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十章:入深山细察试验室 李未济初遇阿苏拉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没有箭的弓能用吗?

现实里肯定不能。

游戏里却有解决之道。

经过一番试验,李未济发现,原来长弓上的刻纹图标可以通过意念移动,只要把想用的技能图标移动到长弓中心,拉动弓弦,箭矢会自动生成。而且,根据使用的技能不同,生成的箭矢也不同。比如说,[远程射击]生成的箭矢就很普通,但是[近身平射]生成的箭矢却有看起来很重的箭头。

这个无中生有的设定说不上有多高明,但至少解决战斗中无箭可用的尴尬。

明白这个设定之后,李未济对着大树来了几次[远程射击],箭箭中圈。高兴之余,他又对着身旁的靶子使用[近身平射],把靶子打飞之后,他才发现,[近身平射]的图标变成灰色了。按以往的游戏经验,这应该是技能冷却状态。李未济赶紧读秒,[近身平射]的图标逐渐变亮,十四五秒钟之后,图标恢复正常。

“看来[远程射击]是基础技能,没有冷却。[近身平射]的冷却时间是十五秒左右。”

李未济强记这个数据。

解决了箭矢问题,李未济很自然地把目光转向了落石瀑布。从拿到艾丽西亚的木弓开始,他的心里就一直压着好几个问题。可是这些问题完全没有解答思路,而他目前得到的各种信息都把线索指向了灵宝。没理由不去落石瀑布上游戏看一看。

落石瀑布很美,午后的阳光很温和,眼前偶尔飞过的蒲公英点缀着青山绿水。

行走在山间小路上,野草闲花随风摇曳。抬头看看前方,估计再走五六分钟就能到落石瀑布的上游,李未济整理好背上的木制长弓,稍作停留,准备一鼓作气登顶。

“这山还挺高的。要换成现实里,我早就累得放弃了。一直觉得古人登高望远是愚蠢行径,今日身在高处,方才领略到眼界开阔、一览众生的乐趣。”

李未济倚靠长满苔藓的青山大石,回望来时长路,自言自语。

一只小蜥蜴爬到他肩头,炽天使高阶铠甲成了它可靠的落脚点。小蜥蜴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凸出的眼球,眼球转动,盯上了苔藓里跳动的虫。

这只肥硕的跳虫丝毫不知道自己正面临生死的考验,它依旧蹦跳着,啃食着最嫩的苔藓。

李未济突然玩心大起,他很想试试自己能不能打断蜥蜴捕食。为了达到目的,他睁大眼紧盯着小蜥蜴,试图通过蜥蜴的动作来判断它的攻击时机。

一分半钟过去,李未济精神涣散,不得不眨眼,小蜥蜴好像有灵性一般,舌头吐吞,肥虫入腹。

小蜥蜴美美地吃掉一只虫子,它侧头看着李未济,好像故意挑衅式地露出一张小笑脸。

李未济当然知道蜥蜴不会笑,笑脸只是蜥蜴嘴巴弧线造成的假象。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服气,这局输得有些冤枉。

幸好,苔藓里的虫儿还有很多,他还有机会。

一改之前死盯的策略,李未济眨眼的频率高了许多。只要眼睛不累,他确信自己肯定能看清蜥蜴的动作。

事实上,他的确看清楚了。

小蜥蜴的舌头弹射,粘住跳虫,缩回口腔。

当着李未济的面,小蜥蜴咀嚼起来,虫汁四溅。

“有意思。舌头像炮弹一样轰出,却留有余力再将舌头收回。这种纤毫间的力量掌握,的确有很多可取之处。虽然说这是它的捕猎本能,但我未必不能学以自用。”

李未济收起轻蔑心,认真地思考起来。

在他的注视下,小蜥蜴又顺利地吃掉五只虫子。

“这么说,你在捕猎时会身体前探喽。”李未济好像在跟小蜥蜴聊天,“这可不是个好习惯。因为……”

刚说到因为两字,李未济肩膀一抖一颤,小蜥蜴舌头一吐一吞,它很自然地咀嚼起来,但嘴里却空无一物。

小蜥蜴不明白,这明明是必中的一击,为什么会落空?

