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四十一章.初次合作效果惊人 巧设陷阱元吉落网

浴血激战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浴血激战

审讯团特别好找,索兰德拉到处都是。

几人爬上离索兰德拉最近的三角拱门,躲在拱门的夹道里远眺。

全息投影之花显示7点30,离审讯团的招募结束时间还有三个半小时,黎易有点按捺不住,出声问道:“我们在等什么?直接跳下去,打晕一个,拖起就跑啊。”

李未济指着远处比划道:“东南角的防守从四人变成了六人,西南角从六人增至八人,原本无人的东北角也多了两人防守,无论我们从哪个方向下手,都有暴露的风险。”

“那你说怎么办?”

李未济闭目不答。

三角拱门的位置很高,在这里可以看到大半个索兰德拉,李未济在脑海中用描边的方式快速抽离出索兰德拉的平面图。

一个个代表敌人的红点出现在平面图上,这些红点有的原地不动,有的四处游走毫无规律。

“难道不是这样?”李未济睁开眼,他试图找到卫兵的行动规律,却没有得到想要答案。

顾含章说道:“要不,让老冰潜行进去,暗杀。”

坚冰至立刻援手道:“不行。一旦发动攻击,隐身立刻失效。”

李未济右手抵着下巴,中指背不停轻弹嘴唇,目光呆滞,一副游离出神的状态。

片刻后,他回过神来说道:“不能再浪费时间了,硬来吧。我有一招能击晕敌人,含章的[空投补给]同样可以砸晕敌人,老冰你的[顺手牵羊]也有眩晕效果,如果我们配合好,可以在对方全程晕迷的情况下完成击杀,这样就不会暴露。”

顾含章细想一下,说道:“恐怕很难。他们兵力最薄弱的东南角也有两个人。如果我们同时击晕两个人,技能无法接力,空窗期太长,任何一个人醒来都会立刻暴露我们的位置。除非我们有秒杀对方的能力。”

说完话,顾含章将目光投向黎易。

黎易忙道:“我不确定怒神是否有这样的杀伤力。”

坚冰至插话道:“应该没问题。我之前玩这个副本的时候,审讯团并不是很强,而且你们别忘了,这游戏的大部分怪物都有致命弱点。阿苏拉这种生物和人类差不多,我估计他们的致命弱点不在头部还在胸部,你直接往这两个地方打,能成。”

李未济再次闭目,在脑海中规划着如何接近东南角卫兵的路线,片刻后他睁眼道:“冒险一试。跟我走。”

按着李未济的路线,众人轻而易举来到东南角卫兵的视觉盲区。

“含章,你的空投补给能砸到卫兵的位置吗?”

得到顾含章肯定回答之后,李未济颇感庆幸,这个视觉盲区看来是游戏有意设计的,这就说明当下的计划的确可行。

“你直接空投将他们砸晕,这样我们就有时间接近他们。然后,我打左边这个,老冰打右边这个。老易配合老冰,争取一击功成。”

李未济说完行动方案,回头问道:“都清楚自己的职责吗?”

众人点头。

“行动。”

一声令下,顾含章的炮台从天而降,两个审讯团卫兵当场眩晕。

李未济挥舞钢剑,快速位移到左手边卫兵身前,[剑柄猛击],卫兵再次眩晕。

与此同时,坚冰至已经发动[顺手牵羊],暗影步瞬移到右手边卫兵身后,该卫兵眼冒金星。

“怒神。”李未济喊道。

只是,黎易没有位移技能,此时的他还在半路上。

看着卖力奔跑的黎易,李未济顿感失策。

卫兵的晕迷时间快到了,而黎易离卫兵依然有段距离,李未济只觉得前功尽弃甚为可惜。

刚想叫同伴撤离,却听先后两声枪响,这两个卫兵竟然再次被晕住了。

李未济扭头向枪声方向看去,只见坚冰至对着手枪枪口吹气。

坚冰至眉毛一挑,对李未济说道:“欠我一张牌。”

