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十三章:挖诱饵山洞遇奇险 夜渡船湖心述深谋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劝人去做不想做的事,很难。

除非你能给予足够丰厚的回报或是足够安全的保障。

李未济和黎易显然只能许诺后一种。

女王特派指挥官的身份,高阶炽天使威武的铠甲,似乎还有些份量。

艾丽西亚之前说过,这片区域论捕鱼经验没人比得上她的公公婆婆,但是她公公冈瑟已经老了,唯一能把水怪引出来的只剩下她婆婆伊妮。

看着伊妮单薄的身子,黎易怎么都不相信这位妇人能帮助自己,但李未济却坚信这是唯一的方法。

两人把诱捕水怪的请求一五一十说出来,伊妮望着一脸怒气的丈夫,她稍微犹豫之后就放下食物换上渔民专用的皮衣。

“听你们说,那水怪喜欢发光的东西。”

伊妮收拾得紧陈利落,走进幽暗的夜,李未济三人紧跟其后。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有办法弄到一些发光的鱼饵,但是我需要你们帮助,因为我不敢碰那东西。”

在伊妮的带领下,七拐八扭地走了几段布满荆棘的小路,众人停在一个洞穴前。

洞穴里吹出阵阵阴风,李未济不自觉地联想到暴风雪,下意识环紧双臂。

“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从来没发现镇子附近有这地方。”

说话的是灵宝,他从李未济肩膀溜下来。

伊妮绕拨开洞穴前的杂草,说道:“不瞒指挥官大人,我就是灰烬轻语之风的后人,这处洞穴曾经是先祖的秘密基地,两百年过去,里面就只剩下些蝙蝠蜘蛛了。”

“那我们来这里是为了……”

没等李未济问完,先一步闯进洞穴的灵宝尖叫起来:“夜光苔藓。”

李未济还是第一次见到灵宝如此激动,他紧跟着探进阴冷的洞穴中,只见洞穴的地上墙壁上,四处都长着荧光幽幽的苔藓,整个洞穴有若梦幻。

他语带惊讶地问:“你说的鱼饵就是这些吗?”

伊妮跟在黎易身后走进洞穴,摇头说道:“不。我说的那东西是吃这些苔藓的,它们在泥里,你们仔细看。”

灵宝趴在地上仔细地观察着,摇头晃脑,煞有介事。片刻后,他手脚并用挖开一片泥,从中揪出一条发光的虫子来。

“发光的虫子,喔,通体绿色,和蚂蚁相同的头部,类似蛆虫的身躯,胸腔却长着两对蜘蛛足,犹如萤火虫的尾巴却散发着绿宝石般的光芒。”

虫子在灵宝手上扭动着,灵宝把虫子递给李未济。

“奇特的生命体,我从来没见过这类综合了多种生物特征的虫子。”灵宝轻亮的嗓音回荡在洞穴中,“看来我需要弄一些样本回去研究。”

李未济掌托着虫子,掌心犹如呼吸光一样忽明忽暗。

伊妮掏出一个大布口袋说道:“你们挖吧,多挖点。鱼饵足够的话,我肯定能把那水怪引出来。”

黎易二话不说,捡个小石块,趴在地上翻刨起来。

李未济虽然心有疑问,但也不甘落后,抽出钢剑当成铁锹。

不用说,灵宝自然还是用他的手脚当成掘地工具。

安静地挖了五分钟,三人攒的虫子不过百只,连大布口袋的底都没盖上。

“其实,我很好奇。”黎易开口打破宁静,“你们不觉得这洞穴很奇怪吗,又阴冷,而且还长了会发光的苔藓,还有发光的虫子……”

黎易的疑问其实也是李未济的疑问,只是没有恰当的时机,他开不了口提出问题。如今问题被提出来,他正好听听伊妮会怎么回答。

只听伊妮说道:“我的先祖是一名极为出色的游侠,她精通各种丛林生存的技巧。很长一段时间,她就以这个洞穴为家,白天与洞穴上方的鹰身女妖比拼箭术,晚上与洞穴外的棕熊练习剑法。直到有一天……我本不该说这些的。”

伊妮沉默许久,终于开口说道:“愿梅兰朵女神原谅我。有一天,一个身穿红色斗篷,头戴兜帽的女人找到先祖,她知道先祖的能力,所以愿意出高价雇佣先祖为她寻找失散多年的儿子。根据这个女人提供的线索,先祖花费了整整两年时间,西至迈古玛丛林腹地,东至伊沦娜沙漠中心,终于从一群伊斯坦海盗手里找回了女人的孩子。当先祖按照约定回到洞穴准备亲手把孩子交给那个女人的时候,女人掀开兜帽露出真容……”

