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摇身一变成为炙手可热的明星。这本不算什么大事,因为灵宝对八卦信息并不关心,但父母来信中夹带的明信片正好是朵拉与伪装系统的宣传图画。

小偷成了明星,秉性纯真的灵宝无论如何都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他第一时间向朵拉发出律师信要求归还盗窃的研究资料,并向公众承认自己的错误行为。正享风光的朵拉怎么会放弃到手的荣华,他断然拒绝了灵宝的要求并反告灵宝诬陷。

这原本是一件很容易查清楚的事,灵宝的智慧与朵拉的庸碌一目了然,可是阿苏拉最高管理层——秘法议会——绝对不能承认嘉奖小偷的行为。

这群政治家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做了一个错误决定,他们质疑灵宝年龄太小不可能研究出伪装系统这种先进技术。

不明真相的公众也跟着起哄,灵宝顿时陷入不必要的舆论旋涡中。

本该快速结案的诉讼变成了相互之间扯皮,最后不了了之。

可耻的小偷依然风光无限,正版作者却遭人指指点点。

全息投影接近尾声,灵宝来到朵拉监察站在数据主机面前,缓缓说道:“他永远想不到我会把这段数据插入数据主机,他永远想不到我会在数据主机中植入远程控制病毒,我完全可以一瞬间摧毁这里,但没有必要,还有三天时间就要举办斯奈夫奖的评选了,我必须当着所有人的面揭穿这个骗子。1320AE,灵宝。”

视频中的时间落款是1320AE,根据游戏背景设定,玩家进入游戏的时间是1325AE,也就是说这段视频是灵宝五年前植入的,那时候灵宝正好十岁。五年过去,朵拉依然活跃在索兰德拉,似乎灵宝并没有打倒他。

李未济关闭数据主机,缓缓说道:“这个投影解释了很多问题,也带来了更多的问题。如果想要解开这些疑惑,我们恐怕要去游乐园走一趟,是时候会会他哥哥了。”

顾含章打呵气说道:“能不能休息一下再去,玩了一整天,又看了三十分钟剧情,精神上有点疲倦。”

坚冰至也附和说:“是啊。虽然这个剧情演绎很有意思,但看久了感觉眼睛发干,而且一直为游戏忙碌,都没好好享受一下这漫天的星光,你不觉得可惜吗?”

黎易早就坐到控制台的椅子上,伸着懒腰准备小憩,片刻后他笑道:“老易,你之前应该让我来破解更高权限的密码。”

“为什么?”

黎易指着天花板说道:“你看。”

李未济抬头看,朵拉监察站的透明天花板外是漫天星辰,星光散布在玻璃上,印出来的正是–==–+==-=+。

幸运满值真好。

心中感慨,李未济又钻进狭小的桌底,既然三个同伴都要休息,他也正好趁此机会梳理一下思路。

结合灵宝植入的这三十分钟剧情,现在大致可以推测出以下几点。

第一,这个副本的主题是竞争。灵宝与朵拉的竞争,和平制造者与审讯团的竞争,此两者已经摆在明面。是否还有其他竞争对手没出现呢,比如说之前遇到的哈克蛙和投影中提到的斯克鼠?

第二,五年前,灵宝与朵拉的竞争应该是以灵宝失败告终,而这回审讯团代表灵宝,和平制造者代表朵拉,似乎要以斯奈夫奖为主题再竞争一次。可是为什么和平制造者要代表朵拉这个骗子呢?。

第三,游戏给出这个投影明显是让我们这个小队去探索游乐园,这是否意味着履霜和其他审讯团玩家已经不在游乐园了呢?

第四,为什么我们四人接受的任务与其他和平制造者不同?如果其他和平制造者的任务是与审讯团在斯奈夫奖中一较高下,那我们四人接受的这个任务是何目的呢?破坏审讯团参加斯奈夫奖的计划吗?

几个主要的问题在李未济脑中盘旋,他反复思量其中的关联,最终得出一个大胆的结论:也许朵拉与灵宝之间还有隐情,而探索游乐园就是挖掘隐情的途径。

李未济正想着,朵拉监察站外突然响起齿轮转动的声音,他走向探头向外望去,只见索兰德拉广场上升起一座水晶舞台,舞台前聚拢了许多NPC,这些NPC好像期待了很久,不停地尖叫呐喊。

在观众的尖叫声中,两个魔像缓缓走上舞台。

这两个魔像与之前见过的所有魔像都不同,它们都穿着长衫大褂。

矮魔像外观敦实,漆色发黑,头顶略有桃心状毛发。

高魔像看上去像位忠厚长者,头顶是烫得蓬松的毛发。

高矮两名魔像向观众鞠躬致敬,观众报以热烈掌声。

矮魔像用深厚男声开腔说道:相声界小学生、非著名相声演员向我的衣食父母家乡父老们致敬,谢谢。

一片叫好声过后,精彩绝伦的相声表演逗得NPC们哈哈大笑,索兰德拉原本沉闷的气氛一扫而空。

李未济连忙叫过其他三人,他们攀靠着监察站二楼阳台,在星光虫吟的陪伴下,在清爽夜风中,体验着这科幻与传统的结合。

“没想到游戏里还有这种安排。”

听完一大段相声,四人的精神轻松至极,终于可以向游乐园进发。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Related Articles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