小蜥蜴不明白的事,李未济自然心中有数。

捕猎是本能,颤抖是计算。

在本能的驱使下,蜥蜴舌头的落点必定是虫子。

在计算的帮助下,肩膀的颤抖恰好与蜥蜴同步。

小蜥蜴攻击虫子时,抖肩,稍微拉开它与虫子的距离。

小蜥蜴收回舌头时,颤肩,即刻还原它和虫子的距离。

这两个小动作短促迅捷,从小蜥蜴的视角来看,它与虫子间的距离根本没有变动过,但它的攻击却失效了。

看着苔藓里蹦跶的小虫子,李未济微微一笑,他托着小蜥蜴,把它放到大石的平坦处,快步向瀑布上游跑去。

李未济的心情好了很多。

这片刻的休息时间,原本只是想逗蜥蜴玩玩,却意外地学到一点点关于力量控制的技巧。这种技巧并非是技能,却能在战斗中发挥微妙的作用。

心情好,步伐也觉得轻快起来,三五分钟不到,李未济就来到瀑布上游。

与湍急的瀑布不同,上游的水涓涓细细,绵绵长长。巨大的圆型湖泊倒映着蓝天白云,湖泊四周围起大坝,大坝高达数十米,颇有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的壮观。

“没想到这地方如此宽广,早知道的话,应该先和伊莎拉套套近乎,打听打听灵宝试验室的具体位置。”

李未济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手里可没闲着,他拿着木弓在地上熟练地画圆,回想着泥潭镇的方位,在圆圈外围标注好东南西北四个方向。

“圆就是湖泊。落石瀑布在湖泊北面,翻过东面的群山应该就可以看到泥潭镇。南面是湖泊的源头,有大坝围着,除非另辟蹊径,否则几乎无法靠近。西边和东边一样,都是山……”

李未济用语言增强记忆,同时用食指沾了点口水竖置在空气中,片刻之后如法炮制,反复五次之后,他在简易地图的西面画了几缕清风。

“从通风要求来说,灵宝把试验室建在西面的概率更大一些。可是从采光角度来说,还是东面更有可能。”

长弓在地图上比划着,李未济犹豫不决。如果换成平常状况,大可以把东西两边都搜寻一番,可是欢迎晚宴并不等人,他剩余的时间并不多,只能选准特定方向探索。

坐在简易地图前,李未济双手抵着长弓顶端,反复地搓着拳头。

“还忽略了什么呢。灵宝建的应该是生物试验室,生物试验室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呢?”

李未济恨不得现在可以直连神经元网络查找相关的信息,不过很可惜,游戏禁止了这项功能。在登陆平台中,玩家可以连接神经元网络浏览任何开放内容。一旦进入游戏之后,网络浏览功能被彻底锁死。因为游戏中的很多谜题在网络上都有相关提示,如果开放网络浏览功能的话,这些谜题就会丧失存在的意义。

“看来还得从老本行出发。说不定游戏为了场景美感,会让灵宝把试验室建得别开生面呢。”

李未济在建筑学和生物学上几乎没有造诣,所以他果断切换了思考路线。

举目遥望,湖泊东面的群山,起伏有序,山尖负雪,好似一排利齿;西面山势平缓,树木繁多,更像是倒扣着的花盆。

“倒扣着的花盆?”灵感袭来,“每个花盆底部都有排水孔。花盆倒扣的话,排水孔不就成了可以进光的天窗嘛?”