灵宝插话道:“按剧情要求,这女人一定是梅兰朵女神的化身。”

伊妮十分不满意灵宝对神的轻蔑,她厉声喝道:“请你对我们的信仰放尊重一些。”

灵宝飞了个白眼,不加理会,继续挖着虫子。

伊妮扣下一块苔藓,说道:“先祖只看到孩子变成乌鸦停留在女人的肩头,而后先祖就彻底瞎了,但先祖的心却被照亮了。不用眼睛,她依然能百发百中。先祖认为自己受到神的眷顾,经受住神的考验,得到神的赐福。为了记念这一切,她在这个洞穴的深处修造了神的雕像,然后就离开山洞,四处游历,传播神的福音。再后来,她参加了著名的科瑞塔之战,为泥潭镇打下了坚实的土地。这个洞穴与女神的故事就当家族的秘密世代延续着,每一代继承人都会到这个洞穴瞻仰女神的雕像,体悟先祖的精神。”

“等等。”李未济把钢剑插在地上,站直腰说道,“我记得夫人您是信奉丽莎的……”

“我的丈夫信奉丽莎,我自然就信奉丽莎。”伊妮平静地说道,“事实上,先祖的技巧传到我这代,几乎已经遗失殆尽了。只剩下些纸面书籍,一鳞半爪,甚为遗憾。好在我的儿媳妇非常有天赋,我把能教的一切,都传给她了。指挥官大人不是向她讨教过几招吗?”

李未济眼睛一转,试探性说道:“维科用来打渔的长矛……”

没等他把话说完,伊妮大方地承认道:“那些方法是我教我丈夫,然后我丈夫教给我儿子的。看来,你也学习到了。”

李未济心中如遇惊雷,他双手握剑,犹如一只雄鹰向伊妮飞奔而去。

黎易大惊,他护在伊妮身前,大喝道:“老济,你干什么?”

雄鹰展翅,李未济双手握剑,手臂运劲,剑身划出一道半圆。剑至半空,李未济跳起,剑身顺势下砸,黎易闪躲不及,钢剑正好砸中他的左臂。炽天使高阶铠甲受到到这沉重一击,当即凹陷变形。

一招使透,李未济连忙丢剑,察看起黎易的情况。

“老易,你没事吧。”

“我靠,你疯了。老人家也要打。”黎易拧了拧变形的护臂,“幸好是刀背。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呃。我只是想演示一下之前学到的招式,这个距离我是计算过的,如果你不挡我在面前,这招原本会落空的。”李未济说道,“夫人,刚才那一招,你可看清了?”

“看起来,你的确和我家有缘。”伊妮点点头,“这个招式我曾经见我爷爷用过,之后就失传了。你从何处习得?”

李未济看向灵宝,撒谎道:“无意中从炽天使总部的旧书册中学得,那书册上只有轻语二字,之前并未往心里去。方才听夫人所言,我今日学习到的弓箭和长矛技巧都源自您家祖传,心中一动,自然就联想到之前学的剑术,所以迫不及待想展示给您看。鲁莽至极,深感歉意,还望您原谅。”

这一瞬间,李未济突然想通很多问题,但眼下情况却又不便明说,他只好暗暗对灵宝竖起中指。

灵宝却专心地挖着虫子,仿佛没看到他的小动作。

黎易朝李未济递了一个眼神,李未济右手拇指擦着食指第二关节滑到指尖,黎易点点头,向灵宝的位置挪了过去。

灵宝冲黎易笑了一下,轻描淡写地说道:“放心,我就在这里,哪也不去。”

李未济对伊妮说道:“能学到这些精妙技巧,实属在下三生有幸。”

伊妮摆手道:“炽天使大人见外了,自先祖离开这个洞穴之后,两百年来,没想到她曾经的技艺会以这种方式再次呈现,这或许是女神的安排吧。”

说到这里,伊妮拉住李未济的手说道:“不如趁这个机会,我们去女神雕像前举办传承仪式,我家的这些东西通通交给你好了。”

灵宝拍拍手脚上的泥,说道:“我们可以参加这个仪式吗?”

