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六十三章.装备属性重要与否 全新困局出路何在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无论在哪个角色扮演游戏里爆装备都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哪怕李未济这种出手就摸垃圾的玩家也会对物品掉落充满期待。

试想一下吧,历尽千辛万苦征服看起来不可逾越的高山,你在峰顶看尽天下风光,夕阳缓缓,白云悠悠,清风徐徐,一览众生的成就感填满心房。

这时候,你意外发现山尖石头缝里竟然有颗绝世无双的宝石,原本精神上的享受突然有了物质上的回馈。

你幻想着下山卖掉宝石后的生活,原本贫乏的日子因为这次意外收入变得丰富多彩,终于有底气约不敢追求的姑娘出来见面,终于可以把因为钱而耽误的梦想重新拾起,终于可以大胆地给爸妈买各种东西回报他们的养育之恩……

爬一次山,却改变了一生的轨迹,这就是随机带来的快乐。

游戏爆装备正是如此,随机掉落的厉害装备可以武装一个弱者,可以让青铜变成黄金,可以让你瞬间跻身世界前列。

谁不想在天下人面前出尽风头,谁不想赢得掌声如雷,谁不想功成名就。

在炎热的荒漠中,在一件一件掏出的装备前,四人屏气凝神期待着这次的收获。

仔细查看十八件掉落物品,有十六件物品要么是可出售的垃圾要么是被巨蜥消化掉一半的防具。

可出售的垃圾要找游戏中的商人才能换成钱币,现在只能放在李未济的手心里等待处理。

消化掉一半的防具虽然品质不好,却可以解锁外观皮肤。如果某个玩家想要假扮乞丐,这套防具外观绝对是不二之选。本以为没人会要这套防具,李未济准备放进黑狮交易所拍卖,坚冰至却表示想收集,他支付少量金币后防具尽归所有。

将坚冰至购买防具的金币平分后,李未济小心翼翼拿出最后两件掉落。

这两件物品均为金色稀有武器,一件是[腐朽以太号角],一件是[腐朽以太巨剑]。

这两件装备风格统一,从装备名字也能看出它们是系列武器。

[腐朽以太号角],说是号角其实更像是铜管小号,由号嘴、管体和机械三部分组成,惹人注目的是扭曲管体尾端冒着微弱的白烟,给这支号角平添一股蒸气朋克风格。至于白烟是怎么产生的,光从外观上完全看不出来。

[腐朽以太巨剑]倒是更加别致,圆形剑茎,红色剑缑,钢管做的剑格连接着剑身的活塞部件,活塞部件产生的蒸汽通过剑镡排出,而蒸汽动力可以推动剑脊的机械结构向外延伸增加剑身长度。剑身由四块外开刃的单片刀两两组合而成,机械结构收缩时剑锋浑圆,机械结构伸展时剑锋一分为二,更像把张开的外刃剪刀。排除剑身不合理的源源不断产生动力的活塞部件之外,整把剑的工业设计水平极为高超,充满了机械美感。

“好吧,这两件装备我都用不了。”坚冰至放弃拾取权抱怨道,“为什么不能出把单手剑呢。”

顾含章也跟着说:“我也用不上。而且我有狩猎了,以后就不用分装备给我了。”

黎易立刻把两件装备都塞到李未济手里:“你都拿着吧,反正他们都没[鬼刃]好。”

就这样,平白无故得了两件装备,长期不幸的李未济乐开了花。

他立刻拿起[腐朽以太巨剑]挥舞了两下,分量倒是十分趁手,但是造型与之前用过的钢剑完全不同,使用的手感也相差万里。

“有点不顺手啊。”李未济啧道,“技能刻纹倒是都继承过来了,但是怎么用怎么别扭。”

顾含章建议道:“要不,你把它幻化成钢剑好了。”

这倒是个好主意,但是幻化装备需要幻化点,目前除了游戏商城之外尚不清楚幻化点的其他来源。

正当李未济犹豫着要不要在游戏商城购买幻化点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一只硕大信鸽,信鸽丢下一份印有黑狮商会标志的包裹飘然而去。