想通这一点,李未济当机立断向湖泊西面奔去。

十五分钟过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找到了带天窗的山,在山周围稍加摸索就找到隐藏在杂草里的入口。

入口呈U型,在U字最底部加设钢板地漏用于排水。这个简单实用的设计让李未济拍手称赞,他赞的当然不只是灵宝,更是《激战》这个游戏。这些小设计粗看不以为意,细想来却格外生动。

U型通道低矮窄小,以李未济的体型几乎只能蹲着向前移动,蹲行几步后实在是很不舒服,他索性跪爬着挪动。

爬出U型管道后,李未济看到是一根竖直的钢管。

钢管连接地下,地下正是期待以久的灵宝试验室。

阳光通过山顶缺口射进洞穴,墙壁上贴满密密麻麻、零零碎碎的镜片,通过镜片反射整个洞穴都能享受光照,不过也使得洞穴异常闷热。

身在半空的李未济将整个试验室尽收眼底,参照身高比例估算了一下,试验室呈正方形,边长约有30米,被粗制的矮木栅栏划分成九宫格。

“很好。这个布局清晰明确,钢管下方正好可以当成平面九宫格左上角第一格。”李未济在心里给格子标上号码,“第二格好像是生活区,有食物和床,看起来,这个位置阳光照射并不强烈。第三格靠床的那边是书籍文献,靠墙的那边是玩具,应该是玩具吧,好像有木马之类的……没想到这个家伙还挺会享受生活。只是这个床和木马怎么有点、有点像儿童用品,难道是给伊莎拉准备的?”

“接下来是第四格,光线暗淡,看不清有哪些东西。然后是中心的第五格,光线不够明亮,只能看到像牛一样的机器正在原地奔跑。”

“第六格的光线充足,这一格铺满了鹅卵石,阵列着六个大铁桶,像是麻将牌的六饼。”

“第七格,角度不好,只隐约能看到有些试管,需要下到试验室里面再做探查。”

“第八格是深水池,游动着成群的小鱼。第九格的光线最充足,有许多的植物,主要以黄色的小花为主。”

李未济反复默念着自己看到的东西,当默念到第三遍的时候,一个被扩音器放大的沙哑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朋友,记熟方位了吗?”

这句话在洞穴里反复回荡,李未济一下子很难判断出音源所在。

被发现了?

怎么被发现的?

自己明明没有任何动作。

李未济还在迟疑,那个沙哑的声音又来了:“趴在那么小的洞里,不累吗,为什么不下来喝杯软泥酒呢。”

看来的确被发现了,不再犹豫,李未济顺着钢管滑到试验室里。

下地之后,他觉得四周明亮了许多。

“请到第二格来,软泥酒早已为你备好。”

李未济走到第二格,床与餐桌之间的小沙发前放置着一杯绿色的液体。

“不要害怕,软泥酒是我精心泡制的。烂葡萄酿造的酒精,再加上一整只清洗干净的软泥怪,泡足七七四十九天,味道香醇无比。”

有点受人摆弄的感觉,但是李未济依然拿起软泥酒一饮而尽。

还别说,这个东西听着很恶心,喝起来更难受。

“一,二,三,吐!”

李未济果然吐了一地。

“你很听话。”那个沙哑的声音笑了起来,“听话才能活得长久。为了防止有人乱闯,我在这个试验室里布置了毒气。如果你不喝这杯酒的话,现在或许已经开始抽搐耳鸣了。那么,能帮我清理一下你的呕吐物吗?那毕竟是我的卧室和餐厅。”

拿起扫帚,趁着打扫的时机,李未济小心地张望着,试图寻找声音的来源,但一无所获。

“很好很好很好。”沙哑的声音显得很兴奋,似乎要原地跳起来一样,“事实上,我根本就没布置毒气,因为我买不起制造毒气的材料。看在你这么听话的份上,你现在可以玩玩小木马。”

李未济跨过木栅栏坐到第3格的木马上。

“你是在猜想我身在何处吗?不要想了,我在你眼睛里,在你心里,在你脑海里。我是你挥之不去的噩梦!”像是读台词一样,沙哑而空洞的声音快速地念叨着,好像要把气氛往恐怖电影方向发展。片刻之后,沙哑的声音突然变得锐利,他疯狂地笑着,叫嚷着:“我是开玩笑的。其实我只是想让你把木马摇起来。快摇啊!”