伊妮不太情愿地说道:“那就来吧。”

伊妮和李未济并排走在最前面,灵宝紧跟其后,黎易忽快忽慢地走着,始终与灵宝保持五步距离。

走到洞穴深处,只见一棵大树非常突兀地生长着,些许月光从洞穴墙壁的缝隙中露进来洒在树冠上,郁郁葱葱的树冠与朦朦胧胧的月光完美结合在一起,被四周隐隐约约地荧光衬托得更为静谥。

伊妮在树前停下,吟唱着不知名的歌谣,歌谣激荡,树叶沙沙作响。

顷刻间,树冠垂下无数白丝,好似月光凝聚成实体,细看来却吊着无数蜘蛛。

李未济和黎易不由自主后退一步。

灵宝倒是凑上前去,瞪大眼睛。

蜘蛛丝左右摇摆,渐渐拧在一起,竟然若有若无地显现出一尊雕像。

“先祖当年就是在这建造了女神的雕像,谁知道,木制的雕像竟然生根发芽,长出枝叶。尔后开花结果,果实里却全是这种细小的蜘蛛。随后山洞里莫名其妙就有了一汪清泉,连带着山洞里的苔藓变了,吃苔藓的虫子也变了。”

“不可思议。”灵宝惊叹道,“永恒炼金术中可从来没提到过这种变化。”

“神的力量不可揣度。”伊妮虔诚地说着,“向神献上你的敬意吧。”

李未济摆摆手,十分认真地说道:“很抱歉,我不信仰任何神明。我以为传承仪式是向您致敬呢,如果是向虚无缥缈的神灵,那我做不到。”

蜘蛛丝拧成的神像散去,月光暗淡,生机勃勃地树木瞬间枯萎。

“你触犯了神的威严,必将受到神的制裁。”

这句话伴随着阴风滚滚而来。

阴风穿过洞穴的孔隙,像毒蛇吐信的嘶嘶声,带着吓人的凄厉,从远处荷荷滚来,一阵阵地抽打着孤独的枯树,树叶随风四散。

李未济和黎易背靠背倚立,同时大喝:“什么人!”

一团幽绿的光从树冠升起,光团落在枯树枝上,幻化作精壮结实的女人,从相貌上来看,竟然与伊妮有三四分相像。

这女人全身劲装,肌肉线条非常优美,一看就是常年保持体能训练才有的身形。

李未济将手中钢剑交予黎易,抽出木弓,拉开弓弦,[远程射击]蓄势待发。

没等李未济放箭,那树冠上的女人却先他一步,搭弓射箭,眨眼间五支呈扇形的箭已经射到李未济眼前。

不及细想,李未济松开弓弦,推开黎易,顺势向左侧滚翻。李未济的箭矢向树冠飞去,女人不知道从哪里换出一柄巨剑,弓步向前,右手紧握剑柄,左臂抵在剑身,。只听“叮”的一声,箭头打在宽厚的剑身,没造成任何伤害。

此时黎易也反应过来,他拿起钢剑快跑几步来到树前,剑尖朝上,跳起来猛刺几下,却完全打不中这女人。

“有种你下来。”气急败坏的黎易叫阵道,“躲在树上算什么本事。”

树上的女人用透着寒气的语调缓慢说道:“不学无术之徒,你不是我对手。”

女人一指李未济,说道:“你胆敢侮辱神的光芒,受死吧。”

女人手中巨剑转眼间变成铁胎长弓,手起箭飞,迅捷连贯,普通的十次射击竟然被她运用得好似机关连弩,一浪紧接一浪。

十发箭矢如雷奔袭,丝毫不给李未济反应时间。

急中生智,李未济向山洞左侧靠近黎易的方向快速奔跑,躲开前两箭,第三箭却击中他腿后跟,好在箭头未能扎透铠甲,但巨大的冲击力让他脚步踉跄。

身形一慢,第四箭如影随行,锋利地箭头划破他脖子,鲜血外渗。

不管脖子的疼痛,他奋力又跑两步,第五支羽箭“咻”得打中头盔左侧,太阳穴隐隐作痛。

不敢怠慢,李未济向右侧滚翻,避开第六第七箭。

只听叮叮当当金属落地声,李未济这才觉得脑袋一凉,刚才的第五箭竟然把他的头盔击飞了。

失去了盔甲护体,他顿时紧张起来,第八箭已向眉心飞来,不敢迟疑,他双臂护头,箭矢击穿右手护臂,刺进皮肉。

“啊……”尖叫一声以泄疼痛,李未济拔出护臂上的箭矢,大喊道:“老易……”

未等李未济喊完,第九箭带着破空的尖啸向他喉咙飞来。

电光火石之间,黎易伸开左掌挡在李未济喉咙处,箭透手背,黎易闷哼一声,说道:“老济,快想办法把她从树上弄下来。”

