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五十四章.桃之夭夭之子于归 危险人物资料绝密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李未济看到的玩家不是别人,正是那对经常闹别扭的小夫妻桃之和子归。

一下午没见,桃之身上的穿戴又有了变化,原本粉色婚纱变成火红色亚麻布质长衫,长衫略有衣摆,衣摆之下是同样火红色的亚麻裤,裤腿塞进红底金边的尖头布鞋,整个人看起来像团可爱的火烧云。子归依然没有任何装备,新手蓝色过膝裤倒是与桃之的火红配成经典情侣色。

这两人背靠着光柱说悄悄话,丝毫没注意到身后有人。

桃之:“今天的月色真美。”

子归:“泰瑞亚的空气好而且没有隔离罩,那些星光跨过无数光年的距离落在我们眼眸里,只为映出你的美。”

桃之:“就你会哄人。”

子归:“那可不,我都哄你十年了,经验老到。”

桃之便不说话,子归就心虚了。

男人一心虚就想通过满足女人物质要求的办法缓解双方的压力,于是子归就从游戏商城买了五件道具送给桃之。

果然,桃子生气了。

“别以为买买买就可以打发我。你到底懂不懂我,我又不是图你的钱,咱们处十年了,你对我就这种态度吗?”

“嘘!买买买只是缓和你的情绪,我对你的态度一直特别认真。你想想,这十年来我们什么样的风雨没经过,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你肯定是知道的。”

“坏人。”桃之把五件道具装进口袋顺手捏了子归一下。

两人又腻在一起。

坚冰至在队伍频道感叹:“花前月下不如花钱月下啊。”

李未济却不这么想,这个叫子归的男玩家不能用常理去揣度。

随手送出一件传奇前置装备的人,都不能用常理去揣度。

这个子归只怕是极有财富极有社会地位的人物,但他对老婆的却极度讨好,除了两人感情深厚之外,李未济实在想不到其他符合逻辑的原因。

基于上述理由,他又不得重新审视桃之,究竟她有什么魅力可以让一个男人十年不变呢?

这个问题短时间内注定无法得到解答,他只好收起好奇心,同时在队伍频道对顾含章说:“含章,你的步枪就是他们所赠。”

“那我要去谢谢他们啊。对了,他们叫什么?”

“女玩家叫桃之,男玩家叫子归。”

听到李未济地回答,顾含章轻吟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黎易:啥意思?

坚冰至:同问。

李未济:同问。

顾含章咦道:“老黎和老坚不懂还可理解,老李你也不懂吗,我看你说话的时候用古词颇多啊。”

李未济回答道:“你说的这句话我根本没听过,不懂就不懂。”

顾含章解释说:“这不是简单的话,是诗,贺新娘的诗。出自《诗经·周南·桃夭》,原意是:翠绿繁茂的桃树啊,花儿开得红灿灿。这个姑娘嫁过门啊,定使家庭和顺又美满。”

李未济:美好。

黎易:赞同。

坚冰至:同意。

李未济意味深长说道:“你说人家为何能想到这么美的情侣游戏名,真羡慕。”

“真羡慕人家有情侣。”坚冰至的破嗓子说出重点。

黎易嘿嘿笑道:“幸好我有老婆。”

队伍频道沉默无声。

尴尬的气氛扩散出去破坏了小夫妻的亲密,他们终于意识到身后有人。

“咦,是你们啊。”子归率先开口,一脸惊喜的笑容,瞬间化解了尴尬。

众人相互问好,顾含章特意鞠躬致谢,子归却摆手说道:“虚拟数据而已,对我来说传奇和白装并无区别。”

“看把你能的。”桃之好像很喜欢折子归的台,“有钱也不能为所欲为,知道不?”