黎易终于接近卫兵了。

怒神附体,他[猛冲]到坚冰至身边,对准审讯团卫兵的头部挥拳,只听金属撞击地面的声音响起,眼前见剩下无头的躯干。

“我靠,这么血腥暴力吗?”黎易也没想到这一拳竟然会把卫兵的头打飞,本能地后退一步,不敢再看。

“什么血腥?”坚冰至的反馈感只有30,从他的视角来看,卫兵只是平静地死掉而已。

李未济出言提醒道:“别发呆,还有一个,快。”

黎易转身施展[地震跃击],高大的神像跳出落下,直接将李未济眼前的卫兵砸成一滩肉泥。

有惊无险杀掉两个卫兵,李未济立刻检索卫兵的尸体。

除了两套审讯团的衣服外,还有两把镶嵌着红色能量核心一看就是审讯团风格的单手剑。

顾含章看到这边的战斗结束,快速跑来问道:“找到密码提示了吗?”

李未济看着这个女人,她一点也不怕地上的无头尸体和肉泥。

“好强的心理素质。”李未济心中暗自佩服起来。

“出了几件装备,我们先分配一下。”李未济将护甲和兵器收拢摆在众人面前,“正好有两套护甲,老冰和含章一人一套。至少单手剑嘛,我看老冰是用单手剑的,给他一把,没意见吧?”

众人都不作声,表示默认。

“还剩下一把单手剑,含章,你要吗?”

顾含章摇头道:“我不能使用单手剑。”

黎易同时摇头道:“我之前用过单手剑,但是我不太喜欢这种武器,你自己留着吧。”

李未济知道黎易的心思,但他对单手剑实在一窍不通,当即说道:“我没学过如何使用单手剑,暂时先留着吧,实在不行就丢黑狮交易所,卖了钱大家分。好歹是个优质级武器,游戏刚开服,应该能值点钱。”

分配好装备,顾含章和坚冰至立刻换上护甲。

还别说,这套护甲设计得非常细致,完美贴合阿苏拉身形,换上装备的两人立刻神采奕奕。

“人靠衣装马靠鞍。”黎易由衷感叹,“看得我都想再打死几个卫兵了。”

顾含章扶了扶头盔,笑道:“就是这大耳朵夹在头盔里有点不习惯,要是能把耳朵露在外面就好了。”

“耳朵露在外面,别人对着你耳朵来一下,那还要头盔有什么用。”坚冰至很满意这套衣服,把自己裹严实非常有安全感。

“行了,看你们得意的样子。”李未济拿出红色晶片卡,“这也是从卫兵身上掉落的,正面是展开的手掌图案,背面刻着‘口袋密令’,应该就是我们要的密码提示无误。”

黎易兴奋道:“快看看有什么提示。”

李未济端详晶片30秒,一句脏话脱口而出,众人忙问:“有麻烦?”

“麻烦还不小。晶片上显示着一组数字,但这组数字有6位,而荒火洞窟的密码输入器上只需要4位数。”

坚冰至哀叹一声,坐在地上:“这游戏为什么没有任务指引,好也妈的烦。”

听到也妈的,李未济和黎易相视一笑。

李未济说道:“如果什么都有指示,就没劲了。”

“可是没提示就没目标,就玩不下去啊,更没劲。”

“话不能这么说。”李未济胸有成竹道,“这个游戏不是没有提示,而是提示比较隐蔽,至少,我已经知道要去哪破解晶卡的秘密了。”

“哪?”顾含章的笑容永远不会缺席。

能解开晶片的地方自然是朵拉实验室,方才整理魔像记录数据的时候,李未济曾经匆匆一瞥审讯团的相关记录,里面有张插图正好是晶片的模样。

众人原路返回来到树根通道前,黎易正想往里深入,顾含章却一把将他拉住,说道:“有人抢先了。”

顾含章的话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李未济看向顾含章,问道:“有哪里不对吗?”

顾含章趴在地上从倒伏的绿草上捡出几颗石子,说道:“这些石子一看就是流纹岩,与周围的地质环境有出入,应该是被人夹带到这里的。这个人,去过荒火洞窟。”

李未济似懂非懂,问道:“能详细说说吗?”