李未济快速起身,凝神静气,[近身平射]瞄准那女人的腰部。

箭若流星,那女人没想到李未济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反击,腰部吃疼,整个人好像被抽飞的陀螺,落到树下。

黎易眼见那女人落地,血脉贲张,正欲提剑追击,第十箭击中第九箭,第九箭透掌而过,黎易大好男儿满身是汗,滚滚落泪。

第十箭取代第九箭的位置,留在黎易手掌中,这一箭龙吟虎啸,他整个人被巨力掀翻躺倒在地,平摊的左掌被死死钉在地面,70厘米长的箭矢只有剩羽尾可见。

“老济。”黎易大吼一声,“老子下回要把疼痛调到最低。”

如同壮士断腕,黎易剑削羽尾,拍地起身,鲜血四溅。强忍着巨痛,他双手握剑,冲到那女人面前,钢剑挥斩。女人换出短弓,后跳避开黎易凶狠的攻击,同时着射出一枚毒针。

这枚毒针无声无息,如若不是反射了些许苔藓的绿光,甚至都不会被人发现。好在,李未济眼尖,他奔跑着撞开黎易,毒针射穿他的耳朵。李未济整个人重重落地,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痛苦。

跌落在地不痛,耳朵被射穿也不痛,手臂也不痛,脖子也不痛。

暗叫一声不好,李未济连忙起身向伊妮喊道:“你家有没有祖传的药剂……”

这个女出现的太突然,这场战斗来得也太突然,伊妮似乎还处于茫然且束手无策的阶段,如今听到李未济呐喊,终于回过神来,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蓝色小罐丢给他,答道:“试试这个。”

李未济伸手接药,黎易跳到他身边,钢剑横陈,挡住那女人视线。趁此机会,李未济急忙从药罐中抠出一大块油状物质抹到耳朵上,片刻后火辣辣地疼痛传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老易,你涂点,这药有奇效。”

李未济与黎易互换位置,他将长弓拉满,[近身平射]已经冷却好了。

黎易把药涂在破烂的手掌上,手掌竟然快速愈合,除了些许疼痛外,再无异常。

就在黎易高兴的时候,持短弓的女人望着伊妮出神,她收起短弓,绾好散乱的头发,轻声轻气地问道:“你是?”

伊妮毕恭毕敬地答道:“后世不肖子孙见过老祖宗。”

“后世?”女人的表情凝重,“现在是什么时代?”

躲在一旁久未出声的灵宝答道:“两百年后。”

女人悠悠叹气道:“一梦百年,要成真了吗?。”

女人的叹气声刚刚结束,一柄铁制匕首落到李未济面前:“如果你真是我要等的人,捡起匕首,接受我的考验。”

李未济心知自己触发剧情,不再犹豫,捡起匕首站到女人面前,他鞠躬致敬道:“灰烬·轻语之风,后学晚辈请您指教。”

灰烬·轻语之风回道:“你似乎并不懂得如何运用匕首,需要我教你几招吗?”

李未济急道:“求之不得。”

灰烬·轻语之风左手持匕首,给李未济演示了两招。

第一招:[追猎之击]

[利用弧步闪避攻击,同时刺击你的敌人,使其中毒。]

[中毒:造成毒性伤害,同时降低敌人33%治疗效果。]

[弧步移动时闪避1.25秒。]

第二招:[致残之爪]

[向你的敌人投掷匕首,造成流血和残废。]

[流血:伤口破裂,持续损失生命值。]

[残废:降低50%移动速度。]

[组合终结技:物理投射物。]

这两招看起来都不难,李未济很快就学会了第一招。

学第二招的时候,李未济把匕首丢来丢去,练了有十多分钟,这才准确地打中洞穴顶端倒吊着的蝙蝠。

灰烬·轻语之风拨弄着死蝙蝠,笑道:“看来你学会了。我这两笤左手打法很多人都用不习惯,你的学习天赋很好。”

李未济答道:“谢谢夸奖。可是我有一点不明白,我把匕首丢出去要怎么收回呢?如果每次战斗都要特意去捡匕首,那不是很奇怪吗?”

