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六十一章.往事与蘑菇的缠绕 灵宝与朵拉的纠葛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李未济其实并不讨厌蘑菇,在幼年期爸妈还在世的时候,妈妈的菜谱里蘑菇永远有一席之地。

酥炸椒盐蘑菇、芦笋炒蘑菇、奶油蘑菇汤、小鸡炖蘑菇、鸡肉蘑菇焖饭……还有很多说不上名字的奇怪作法,总能让他食指大动。

再后来爸妈没了,配送的饭菜里蘑菇数量少很多,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直到有一天他看到黎易缠着妈妈要吃干炸蘑菇片,突然喃喃自语:我没有妈妈了。

从那以后,李未济再也不吃蘑菇了。

再次与蘑菇相遇还是在《超级马里奥兄弟》这个游戏中,主角吃下蘑菇就能变强的设定打开尘封已久的心,他决定重新接纳蘑菇,重新接纳过去。

单身男士擅自买菜做饭违反【深蓝】的规定,所以他厚颜无耻跑到黎易家蹭饭吃。

“嫂子,我想吃蘑菇。”他开门见山。

淼淼没理他,因为黎易和她都不吃蘑菇。

“真的。特别想吃。”李未济表情恳切。

淼淼依然没理他,因为今天是黎易和她的结婚纪念日,她准备了烛光晚餐,实在没理由接受一个外人当发光灯泡。

“我知道今天是你和老易的结婚纪念日,所以我带了,带了20件礼物来恭贺你们。你放心,我直接端盘子回家吃,结对不会干扰你们的浪漫生活。

恳切的表情加上丰富的礼物,还有颇为知趣的态度,淼淼总算点头同意。

就这样,在浪漫的烛光中,黎易和淼淼达到人生最大的和谐。

就这样,在昏暗的卫生间,李未济坐在地板扒着马桶边缘吐了半小时。

“似乎,淼淼无论做什么菜,第一次总是特别难吃。”

从那以后,李未济终于正视失去父母这个事实。

如今站在看似相像的蘑菇面前,他嘴上说着讨厌,手指却快速指点不同之处。

第一组十道题都是平面图片,以他的眼力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转眼就得了10分。

十题过后难度升级,第二组题目由平面变成立体,不同之处也更加隐蔽与细小,往往在蘑菇伞盖的纹理数量上做文章。

比如说第十四题,对比组竟然是两根金针菇。蒜蓉金针菇,剁椒金针菇倒是常吃,但通常都是大把大把的码放在一起,单独的两小根还真让李未济为难了。这玩意通体洁白,菌柄又细又长,菌盖又小又包很难看清菌褶结构。李未济端详了好半天都没发现不同之处,最后又是胡猜了一个答案,结果被倒扣了两分。

幸好第二组十道题只出了这么一个变态,否则指不定要扣多少分呢。

第三组题再次升级,立体模型有了重量和温度,不同之处也向这两个维度偏斜。

这组题目一出,李未济压力陡增,他对重量和温度的敏感度甚至还比不上黎易,起码黎易可以用一把杀猪刀随意切出五斤以内的任意斤两组合。(此处不宜较真)

幸好这组题是首次出现物理量,所以难度方面有所降低,通常只要细心感受还是可以体会出左右的区别。

有惊无险答对五道题后,李未济便不那么紧张了。

“似乎是个过渡阶段,看来小游戏并非存心为难玩家。难怪顾含章那么巧遇到矿石题。”

精神放松,又答对一题,目前已经攒下24分,只要保持不错,再有六题就能通关了。

第三组第七题出现,是红盖白点的鹅膏菌。

这种真菌李未济见过两回。

头一回是在果园里,看护人从野外采回一些烹饪成美味的汤水,但李未济没喝,因为那时候父母刚死没多久,他对蘑菇类的东西还比较抵触。

第二回是在搬到25号生活区7号大楼的那天,大楼刚好出了中毒事件,他在电梯里看到警察机器人手中的毒源体,这才了解到看护人采摘的蘑菇叫鹅膏菌。这种菌类有些很美味,有些则有剧毒。

题目中的鹅膏菌外观非常怪异,凸出的白色斑点密密麻麻分布在血红色的菌盖上,给人非常不舒服的感觉,一看就有毒。哪些东西能吃,哪里东西不能吃,物种进化刻进基因里的本能依然在发挥作用。