顾含章极有耐心地解释道:“纵观我们遇到的所有阿苏拉建筑,大家就会发现这种建筑的主要材料是大理石。建筑往往是就地取材,所以索拉德拉这块区域的主要地层基质绝对是大理石。”

粉斑鼻阿苏拉稍作停留,等待其他人消化这点信息,直到黎易问出然后呢,她才接着说道:“我们去过的几个重要地点,只有荒火洞窟非常另类。我在那附近闻到了浓重的硫黄味,而且那里的温度明显比其他地方高,我断定那很有可能是火山喷发点,而火山喷山处最不缺的就是我手上这种流层岩。而且,我还可以告诉大家一个不幸的事实。荒火洞窟正在于活跃状态,如果里面真的是火山,那我们最好快点,以免我们的任务目标被岩浆吞噬。”

很有趣,从完全不同的专业角度看到别人发现不了的东西,看来这个副本的玩家并非随机分配而是游戏有意挑选过。

顾含章提供的线索立刻让众人的心情紧绷起来,当前阶段副本用非常规的手段逼迫玩家尽量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而横亘在任务面前的除了晶片之外,还有神秘的第五号玩家。

李未济让众人在入口等待,独自探进通道,片刻后他返身咂嘴道:“通道里除去我们进出的脚印外,只剩下一开始那排只进不出的不知道属于谁的脚印……”

黎易插话道:“他难道会飞不成?”

李未济摇手道:“非也。他不会飞,他只一步不错踩着原来的脚印走进去了而已。我刚才仔细看过了,从叠层顺序的先后关系来看,那人的第一次走进去的脚印在最下层,我们走进去的脚印盖在上面,之后我们出来的脚印盖在我们进去的脚印上。但是,从最上层脚印和最下层脚印重叠部分来看,我分不出最上层脚印是进还是出。”

李未济的话说得非常抽象,其他三人都没有他那么好的空间结构感,一脸迷茫。

“呃,这要怎么解释呢……”李未济发现自己无法用直白的语言解释这个问题,搔耳捶胸,急躁万分。

“这么说吧。”李未济咬着牙重组语言,“首先有人比我们先到实验室,而我们到实验室却没发现他的踪迹。随后我们完成帮助朵拉的任务获得实验室的控制权,这时候那人就在我们身边。他应该全程偷听了我们的谈话,而且,等我们离开实验室之后,他才跟着离开。随后,他跟着我们到荒火洞窟。至于他是否看我们秒杀卫兵,这就不得而知了。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比我们先一步回到实验室。甚至,他现在依然待在实验室里。”

顾含章顺着李未济的讲述在脑子里模拟出一段行走动画,立刻明白他表达的意思,张嘴说道:“这么说,他可能比我们更早破解荒火洞窟的密码?”

李未济揉着太阳穴摇头道:“这个人应该不是解谜型玩家,否则他没必要等我们激活任务。但有一点要以肯定,这个人的记忆力非常可怕。这段树根通道全程需要五分钟左右,至少400步,能记忆400个脚印不错一步,我自问做不到。”

众人缘跌坐在入口,扶额无语。

一直没说话的坚冰至打破沉默道:“李未济,对吧。明牌。”

听到如此正式的称呼,李未济知道自己无法再藏拙,坦言道:“两张。”

坚冰至抿嘴摇头,并不满意。

“再加老易一张。”

坚冰至依然摇头。

“我无法替别人做主。”李未济咂嘴说道,“含章,你愿意出牌吗?”

顾含章笑着点头。

得到顾含章确定的回应,李未济站起身,摊开手,阴阳双鱼浮现。双手拍合,他拿出一份 [噬蝎毒液]配方:“送你了。”

黎易手持鬼刃,对准旁边的大树。此时的鬼刃整体袖珍许多,但依然与阿苏拉的身材不相配。矮小的黎易拿着硕大的刀,显得非常滑稽。他却不在乎这些,抡着大刀,整个人向旋转着冲向大树,刀锋卷过,寸草不生。旋转惯性停止,他好像有点找不着方向,愣了一下,这才走回李未济身边。

“第一次用,[旋风斩],头晕。”

坚冰至扫开被旋风斩砍飞的草屑,叹道:“我进副本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有优势……看来游戏把平衡做绝了。”