灰烬·轻语之风闻言丢给李未济一副皮护腕,说道:“算你心思缜密。我的匕首都是特制的,尾端有孔可以连接钢丝。我给你的护腕装有发条机簧,机簧中有钢丝索可以连到匕首上。你只需要抖动手腕就可以触动机簧,回收匕首。提前告诉你一声,机簧是自动上弦的,需要15秒时间。”

灰烬·轻语之风的解释非常详细,李未济很快就套好护腕系上钢索,他尝试着抖动手腕,没任何反应。

略加思索,李未济明白是怎么回事,暗自称赞道:“看来这护腕上的机簧只有在匕首飞出之后才能触发,并不会影响平时的正常战斗。”

稍微调整呼吸,李未济尽量放松精神,左手却不自然地紧握着匕首说道:“我准备好了。前辈出题吧。”

灰烬·轻语之风点头说道:“考验很简单。我只用匕首与你战斗。十分钟内,你能逼我更换武器,或是用[致残之爪]击中我一次便算赢。”

李未济闻言立刻搭弓射箭,箭至灰烬·轻语之风面前,她使一招[追猎之击],箭头被弧步完美闪避。就在女人闪避箭头时,李未济连忙丢弃长弓换出匕首,左手一甩,匕首飞出,正是[致残之爪]。

这应该是必中的一击,李未济学这招的时候就在心里反复推演它的角度变化,他很有自信让匕首打中自己想要的位置。

所以,考验开始的瞬间,他立刻想到先用长弓[远程射击]迫使灰烬·轻语之风弧步闪避,而[致残之爪]的落点正是她弧步闪避后所在的位置。

“这似乎太简单了?”眼看匕首就要刺中时,李未济心头浮上一丝不安。

果然,匕首击空了,因为灰烬·轻语之风并没有出现在李未济想要的位置,利用[追猎之击]的弧步闪避掉箭头之后,她把匕首收起来,强行打断了弧步的位移动作。

在一旁观战的黎易心有所感,想到自己击中莉迪时鬼使神差的一剑。

“你很聪明,学东西很快,运用起来也很快。”灰烬·轻语之风把玩着匕首,“但实战经验还差了很多。”

李未济收回掷出的匕首,坦然道:“我从未用过匕首作战,前辈教的两个技巧也只是初学乍练,第一次能用成这样,我自己是十分满意的。”

灵宝暗自点头。

却听灰烬·轻语之风笑道:“我第一次用[致残之爪]就捅穿了一只棕熊的心脏。”

李未济无视言语上的刺激,捡起木弓,[近身平射]的姿势摆开,朗声道:“刚才这招打中了前辈一次,不知道能不能打中前辈第二次。”

箭声与说话声一同传到灰烬·轻语之风耳朵,她不移不动,左手甩出,轻笑道:“这一箭力量十足,准头端正,换作平常人肯定躲不开。”

“说实话,我其实也躲不开。”

甩出的匕首与箭头撞了个满怀,灰烬·轻语之风手腕一抖,匕首倒退着回到她手中。

“还能这样用?”

李未济和黎易异口同声,但两人说的却不是同一件事。

黎易感叹的是竟然能用匕首击中箭头,而李未济感叹的则是手腕上的巧劲,将抛掷出去的东西按原路倒回到发力点,这其中涉及到的力量平衡超乎想像。越是对物理学认识深刻的人,越明白其中的复杂程度。

李未济摇了摇头,自我否定道:“从前辈处学到的皮毛都已用尽,班门弄斧,贻笑大方了,看来我并不是前辈要等的人。”

他的神态泰然,似乎做好了被灰烬·轻语之风击杀,退出副本的准备。

岂料灰烬·轻语之风摆手道:“不必急于承认失败,你还未尽全力,不是吗?”

李未济思索片刻,笑道:“前辈有意指教,这种机会实在不应当错过。不管我是不是前辈要等的人,接我一剑。”

李未济从黎易手中要回钢剑,[猛扑]如鹰,转瞬间已经贴近灰烬·轻语之风。

灰烬·轻语之风做为一个老练的游侠,哪里会给敌人近身的机会,她就地侧翻滚躲开[猛扑]的跃击,却不曾想李未济直接把钢剑丢了过来,无奈之下,她只好使用[追猎之击]闪避钢剑。李未济看准时机,掏出匕首一个弧步上前,左手反刺,只听当当两声,先是钢剑落地,随后匕尖对匕尖撞击出一串火花。李未济当即向后翻滚,与对手拉开一定距离,上好弦的[致残之爪]甩出,怎知对手也是相同的动作,两把匕首又撞在一起。

灰烬·轻语之风面露微笑,手腕抖动,打算回收匕首。

李未济手腕也跟着一抖,却不是收回匕首,而是将匕首又送前半尺。

一收一送间两支匕首缠绕在一起,李未济见计谋得逞,喜从中来,双腿蹬地,以肩膀为支点,压着钢丝索,前滚翻贴近灰烬·轻语之风,顺势捡起丢在一旁的钢剑,[剑柄猛击],正中她左肩。