屁股轻挨着木马,脚尖晃动,李未济将木马摇了起来。

锐利的声音重新变回沙哑:“我杀过很多闯入者,你的耐心比他们都要好。你做了最正确的选择,因为木马控制着墙壁上的热感应激光炮,如果你不摇木马十下的话,激光会把你射穿的。快谢谢我。说,谢谢。”

“谢谢。”李未济语气平淡地回应。

“不!”沙哑的怒吼,“我要你热情洋溢,充满感激地说这两个字。”

李未济调整嗓音,充满感激地说道:“这两个字。”

沙哑地声音平静下来:“你变得不听话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不过,我不会动怒,仁慈的我总是宽宏大量。再给你一次机会,去第6格,从6个铁桶中选择一个,打开它的龙头,喝三口流出来的东西。”

李未济故意走得很慢,他轻声细语地问道:“我能提前知道铁桶里有什么吗?”

“哈。当然,如果你不介意地话,我可以告诉你。这六个铁桶里,有一桶是纯净水。其他的五桶分别是,粘焦油、臭牛粪、人马血、龙蜥尿、鳞爪粉。”

在鹅卵石上来回踱步,李未济试图通过铁桶的外观来辨认铁桶内所盛放的东西,但是这6个铁桶的外观都很整洁,丝毫看不出异样。

李未济问:“允许我敲打铁桶来判断吗?”

沙哑地声音回答:“尽管试试吧。”

挨个敲响铁桶,这些铁桶发出来的声音都完全一样。

“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反馈的声音都一样?”沙哑地声音来了兴致,“因为它们的厚度并不一样。倒数十秒,如果你再不做选择的话,请你看看头顶。”

头顶,一个巨大的麻布包摇摇欲坠。

“五。四……”

还没等到倒数三秒,李未济直接用嘴裹住右手第一个铁桶的龙头,拧开。不管龙头里流出来的是什么东西,他狠咽三口,起身说道:“接下来呢?”

“没想到你能选对,看来你运气挺不错。接下来就没什么事了,宽宏大量的我决定给你一条生路。你很听话,我今天很高兴,你可以原路返回了。”

李未济却摇了摇头,他拧开旁边的龙头,纯净水哗哗直流。

“在我家乡有句话叫反派死于话多。”

李未济把两个水龙头重新关上,慢条斯理地说道:“从你发现我开始,我就一直假装四处张望,像是在寻找你的位置。其实不是!我在想你是如何发现我的。摇木马的时候,我就想通了,镜片可以反射阳光,当然也会反射洞穴的一切,你自然是通过镜片反光发现我的。”

李未济挥挥手,像是跟老朋友打招呼。洞穴墙壁上成千上万的的碎镜片,映射出成千上万个他。

“可是,你能通过镜子看到我的一举一动,我却无法通过镜子看到你。这就说明你在一个非常巧妙的位置,这个位置没有光源,不会把你暴露出来。”

退回第三3格,李未济把小木马翻转过来,说道:“这就是单纯的玩具木马。根本就不存在激光炮,就如同根本不存在毒气一样。从一开始你就在唬人,但是你的技巧很高明,撒谎又拆穿自己的谎言,如此反复,让人捉摸不透你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只能被你牵着鼻子走。”

李未济的眼神明亮起来:“初期我的确被你给迷惑了。不过,在摇木马的时候我注意到一件事,你看的书大多跟道德有关。杀人狂魔试图从道德方面寻求内心的平静吗?还是说,你做的试验有很多道德矛盾,需要你从这些书籍中得到开解?不论哪一点,这至少说明,你的内心极度不安。知道这点之后,我就冷静下来。”

从书堆中翻出一本《纯粹理性批判》,李未济拿着这本书走到第二格,冷静客观地说:“多少个日夜,你就坐在这张简陋的小沙发上,借着微弱的光芒,翻开这本书。你的内心波涛汹涌,情绪随书里的微言大义上下起伏,你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只好用软泥酒来释放压力。你很聪明,但并不强大,你拥有的资源太少了,所以你只能用一些花招来对付我。”

把书放到小沙发上,李未济盯着第一格的角落,轻声说道:“第一格,最容易被忽略的起点位置。你利用体型优势躲在钢管后面,躲在最背阳光的角落里。现在,可否出面一见?”