拾起包裹,在黑狮商会标志旁边有一行落款:黎易赠。

向黎易送过感谢的眼神,李未济拆开包裹一看里面整整齐齐躺着五瓶印有交换箭头的无色药水,药水瓶上正写着幻化两字。

作为游戏商城赚钱的手段之一,幻化药水的使用方法清晰写在游戏手册中,熟读手册的李未济立刻把幻化药水洒在以太巨剑表面,透明的药水徐徐展开在以太巨剑上描绘出他至今为止解锁的所有巨剑皮肤,他从中选出钢剑图形来回涂抹三次,以太巨剑瞬间变为钢剑。

[腐朽以太巨剑]

[锋利的剑刃让对手胆战心惊。]

[大幅增加威力、体力和症状伤害。]

[使用后可解以太巨剑皮肤,消耗幻化点可将该皮肤应用至任意其他巨剑上。]

[稀有。]

[已幻化成林德尔的巨剑。]

看着手中的钢剑,李未济由衷觉得这个幻化系统非常人性化。

其实,游戏中很多装备不仅是数据属性,更是玩家与这个游戏的情感连接。

好比手中的这把钢剑,它陪着自己度过了漫长的[武器训练副本],一起经历了很多有意义的事,用起来也极为顺手,但它的属性却很平庸注定要被淘汰。如今却可以把它的外观覆盖在更高级的武器上,不失属性的同时SSTFLQI钢印犹在。(SSTELQI是炽天使语,意为林德尔。)

是不是有这样一件装备,只要它的名字或是外观出现,你就会记起某个人与某段岁月?

叹了口气,李未济放下钢剑拿起以太号角,他试着吹了一下,尖锐的声响仅比坚冰至的嗓音略好听一些。

“这玩意也不知道怎么用,暂时留着吧,实在不行就拍卖掉。”

收起号角,李未济对其他三人说道:“回休息室,看情形我们离真相不远了。”

四人并排向休息室走,走了没几步,坚冰至突然说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游戏其实在淡化属性数据。”

关于坚冰至说的这点,几人其实都深有体会,同时下意识点头。

顾含章说:“其实我拿到传奇前置武器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在其他游戏里,如果我能拿到这种级别的武器,我肯定会极度兴奋,甚至狂热。可是在这个游戏里,我拿到[狩猎]却感觉很平淡。我明明知道它可以进化成游戏中顶级的武器,但是我就不兴奋。说不上缘由。”

黎易附和说:“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曾经身怀传奇装备,但我却没有那种‘哇,传奇,我要牛逼了’的想法,反而是这件装备涉及的故事让我心生温暖。再比如这次的十八件掉落,数量之巨让我吃惊,但是真正看到物品的时候反倒没多大的情绪。就,就感觉,这个游戏好像不会利用装备属性让玩家激动一样,没有那种爆出极品装备的快感。”

“其实……”李未济犹豫着说出心中大胆的想法,“长久以来有个疑惑一直在困扰着我,数据属性真的重要吗?”

数据属性真的重要吗?

这个问题有很多种回答,最常见地回答莫过于:重要啊,没有数据属性的话,如何让玩家体会到自我提升的成就感呢?

试想一下,你在新手村用着新手剑打一只小鸡。

这只小鸡100点血,你角色本身的攻击力是1点,你的新手剑额外增加攻击力1点。

没有任何失误的情况下,你需要攻击50下才能杀死这只小鸡。

然后小鸡爆了一把加9点攻击的桃木剑,装备桃林剑之后,你的攻击力变成10点,你只要砍10下就能杀死另一只小鸡。

直观的数据摆在面前,你变强大了。

虽然你的攻击手段没变,虽然你依然不知道要躲开小鸡的扑腾啄咬,但在这件装备的加成下,你硬生生地变强了。

这时候你不妨想想:脱下这身装备之后,你真的强大了吗?

蝙蝠侠思考过这个问题,钢铁侠也思考过这个问题,李未济同样思考过这个问题。

他的答案很简单:直接提升数据是游戏设计师不负责任的偷懒行为。

“最开始接触电子游戏的时候,我认为数据属性非常重要。”李未济用钢剑拨开路上的石子,“记得很久之前,有一个很变态的游戏,游戏新手村的怪特别强大,不组队的话根本打不过。但是呢,这个游戏早就倒闭了,我玩的是自己架设的私服,所以整个游戏只有我一个玩家。我根本无法战胜新手怪,可是我又想走出新手村见识更宽广的世界。”

顾含章问:“然后呢?”