左肩受到重创,灰烬·轻语之风吃痛,无力收回匕首,只听身后传来李未济的声音:“前辈,得罪了。”

李未济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了她身后,右手按住她的右肩,左手同时握住她的左手,如同控制傀儡一般。

手腕抖动,机簧倒转,钢丝收缩,匕首回退。

眼见匕首就要退回掌中,李未济左手用力一横,两支匕首被高高挑飞,匕尖呈45度夹角撞击在一起,却同时打在灰烬·轻语之风的喉咙处,刺出一点鲜红。

灰烬·轻语之风不怒反喜道:“两百年等待,值了。”

李未济可不管值不值,这场战斗来得毫无逻辑,他现在满头雾水急需人答疑解惑。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因为太追求逻辑与合理,往往什么话都要说得明白,问得明白,答复别人也答复得分明。

“前辈,没想到您两百岁了还是如此矫健有力、美丽动人。”李未济不失时机地夸赞着,同时把话题引向了自己想要的方向。

果然不出所料,女人总是特别爱听夸赞。

灰烬·轻语之风轻笑道:“哪有人能两百年不老,我这身体只有20岁。”

轻笑过后,她腾空而起,一步步走回枯树顶端。

阴风散去,月光重新播撒,树木眨眼间长出青绿,洞穴中响起轻微但悦耳的泉水叮咚声。

“趁我还未散去,尽管提问吧。”灰烬·轻语之风好像看透了李未济的心思。

“我先来我先来。”灵宝从角落里钻出来,他问出至关重要的问题,“为什么你能存在两百年?”

灰烬·轻语之风打量着灵宝:“阿苏拉?是什么让你跑到地表的?喔,我忘了,火焰巨龙颤动,毁灭者把你们从地底赶出来了。”

灵宝无语,种族黑历史总是让人难堪。

灰烬·轻语之风继续说道:“梅兰朵女神将我的一缕灵魂封印在雕像里,所以我才存在了两百年。”

李未济问道:“女神为什么要把你的灵魂封印在南你里?”

其实他已经猜到了答案,但他还是想亲口听灰烬·轻语之风证实。

“因为女神说我的后人会把一个不信奉她却能传播她精神的人带到我面前,这个人需要我的引导。”

一句话解开了很多的谜题。

灰烬·轻语之风直言不讳道:“我快死的时候,女神突然降临,她告诉我未来的未来会有一个神奇少年出现,这个人没有任何信仰,反而可以传播最无私的慈悲。命运会安排我的后人将他引到这棵树下,当他说出不信奉任何神明的言论时,我的灵魂就会苏醒。然后我就要给他出一个题目,题目的难易程度由我的心情决定。只要他通过考验,我的灵魂就会消失。”

黎易不合时宜地问道:“那他应该通过考验了,为什么你还没消失。”

灰烬·轻语之风对黎易比划了一个瞄准的姿势,吓得黎易躲到李未济身后。

“小朋友。我还不想这么快消失,不可以吗?”灰烬·轻语之风玩笑着说,“说真的,本来我打算占用你们一点时间,仔细听听这个世界两百年来的变化。不过,看我的后人如此,大致也能想像到这个世界并没有变好。”

玩笑过后是喃喃自语:“必须有人浴血奋战,世上才有自由可言。”

喃喃自语过后,灰烬·轻语之风捏着下巴,侧看向李未济,问道:“你相信吗?”

“信。也不信。”李未济说:“信是因为我知道只有行动才能改变世界。不信是因为我不确定这种改变是好还是坏。”

“期待你对这个世界的行动。”灰烬·轻语之风显得极为轻松,“当我宣布你通过考验的时候,我就会彻底消失。我消失之后,你会得到一个九面骰子,骰子会引导你接下来的旅程。”

说完这话,灰烬·轻语之风面向伊妮,“我的后人,你不趁现在对我说些什么吗?”