“有何不可。”伴随着轻亮干净的声音,矮小的身形从阴影中走出,“你比我想像的更有智慧。”

“你……”李未济有些说不出话来,通过U型入口、小床、小沙发、小木马,他早就确定灵宝十分矮小,可是他没想到灵宝完全是另一种智慧生命体。

样貌古怪的灵宝大摇大摆地走到李未济身前:“身为指挥官却没见过阿苏拉吗?”

李未济摇头道:“生平第一次。”

灵宝很舒服地躺到他的小沙发上,慢悠悠地说道:“你说对了很多事。不过,有一件事你判断错了,回头看看。”

李未济回头,一道激光照在他脑门。

“我这里真的有激光炮。”灵宝翻身说道,“不过能量消耗巨大,今天就不让你见识了。”

激光消失,李未济转身看着灵宝,这个小矮子正背对着自己抠脚丫。

“你能不能注意点自己的形象。”

“我在自己家。”

李未济无话可说。

灵宝说道:“既然你通过了我的考验,那我可以把你想知道的事都告诉你。不过,你可别指望我帮你消灭水怪。那东西已经变异了,我也束手无策。”

李未济沉吟片刻,说道:“你很喜欢伊莎拉吗?”

“很喜欢。她很好,对我也很好。”

“所以你想让她活着。所以当你知道女王会派指挥官来支援泥潭镇的时候,你就把这个信息透露给艾丽西亚,甚至你还帮她造了一张床。”

“不仅如此,她去勾引你其实也是我引导的。”

“听你的语气好像很得意,又好像很不开心。”

灵宝继续背对着李未济,稍有迟疑地说道:“救人是件好事,我安排得也很妥当。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损失一个女人的贞操换取一条鲜活的生命,是无比划算的交易。没有什么比生命更值钱,对不对?”

“对。也不对。生命的价值很难衡量,有时候半个馒头就等于一条命,有时候几车黄金才等于一条命。不过,对我来说,无论你为生命付出何等代价都无可厚非,只要你不付出别人的代价就可以。”

灵宝转身面对着李未济:“你这个说法我在书本里看到过。就当你说得对吧。”

“我不是很懂你为什么执着于要拯救那个女孩,不过你既然有这种想法,我愿意帮你。”

“怎么帮?”

“当然是打到半人马和强盗害怕,让他们再不敢跃雷池半步。”

“哼。从我来到泥潭镇开始,战争就没有停歇过。这三年来,炽天使损失了无数的战士,结果也仅仅是维持你来我往的死亡。你凭什么敢说这种话。”

凭什么?当然是凭游戏不会安排无解剧情这个常识啊。

可是李未济不能这样说。

他凝视着灵宝,平静地说道:“凭你我的智慧。”

灵宝又哼一声,却不再说话。

偌大的试验室里只有机器牛奔跑的声音。

良久之后,灵宝说道:“光凭智慧是不够的,还要有武力。我知道有个人可以帮我们。她的力量加上我的科学发明,我们或许有胜算。不过这个人和我有仇,你得想个办法调解我们之间的矛盾。”

灵宝从床边的书堆里摸出一本书:“这书上的战斗技巧对你或许有用。”

李未济接过书,借着镜片反射的光,他看到书名是《灰烬·轻语之地的巨剑入门指南》。

不等李未济翻开书页,灵宝爬到他的肩膀,贴着耳朵说道:“去第五格,接下来要做的事会有些痛。”

痛?

这些年什么痛没经历过。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Related Articles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