“然后我就在那个游戏里尝试其他升级的方法,我发现除了打怪之外采药草也可以得到微量的经验,于是我就在游戏里采了半年草药把等级提升到10级。升到10级之后,我的数据属性自然也跟着,攻击力变成1级时的20倍有余,我赤手空拳就能打死新手怪,然而我一点也不开心。”

李未济说着话走到黎易身边指着他说:“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我强大了却不开心,我就把这个心事说给老易听。他当时在杀猪,并没有认真听我说话,只是随口答音说‘我练了一个月才能将猪一刀毙命’,他这句话给了我很多启发。回到家后,我在那个游戏里重新建了号,这次我没有走其他捷径,而是认真地和新手怪对砍。只用了不到十天,我就彻底掌握了这些怪物的攻击程序,我逐渐能看清它们的攻击动作,在它们攻击的那一瞬间,时间仿佛变慢,我完全可以操作角色走出怪物的攻击范围。”

他的语调变得骄傲起来:“就这样,我用新手剑磨死了一只怪物。那天以后,我就意识到,装备不能没有属性,但绝对不应该是游戏的重点。”

骄傲的语调随之一变,他冷冷说道:“在其他游戏里,没装备便会寸步难行,这些游戏的玩法几乎全是围绕着装备属性展开。为了装备,你必须忍受枯燥的升级过程,你必须没日没夜通关副本。可是,生而为人,你怎么可能忍受这样无趣的重复过程呢?所以,这些游戏设计者为了偷懒,为了减少自己的工作量,通常会把装备属性的意义无限放大,一套装备就决定了你的游戏层次与游戏地位。玩家为了得到这种虚荣,就会强迫自己重复做这些无意义的事。”

李未济的语气急促起来,仿佛有些偏激的愤怒:“不,其实这些事还算有意义。游戏中只要你努力升级就会明显变强,只要你通关副本就能得到更好装备,这种付出就是回报的反馈极其强烈,也极其诱人。现实中却绝对没有这种好事发生,所以我们往往都愿意沉浸在游戏数据属性提升中。所以,当《激战》淡化装备属性的时候,我们反而会觉得有些不适。”

黎易很少见到他这样情绪起伏的时刻,默默走到他到身边拍他肩膀。

如梦初醒的李未济叹气道:“抱歉,激动了,辛苦你们听我叨唠。我只是很生气,为什么那些人不好好做游戏,却要利用人性弱点引导玩家走上歧途。尤其是那些垃圾游戏,只要版本更新,玩家以前打的装备就彻底废了级别也要重新练,纯粹是在浪费玩家的生命而已。”

顾含章吸鼻子说道:“对,我也很反感这种设计。费时耗力培养的装备随着全新版本展开变得一钱不值,好像心被人踩了一脚。”

“其实游戏设计者大可以把装备做到物尽其用,不让设计沦为摆设才是对设计本身最大的尊重。”久未开口的坚冰至用难听的嗓音说了一句中听的话。

李未济赞同道:“正是如此,其实装备属性也没那么不堪,如果设计得体的话,其实还有很多玩法可以开发,所以我很期待《激战》这款游戏对装备属性问题的处理手段。不过,目前为止,还没出现有新意的亮点。”

听着李未济的叨唠,这支小队回到休息室,大屏幕上徒留空空的四门通道场景。

休息室四面墙,黎易习惯性靠着西墙继续缓慢回复生命力,坚冰至则躲到东墙捣鼓着自己的物品背包,顾含章看情势占下北墙仰面朝天翻着白眼。

李未济看着这莫名其妙的三人,问道:“你们做什么呢?”

顾含章断断续续说道:“通关小游戏,分完装备,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所以现在是私人时间,各自调整状态。”

“你们什么时候这么有默契了?”

坚冰至说:“不是有默契,只是我看到黎易靠着墙休养,感觉不能去打扰他,所以就躲到一边做自己的事。”

黎易摊手道:“不是我的错,我纯粹就是习惯性一靠。”

因为黎易的习惯,整个队伍都进入奇怪的私人空间气氛,李未济也不得不独自找地方待着,然而南墙下方是休息室入口空洞无依,他只好坐在休息室正中间闭目沉思。

没过多久,脱离战斗的黎易恢复完好,他出声问道:“各位亲爱的队友,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问李未济吧,我不知道。”顾含章说话依然断断续续,似乎困顿无力。

坚冰至倒是情绪饱满,兴奋道:“老李,你不是说要来这个游乐园探究灵宝的秘密嘛,但是这个休息室好像就是终点了,接下来要怎么做?”