伊妮不动声色极为冷静地说道:“愿您安息。”

灰烬·轻语之风哈哈大笑,爽朗的笑声伴随着叮咚的泉水回荡在洞穴中。

“我以梅兰朵追随者之名宣布……”

“等等。”李未济打断道,“最后一个问题,刚才你说考验题目是看心情决定的,我想知道你出题目的时候心情是好还是坏。”

“啧啧啧……”灰烬·轻语之风拿手点指李未济,“没想到你挺有好胜心的。很可惜地告诉你,我当时心情非常好,给你出的题目是最简单级别。”

李未济无语,他和黎易一番苦战,还以为考验难度比较高呢,没想到只是最简单级别,通关的喜悦被冲淡了一大半。

“好了好了,老奶奶和你开个玩笑。”灰烬·轻语之风捋捋头发,“算是中上难度吧,你的表现很不错。那个小朋友也可圈可点,可惜我没什么好教他的。有朝一日,他若能找到自己的指引者,肯定也大有作为。好了。老奶奶要走了。各位孙子们再见。”

只听灰烬·轻语之风说一句你赢了,风动树叶,活泼有趣的灵魂随月光而去。

一颗骰子滚到李未济脚下。

骰子有九个面,其中八面空无一物,剩一面有类似熊爪的刻纹。

抚摸着熊爪,李未济的脑子里闪过信息。

[游侠·命运骰子]

[命运指引你未来的方向,前提是经受住命运的考验。]

[学会的越多,越应该谦卑。]

[转动骰子转变你的能力。]

李未济转动骰子,什么都没变。

“仿佛在逗我。”李未济嘟囔道。

灵宝插话说:“它没有逗你。你现在只掌握了一种力量,当然无法转换。”

李未济把骰子收进掌心,故意不回应灵宝的话语,转而对伊妮说道:“没想到会引出这样的事端,耽误了许久,我们继续挖虫子吧。”

伊妮指着老树说道:“不必挖虫子了。”

李未济这才注意到,茂密的树冠中有一颗碧绿碧绿的果子。

“这是什么东西,好亮啊。”黎易摘下果子,爱不释手。

伊妮接过果子行进布袋里,解释道:“这是梅兰朵女神的力量凝结。取走之后,这洞穴就再也不会有发光的生物了。不过,有了它,我百分百能把水怪引出来。”

李未济看着伊妮,这个妇人明明有一身惊人的本领,却愿意嫁给普通渔夫终老一生,她是有多爱这个渔夫呢?

在李未济的催促下,一行人快速回到伊妮家,登上由维科驾驶的渔船。

湖面倒映着天空,船压星梦。

站在船尾的李未济抬头看看天,对黎易说:“我们这一来一回,已经过了将近五十分钟,时间紧张啊。”

黎易站在灵宝身后,说道:“刚才那种战斗我们都能挺住,一只怪物应该没问题吧。”

李未济摇头:“老奶奶那明显是游……有安排。她要是拿出两分本事对付我们,我们敌不过一个回合。”

黎易秉持着一颗平常心说道:“事情说不定没你想的那么复杂。或许是命运看我们付出太多,所以安排老奶奶亲自教你本领,专门让你对付水怪,替天行道。”

李未济心中稍稍轻松些许,最好是老易说的那样。

“你们俩人说话,能不能不要把我夹在中间。尤其是,我仅有你们大腿高,你们不觉得这个姿势很奇怪吗?”灵宝仰起头表示不满。

“如果不是发现你这么狡猾,我们也不会出此下策。”李未济没好气地说道,“是你让艾丽西亚背着弓出现在我面前的,对不对?那本巨剑入门指南是你提前准备好的,对不对?你其实早就知道那个洞穴,对不对?夜光苔藓,嘿,你惊讶的样子还真也马的像啊。”

灵宝咧着大嘴,露出一排洁白的鲨鱼牙齿,贱兮兮地说道:“虽然有点偏差,不过你已经猜到了,又何必这么生气呢。”

“我的确对那个洞穴有过研究,事实上,注射进梭鱼基因的叶绿体就提取自夜光苔藓。”灵宝正经起来,“前两年,我从泥潭镇编年史里察阅到一些有趣的传说,顺藤摸瓜找到那个洞穴,经过我勤劳的双手挖掘,从一堆破烂中找到那本巨剑入门指南。那本书被人撕去了很多页,只留下三招,我本无心学习战斗技巧就把书束之高阁。我这个人你是知道的,我很喜欢把收集到的东西堆放在一起。”

李未济接话道:“你把书和你捡到石头放在一起了?”