李未济将两朵鹅膏菌拿在手上稍稍称量,细心体会其重量上的差异,半晌才判断出两者重量一致。随后他又依次把鹅膏菌贴在额头上判断温度,左边好像比右边更凉一些,可是并不能完全确定。又试了试,这次改成右边比左边凉了。

“这个方法真的好用吗?”他看着两朵蘑菇心里开始打转,“小时候发烧妈妈就是这样判断我体温的,可为什么我试了两次出现两种不同的结果呢。”

犹豫着,他再次把蘑菇拿起往额头上。这次放得时间久一些,温度变化也更明显一些,的确是左边比右边凉。

确定这个差异之后,他开始数鹅膏菌伞盖上的白点,数来数去没想到这小小的菌盖上竟然有157个白色突起。

“都是157,排列顺序完全一样。”细完左边的蘑菇,他用惊人的眼力直接对比右边的蘑菇,得出正确结论。

统计完白点,他又开始算左边蘑菇菌盖背后的褶皱。

这次他算得非常快,因为褶皱排列非常整齐,他用了十秒不到就算出50这个结果,然后只用了一秒就断定左边比右边多了1条褶皱。

将两朵蘑菇放回原位,再远远观察一番,确定它们在其他地方没有差异之后,这才自信回答道:“一共有两处不同,左侧的温度比右侧稍低,而且其菌褶比右侧多一条。”

待李未济说完,鹅膏菌缩小成一团消失在他眼前。红盖白点的鹅膏菌缩小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突然得好生眼熟,脑子闪过《超级马里奥兄弟》的画面,好像马里奥吃的蘑菇就是这种。

“晕,马里奥吃蘑菇变强该不会是中毒产生幻觉吧……”

心里想着异想天开的事,眼睛却依然紧盯着题目,之后的四道题都不难,没花几分钟就答出来。

第三组十道题答完,总共积累28分,再有两题便可通关。

伸展手脚,阿苏拉身体咔嚓作响,偏振眼镜中出现白字提示:基础题目回答完毕,你的表现非常优异,享受热烈的掌声吧。

提示完毕,他耳朵里出现提前录制好的喝彩声与鼓掌声。

程式化的掌声落下,白字提示道:你可以继续挑战蘑菇类,也可以更换题目类型,请做出选择。

继续挑战蘑菇类的话,题目肯定会再度升级,未必好答。

更改题目类型的话,如若会出现完全不熟悉的东西,那就功败垂成了。

“世界上为什么要有这么多两难的选择?”

李未济内心痛苦呐喊,最终选择了更改题目类型。

这样做的理由很简单,蘑菇组的题目是从平面图片开始的,其他类型说不定也会从平面图片开始,凭借画图敏感度获胜的机率更大。

这个理由在其他人身上或许行得通,但谁叫他是李未济呢。

偏振镜片里的图形扭曲,两个卓加同步跳着阿苏拉特有的卓加POPPING(震感舞)。

阿苏拉可爱的小关节,肩膀、胸部、手臂、腿部肌肉相互配合,加上街舞特有的节奏音乐,好像机器人被电流刺激到滑步。

动态的,立体的,带背景音乐的,阿苏拉形态的找不同。

眼花缭乱的元素让李未济无法专注,他的思绪跟着街舞节拍上下起伏,这个题目的难度好像高到了外太空。

顾含章明显感受同伴的焦虑,出声提醒道:“实在不行就用硬币吧。”

然而,正如李未济之前喊她却没有回应一样,身处游戏中的他根本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顾含章见同伴没有回应,走上前去试图拍打唤醒他,但她的手无论如何也碰触不到李未济的身体。

被小游戏隔离的李未济依然沉浸在舞蹈与音乐中,他的身体不自觉跟着起舞。

一开始,四肢僵硬,肌肉紧绷,动作极度不协调,整个形体丑陋不堪,好几次差点摔倒。

没过多久,他的肢体动作轻盈起来,肌肉的震颤也有了规律,虽然离音乐节奏还是有差距,但总算能稳如老狗。

十分钟后,李未济与两个卓加摇头晃脑共舞,毫无违和感,俨然是个舞蹈老手。

顾含章矗立远观,笑得合不拢嘴,可惜她的头盔没有摄影功能,无法记录这欢脱的场景。

尼采说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按这个标准来算,李未济总算认真地活了一天。

他在舞蹈中观察着两个卓加,自然还是从左边那个开始。

左侧的卓加一如既往穿着她的蓝色服装,各种小配件也都完全没有特别之处。再细看她的五官,眉毛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和之前见过的卓加完全相同。

在李未济的注视下,左侧卓加被分解成一条条细节,他把这些细节复克还原到右侧卓加身上,无一不合。

两个卓加完全一样,这组没有不同。

这显然不符合找不同的游戏规则,哪里错了呢?