“知道知道。”子归含情脉脉看着桃之,“我这不是想和他们交朋友嘛,你之前也夸他们的游戏水平很高还说想认识他们,现在不是如愿啦。”

桃之皱起鼻子笑道:“算你说得有理。”

大方说出自己意图的同时间接夸奖四人,没有丝毫谄媚。

黎易显然很喜欢这两个真实纯粹的家伙,他乐呵呵借用李未济常说的话:“相逢就是有缘,能进同一个副本,能加入同一个阵营,咱们注定是要交朋友的。”

子归连忙点头:“就是就是。这位大哥真知灼见,敢问高姓大名?”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黎黎畅畅。”倒不是黎易撒谎,因为他的游戏昵称真叫黎黎畅畅。

双方通过黎易正式建立联系,互通了游戏昵称之后,李未济终于说出心中盘旋许久的问题:“两位,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桃之刚想说话,子归抢先说道:“我们在这呆一下午了。不光是我们,其他玩家也都在附近的实验室里忙活呢。”

“实验室的任务不是已经完成了吗?”

“没有啊。打完大魔像之后不是会捡到魔像零件嘛,索兰德拉附近的几个实验室都收集这种零件,玩家可以凭零件加入喜欢的实验室学习永恒炼金术。玩家学习永恒炼金术的速度非常快,NPC就会夸奖玩家是天才然后拉拢玩家共同研究最前沿的发明,目的是获得斯奈夫奖。”

子归把自己经历的事简要地说了一遍,总结道:“水能开发团目前有二十位玩家,我们讨论了一下午,到现在还没确定新发明的方向呢。这不,我就陪老婆出来看看月亮,散散心。”

听完子归的话李未济倒是宽心许多,毕竟其他玩家都集中在索兰德拉,那么和平制造者的死亡数据就不会太难看。

更重要的是,如果所有的和平制造者都平安无事,那么履霜就未必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从进副本以来,履霜处处领先一步,李未济难以望其项背,始终无法追赶,这种持续压制让他时时刻刻忧心忡忡。

此时子归提供的信息好像一只大手提起压在弹簧上的巨石,得到喘息的弹簧迅速填补空隙,他的自信心稍有恢复。

李未济问道:“这么说,几个实验室要争夺斯奈夫奖?”

“是的。”子归确定道,“不仅是我们,审讯团的人也会参加。”

原来是这样。

目前为止,游戏进程有两条分支。

第一条就是阻止审讯团控制哈克蛙族,第二条则是争夺斯奈夫奖。

两者之间暂时看不出任何关联,但是按游戏任务设定逻辑来推测,最后两件事肯定殊途同归。

想通这点,李未济拿出一对纽扣赠予桃之和子归,简单讲解纽扣使用方法后正色道:“今天月色很美,我们就不打扰两位欣赏了。”

子归也不客气,接过纽扣感谢道:“看来你们有事要忙,那我俩也不多费唇舌,愿诸群武运隆昌。”说罢便不再留意四人,而是小心翼翼为桃之装好纽扣。

看起来是子归先结束了这场对话,四人便心安理得向朵拉监察站走去。

看着四人背景,子归手按钮扣对桃之轻声说道:“老婆,他们好像并不知道自己接的是分支任务。”

“嗯。我怕他们未必能赶得上参加斯奈夫奖。”

“现在游戏时间是19点30分,离斯奈夫奖事件开启还有630分钟,我相信他们赶得上。”

“五点劳动财富,我赌他们赶不上,这条分支。”

“加注十七万点,我赌他们一定可以。”

“姓许的,你是不是故意气我。”

“好吧,五点,我赌他们一定可以。”

价值五点劳动财富的四人慢悠悠走在石板石上,索拉德拉广场的灯火越加明亮,朵拉监察站已在眼前。

紧挨着索兰德拉广场的三角形建筑灯光通明,除了各种魔像按部就班忙碌之外,实验室里没有半个活人。

走上二楼操作台,李未济激活数据主机,朵拉的全息投影出现。

“您离开期间曾有二十七位和平制造者进入实验室,其中十八位试图破解实验室操作台密码,防御系统已记录相关数据,是否查看?”

“否。”

李未济现在不想被无关的信息干扰,他对着全息朵拉说道:“检索信息:灵宝。”

“警告,警告,危险人物,资料绝密,需要更高权限。”

电子机械声音结束,全息朵拉变成浅蓝色密码输入盘挂在空气中。

“这也要解谜?”