李未济回头看向坚冰至,大屏幕的光线映衬下,他衣衫褴褛活脱脱丐帮九袋长老形象。

“晕,你还真把‘吃了一半的防具’幻化了?”

“嗯,感觉乞丐风格和潜行者这个职业很搭配。看起来破破烂烂,却有种随心所欲的性感。”

“你喜欢就好。”

李未济低着头思考接下来的行动方案,正如坚冰至所说,这个休息室好像是游乐园的终点,而这个终点却不存在任何有价值的信息线索,这不符合游戏设计原则。所以说真实的终点肯定另在他处,而这个休息室出现的时机和位置都极为巧妙,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就是终点大门的开端,可是大门要从哪里打开呢?

带着这个疑问,他重新审视休息室,红光隐现的地板,四面带有大屏幕的墙体,漆黑的天花板。

地板他踏过很多遍,没有异常。四面墙他也曾敲过,手能触碰到的砖块都没有可疑之处。

难道是天花板吗?

可是天花板这么高,至少要七个阿苏拉叠在一起才能摸到,没理由把机关设在这么不顺手的位置。

李未济猛然抬头看向顾含章。

顾含章感受到李未济炙热的眼神,微微贴紧墙壁,瓮声瓮气说道:“干,做什么?”

“你能看出这四面墙有哪里不同吗?”

“都一样的黑耀石,没什么不同。”

“你确定?”

“确定。第一次进这个房间我就在想隐藏入口的事,所以把这里认真看了一遍,墙体材质完全一样。”

听到顾含章地回答,李未济高兴中夹杂些许失落。

高兴是因为顾含章比他还早就想到隐藏入口的事,她的这份细心对整个队伍来说是难得的财富。失落的原因不言而喻,隐藏入口依然没有线索。

休息室的布景内容极其有限,一眼扫过去就能看到全部元素,难道说通过终点的入口其实在“与我同乐”这个门里吗?

可是“与我同乐”这个门的出口就在南墙4点钟方向,看起来它的终点也通往休息室才对,莫非“与我同乐”通道里面别有洞天不成?

想着想着,李未济鬼使神差走到4点钟方向,一只脚迈进“与我同乐”通道。

黎易大声断喝:“老济!”原来他一直在留心李未济的动向,发现好友着魔一样来回踱步时就做好了唤醒的准备。

李未济缓过神来,急忙退回休息室。

“差点进去了。”李未济暗自惊心,“这道门与众不同,应该是给团队设计的,一个人冒险进入肯定有去无回。是我太想自己解开这个谜了,其实,想知道隐藏入口在哪还有很多办法。”

抛开心中魔障,他调整通讯纽扣频率,主动联系子归道:子归兄,打扰了,现在有空吗?

子归:刚刚和队友敲定了参加斯奈夫奖的实验项目,正在收集制作材料,你们呢?

李未济:我们打通了小游戏,现在休息室里呢。

子归:恭喜啊,什么时候返回?

李未济:我们遇到些麻烦,子归兄,你们在玩小游戏的时候,把所有门都探索过了吗?

子归:是的。

李未济:与我同乐也进去过?

子归:是的。

李未济:能和我讲讲里面的内容吗?

子归说:稍等十分钟,等桃之回来,让她讲。她记得比我清楚。

挂断通讯,李未济召集同伴道:“十分钟后也许有线索,静候佳音吧。”

一个人独自等待十分钟并不是件难事,但四个人齐聚一堂想要不声不响度过十分钟实在难比登天。

头两分钟还好,每个人都很安静。到第三分钟的时候,黎易忍不住说道:“老济,你知道那只巨蜥是哪来的吗?”

李未济摇头。

坚冰至没话找话道:“哪来的?”

黎易说:“其实我进入第二关之后接到任务并不是打蜥蜴,而是收集蜥蜴蛋。”

顾含章笑道:“那一定是你收集蜥蜴蛋的时候出错,任务升级了。”

黎易点头道:“要不惊动母蜥蜴收集一百颗蛋,这些蛋全在岩浆附近,摸起来特别烫手,我才捡了三颗蛋就无意中惊醒母蜥蜴。”

“然后你就和她打起来了?”李未济坐到黎易身边,摆出听故事的神态。

黎易说:“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惊醒的母蜥蜴仅比我大一点,它看到我之后立刻逃走了,我没当一回事,依然开心地收集蜥蜴蛋。”

坚冰至也坐到黎易身边:“母蜥蜴把公蜥蜴叫来了?”