“嗯。起初,我对那几块石头并不感兴趣。可是,当石头与书放在一起后,书的封面显现出一段神文字。这段话由灰烬·轻语之风亲笔所写,详细地记录了洞穴的秘密。我也是因此才开始研究那几块石头的,能显示神文的物品必定不凡。从记载上看,能触发女神遗赠的人必须有三个条件。第一,必须是学习过伊妮家传技巧的人。第二,必须是个没有信仰的人。第三,必须是个有慈悲心的人。第一点,艾丽西亚满足条件,可是她有自己的信仰。在你们到达镇子之前,从你们的言谈举止来看,你们应该是古兰斯的信徒,我当时就放弃了让你们来解谜的想法。可谁知道,有人告诉我,你信奉巴萨泽……这就很奇怪了,你们人类的信仰往往都很坚定,很少会出现同时信仰两个神的情况,我便对你留心起来。”

李未济突然惊叫起来:“等等。你,我,她……”

三个人称代词,听得黎易莫名其妙。

灵宝笑了一下:“没错。我说过,我曾经救过一个炽天使。林德尔的钢剑用起来还顺手吧?不知道为什么,进入镇子之后,你像变了一个人,种种表现完全不像有信仰的人。为了验证你是不是有慈悲心,我可是费了很多功夫的。事实上,你的心肠还不错,听到伊妮的哭诉就直接跑去质问她丈夫,知道艾丽西亚是为女儿献身就主动出谋划策。没有信仰却有慈悲心的人,你很符合我的要求,我下定决心让你来继承伊妮家的祖传技巧。”

“不对。不对。不对。”李未济迅速缕清思路,“艾丽西亚背着弓箭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还不知道她准备为自己的女儿献身。以你的性格,在你没确定我是不是有慈悲心之前,不可能事先安排她来教我弓箭。”

灵宝竖起拇指称赞道:“这就是我说的偏差。事实上,我根本不知道她会教你弓箭射击,就如同我不知道维科天天用来打渔的本事原来也是灰烬·轻语之地的技艺。所以,当你我真正见面之后,我才迫不及待地让你学习巨剑入门指南。”

说到这里,灵宝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无比深邃地说道:“在洞穴里,当你展示箭术,并问及维科时……我有种古怪的感觉。这一切,明明都是我的计划安排,却好似有另一只更大的看不见的手在推动,我似乎也只是别人计划安排中的一部分。这不禁让我联想到你们之前的对话,当时你是这么说的:三分钟之后,无论如何我都要去找伊妮,那时候很多事就不受我控制了。这句话太古怪了,你们似乎知道事情肯定会起变化。”

李未济连忙接过话头:“这只是一般的战斗直觉,我们参加过很多次特别任务,每到紧要关头,就会生出一种警觉。”

“也许吧。”灵宝用无所谓的语气说道:“不管你们是有心还是无意,但你们都提醒了我,也许永恒炼金术早已经把我们每个都安排得明明白白,我们只是走上了应该走的那条线路而已。”

李未济突然笑了起来:“我真傻。原来破绽这么明显,我却现在才发现。”

灵宝探到船舷外拨动水面,嘘道:“别说出来,让你朋友一辈子都蒙在鼓里。”

黎易摊手道:“你们俩打哑谜蒙不住我的,因为我根本不在意这些破事。什么破绽啊,计划啊,安排啊,对我来说都是虚的。人为的东西再精巧,也比不了上天塞给你的宝贝。”

李未济和灵宝同时点头,深以为然。

没想到黎易话峰一转:“你还是说说吧。他故事的破绽,我想了一路,也没想明白。”

李未济笑道:“他的故事没破绽,也可以说全是破绽。如果顺着他的思路走,整个故事完整自洽,没有破绽。可是我们跳出故事来看,他之所以被人冤枉成摸屁股的色狼,全都因为他无法向别人解释误会。他!也!马!的!何!等!聪!明!人!物!”

黎易这才恍然大悟,对啊,灵宝表现出来的聪明机智比李未济还要高出一筹,他怎么会解释不清一个小小的误会呢?

李未济又说:“我真傻,会上这种白痴当。”

灵宝道:“有时候,越简单的方法才越有效。”

李未济语气一沉:“我很好奇,究竟是什么事需要你编造这样一个故事来掩盖?”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黎易叹口气,说道:“你们慢慢聊,我就不在这里当傻子了。”转身进船舱,和伊妮聊起家常来。

渔船慢慢驶入湖心,云遮月隐,夜风拂面,说不出的清爽。

灵宝伸了个懒腰,头枕双臂,举目苍穹,惬意道:“这件事现在还不适合对你说,但我保证你迟早会知道的。你很聪明,虽然比我还差一点,但是你有我没有的精神品质,而且你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也不错。我觉得,现在开始,我们可以真正的合作了。”

李未济蹲下来说道:“愿闻其详。”

“不着急。杀了水怪再说。”

船稳稳停在湖心。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相关文章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