他停止舞蹈,静坐在两个卓加面前。

外貌服饰均无不同,舞蹈动作也完全一致,除此以外还有什么地方能存在差异呢?总不会是重量和温度吧。

这个想法实在有点荒谬,同是阿苏拉李未济还没卓加高,周围也没有其他称量工具,根本无从得知她的体重,更不用说和她额头贴额头来判断体温。

“难道真的没有不同?”

【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令人难以置信,那也是真相。】

出自阿瑟·柯南·道尔的句子永不过时,李未济最后还是接受了此题没有不同这个念头。

“两者没有差异。”

回答正确,卓加缩小消失,朵拉放大出现。

李未济对朵拉的印象不深,但这不妨碍他观察两个朵拉的区别。沿用之前的分析方法,他将左侧朵拉的外貌、服饰和动作分成相关细节,400条错综复杂的条形图案依次贴回右侧朵拉身上,整整出现20处不同点。

他将不同之处逐一说出,游戏提示他积满30分,可以离开关卡并兑换奖励。

摘下眼镜,原本只放眼镜的平菇桌案出现老式兑奖机,李未济摇动兑奖机操作杆,奖品走马灯似的一扫而过。

“除了跳过任意关卡的硬币之外,其他奖励都只是装备啊,没劲。”

松开摇杆,李未济转头看到顾含章抱臂微笑,问道:“笑什么呢,这么甜。”

阿苏拉的笑容不能用甜来形容,因为这完全不符合人类审美,但李未济却能用绘画原理还原玩家的部分容貌,所以能看到她皮囊之下的甜美。

顾含章答道:“笑你跳舞,惨不忍睹。”

李未济也不反驳,他在队伍频道分享说:“你们谁要装备,精制级的,有衣服,裤子和鞋子三种,外观方面还过得去。”

黎易率先开口:“你多出来的?”

李未济:“不是,我玩的这个游戏有积分,正好可以换。”

坚冰至:“你给自己换了吗?”

“这次优先给你们,以后出了好东西我先拿,一样。”

坚冰至:“那我要个鞋子吧,审讯团的这个鞋子是优质级,正好可以升级一下装备。”

“稍等,我帮你换。”

坚冰至赶紧补充道:“要合适我潜行者穿的,别换错了。”

“放心吧。”

说着话李未济走到兑奖机前,摇动手柄将所需要物品缩小至鞋子类,三下五除二给坚冰至选了双[欺诈者长靴]。

兑奖机晃了两下,一双棕褐色牛皮长筒靴凭空出现在平菇桌案。靴筒后部与膝关节齐平,前方在膝盖位置有额外向上延伸的铁片护膝设计,铁片上有些浅浅的花纹装饰,说不上精致,但是给这平淡无奈的靴子增加了点新鲜感,厚牛皮靴底有三个洞正好露出阿苏拉的脚趾。

李未济:集合后给你。

坚冰至:OK。

李未济:现在我相信朵拉和灵宝之间另有隐情了。

众人同时问道:怎么讲?

李未济说:我在小游戏里看到了朵拉的存在。

黎易问:这有什么?

李未济说:你会把仇人不经丑化就放进自己用心血创造的游戏里吗?

这是个直指人心的问题,通常的答案是不会。

在他看过旧时代都市传说里,有位影响深远的人物名叫金庸,他创作的小说《天龙八部》中有位恶人叫云中鹤。这个名字一听就很有艺术感,甚至都不像一个恶人应该有的称号,然而,现实中的云中鹤却是金庸的表哥徐志摩。

其实徐志摩和金庸几乎没有交集,徐志摩死时,金庸先生才7岁。但是金庸先生非常反感徐志摩的私生活作风不检点,是因为徐志摩抛弃原配夫人张幼仪,当时张幼仪已有身孕,却被徐志摩无情抛弃。更有甚者,徐志摩后来娶了有夫之妇陆小曼,这让一向忠于爱情的金庸先生非常反感。所以,在金书中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表哥这一角色都很悲惨,像慕容复,汪啸风,卫壁等等都是如此,这些表哥的原型,或许都是徐志摩。

这当然只是个不可考证的传说,但也很能反映李未济提出的这个问题,谁能真心实意在自己的幻想中不丑化自己讨厌的人呢?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相关文章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