李未济嘟囔着,注意力集中到密码输入盘。

与普通的0-9数字按钮不同,眼前的密码输入盘只有加号减号和等号三个按键,但密码却有十二位。

这种密码组合穷人力无法破解,可是周围却没有半点密码提示,李未济一时愣了神。

“很难吗?”黎易出声问道。

李未济光点头不说话,尝试性按了十二下加号。

“密码错误,请重新输入。”

语音提示一闪而过,但密码盘上的十二个加号并没有消失,不仅没有消失而且有些加号变成了红色。

“咦,直接在密码盘上出提示吗?第三位加号变红是不是说明第三位错了呢?”

李未济心里想着,重新键入密码,这次密码的第三位变为减号,可惜依然呈现红色。

再试一次,第三位改成等号,终于变成浅蓝色了。

“++=。”

李未济在地板画上记号,开始尝试第四位密码。这次他很幸运,第四位输入等号后变成浅蓝色。

“++==。”

连续两次变色验证了心中推想,李未济重新审视密码盘内容,第五第六第十位的加号是蓝色不用改变,第七第八第九位第十一第十二位全红。

“这么说来,现在的密码组合完全可以暴力破解,这个解谜似乎不难啊。”

李未济快速在密码盘上键入++==++—+–,第七第十二位变蓝。

“好。”李未济兴奋回头对三人说道,“各位观众,谜题解开。”

++==++-==+=-,十二个密码位全部变蓝。

摩拳擦掌准备开启更高权限的李未济失望了,因为密码盘依然还在。

其他三人面面相觑,黎易疑惑道:“解开了吗?”

“靠,这什么鬼提示。全蓝了啊,为什么不对。难道要全红?”李未济关闭密码输入盘,摇头叹气道:“我解不开,我要静静。”说罢就钻进操作台底下放椅子的狭小空间,背对着众人均匀喘气。

顾含章本想上前劝慰李未济,黎易阻止道:“给他点个人空间,我们到楼下去吧。”

三人便走到楼下,二楼独留李未济。

一下楼,顾含章便小声询问道:“他经常这样吗?”

黎易说:“很少,因为他解不开的谜题很少。”

“可是他解不开谜就封闭自己,会不会对身心有影响,会不会有自闭症?”

“他身体很健康的,你放心吧。”黎易笑着说,“我跟他认识十年,除了怕六神花露水之外,几乎没有毛病。你要实在担心,我让他给你出具健康证。”

似乎,黎易想撮合两人。

顾含章赶紧回复道:“别误会,我只是怕他心理扭曲。聪明人心理扭曲的话很容易变成反社会人格,【深蓝】为了社会秩序肯定会给他安排治疗方案,到时候要受什么苦就不好说了。”

黎易喃喃自语:“予你一切,不容拒绝。”

“什么?!”

顾含章和坚冰至同时后退一步,惊道:“我们什么都没听见。”

黎易无奈一笑,说道:“没什么好怕的,老济总说这句话,【深蓝】也没有把他怎么样。”

顾含章稍稍宽心,言道:“我们还是换个话题吧。”

【深蓝】管理的世界,第零条法则就是不可妄议【深蓝】。

正确是一种本能,但什么是正确,大家都不是特别清楚。

只觉得头顶有一把剑,若是自己做错了,说错了,想错了,那把剑就会掉下来。

明白什么是正确不容易,但要摸清错误的边缘并不难。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错误,黎易强行把话题转移到吃饭上。

可是三人没说几句,对饮食制度的不满情绪已隐隐浮现,顾含章又不得不把话题扯到地质学。

专业学科有门槛,坚冰至和黎易能听懂的东西极少,顾含章却说得津津有味。

听顾含章说各种矿石的特性固然无趣,但总比发泄对【深蓝】的不满要安全得多。

这场无趣的闲聊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顾含章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她逐渐放慢语速,最终闭口不言。

沉默,沉默是今晚的索兰德拉。

“我解出来了。”

能打破沉默的只有李未济,也必须是李未济。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相关文章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