“妇女能顶半边天知不知道?”黎易转向坚冰至,“等我收集到99颗蛋的时候,母蜥蜴大摇大摆折返,身体像吃了激素一样膨胀,对着我就喷了一颗火球。我能怕它嘛,顺势侧滚躲开火球,抄刀就上,一刀就砍在它干瘦的脚趾上。”

李未济脑子里出现黎易所说的画面,他甚至在刀与脚趾接触的地方画了几颗火花以表示母蜥蜴坚似钢架的皮肤。

“一刀砍下母蜥蜴的脚趾,它就疼得狂怒。”黎易说的剧情与李未济所想并不相同,“母蜥蜴怒吼着,卷起干燥的风沙,带起热力逼人的气浪,我毫无防备被气浪掀翻,风沙瞬间将我掩埋。”

李未济赶紧修改大脑中的图画,断趾的蜥蜴张牙舞爪,沙丘将黎易齐头掩盖,留在沙丘之外的只有他高举的右手和手中的鬼刃。

黎易又说:“等我从沙里挣扎出来,正对着母蜥蜴的大嘴,嘴里血红的舌头和森白的牙齿,牙齿缝里挂着五六只老鼠的尸体。腥臭的大嘴直接向我咬来,我多机智啊,一个旋风斩就拉开距离,毫发无伤。”

黎易描述得很轻松,可是李未济又想起他被蜥蜴打倒后强行施展旋风斩磨烂的肚皮,脑子里的画面再变,近景是气急败坏的巨蜥,远景是模糊不清的旋风,旋风顶上出现对话框,里面有黎易骄傲的台词:奈我何。

就这样,黎易讲述着他与巨蜥蜴的搏斗过程,李未济脑海中快速生成相关画面,短短五分钟就积累下超过100张线稿。

“这么说,你其实有把握杀死它喽?”坚冰至听到兴奋处忍不住发问。

黎易猛点头道:“那是自然,巨蜥的攻击节奏全在我的掌控下,什么时候喷火,什么时候扫尾,我都一清二楚,只要避开这两招,杀死它只是时间问题。”

“那后来为什么顺风打成逆风了呢?”顾含章质疑到。

黎易咽口水说:“打累了。反应迟钝了一下,巨蜥就找到突破口,扫尾把我打倒,然后我就只能按照它的攻击节奏躲避,但闪避是消耗耐力的,我耐力有限,所以吃了很多不必要的伤害。它的撕咬攻击会造成流血效果,爪子上还有微量毒素降低我的回复能力,慢慢地我就落下风了。”

李未济无比自责,黎易哪里是打累了,明明是想回应突如其来的叫好声才会被击中。

饱含歉意看了黎易一眼,他打开游戏商城从玩具分类选了一支长笛送给好友,附言道:何处小厨,带上淼淼和小畅。

黎易拆开包裹,抽出长笛笑道:“送我这玩意做什么,好多年没吹了。你嫂子要是知道我吹这玩意,肯定和我吵架。”

李未济摆手道:“游戏里吹吹,没事的,反正嫂子也听不到。”

顾含章和坚冰至都没想到黎易竟然还会吹笛子,立刻乖乖坐好拭目以待。

众人如此期待自己的表演,黎易的表情竟然腼腆起来,他小声说道:“我试试,好多年不吹,有点记不得指法了。”

游戏中的长笛自带永久性笛膜,免去了玩家更改笛膜的麻烦,同时也提高了笛子的音准。

黎易手搭音孔缓缓向吹孔灌气,气息在笛膛中打转,笛膜震动发出尖锐刺耳的声响。

“抱歉,有些生硬。”

黎易松开笛子活动手指,片刻后重新吹奏,悠扬前奏在休息室里回荡。

李未济跟着节奏平稳唱道:“来自翻过五千里的浪,还是待重建的城墙。所有历史褪色后的黄,聚成夕阳染在我身上。”

顾含章和坚冰至并不知道歌词,但旋律的激扬慷慨快速感染到他们心房,他们支支吾吾地跟着唱起来。

五千年历史披星戴月,十三亿血脉筚路蓝缕。

一曲终了,桃之私聊到:什么事?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相关文章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