话音落地,三位男士看向顾含章。

顾含章用尖锐的食指刮着鼻子,一脸笑意地说道:“献丑了。”

的确很丑。

她右手拿着一串黑漆漆状若葡萄的东西,某种角度看去,很像阴囊。

只见她摘下一颗葡萄向远处扔出,一颗变三颗,三颗铁蛋落地黑烟滚起,烟中飞出许多金属碎片。

“[碎片手雷]。投掷三枚手雷,爆炸时伴随大量弹片,造成流血效果。”顾含章收起葡萄对坚冰至说道,“换你出牌了。”

坚冰至拍手叫好,却丝毫没有展示自己的意图。他拿着李未济给的配方,缓缓念道:“[噬蝎毒液]。毒液类技能。30秒内,两次攻击使敌人定身无法移动,每次定身1秒。你知道这张配方值多少钱吗?”

李未济说道:“不管多少钱,现在它属于你。换你出牌了。”

坚冰至伸展手脚,关节咯吱作响。

“你们知道怎么迫使隐身者现形吗?”

坚冰至一边说话一边摊开右手,手腕射出一把钢针。钢针略有金属光泽,密麻的针头非常显眼。

“最好的办法就是给他上色。”

坚冰至唤来李未济说道:“踩上去试试。别怕,我们组队了,陷阱不会伤害队友。”

李未济大胆踩在钢针上,除了略感扎脚外,别无其他异样。

坚冰至道:“这个是[针刺陷阱],触发后使敌人定身、中毒以及流血。无法格挡。大家都知道,游戏里中毒的人会蒙上一层绿色,只要那人踩中,我们就必定可以发现他。”

“那我们岂不是要等他经过?”李未济离开钢针坐在一旁提出异议,“他的行程无法确定,万一他长时间躲在实验室里,我们可没那么多时间浪费。”

坚冰至点头道:“这点我清楚。进入副本到现在,已经两个小时。以我哥的能力,此时此刻他应该拿到审讯团最强克鲁的徽章了。”

他又叹气道:“我之前一直担心这点,我以为我们能在2小时内救出被困的阿苏拉。如果我哥如愿以偿,以他的性格,肯定会插手其他玩家的考核,接下来一小时,审讯团的人数会快速增长。”

李未济也曾想过这个问题,但他对履霜完全不了解,在没有足够信息的情况下,他实在无法做出合理的推断。此时听坚冰至说起,他心头微动,抓取关键词问道:“为什么是一小时?”

坚冰至的手腕又是一抖,但这次射出来的不是钢针,而是黑色粉末。

黑包粉末如雾,红雾笼罩在钢针上,原本闪有金属光泽的钢针顿时没了光华。

“因为一小时后,他就会带人歼灭我们。”坚冰至用指肚轻按钢针,确保钢针的坚固性,“我哥对游戏的胜负很在意,他肯定会用帮助其他玩家加入审讯团。在进游戏之前他就和我说过,如果我走营救路线,他最多只给我三小时。过后就会不择手段减少对手数量。”

每根钢针都被坚冰至按了一遍,他小心翼翼起身说道:“搞定。”

李未济向针刺陷阱看去,以他独特的绘画视角来说,钢针几乎完全融入环境,但这把钢针射得太整齐,整个陷阱有清晰的圆形边缘。

“会不会太圆了?”李未济就自己看到的东西发表意见。

顾含章和黎易反复看过后,同时问道:“什么圆?”

李未济手指在陷阱上方绕圈:“就是这里,太圆了,太整齐,太刻意。”

顾含章眨眼说道:“我看不出来有边缘。”

黎易附和:“我也看不出来。”

李未济明白每个人看到的世界并不相同这个道理,但他实在无法对清晰的边缘视而不见,只得强迫自己看其他地方。

李济无法宁静,哪怕眼前是树枝是绿叶,可那个圆就在他心里。

好几次欲言又止,他索性踩着铜针往树根通道钻。

“你要做什么?”坚冰至说,“我们不在这等那家伙出现吗?”

李未济也不回头,按捺住破坏圆形的冲动,回答道:“你们在这里等,我去把那人骗出来。”

行走在狭小的树根通道,他总算有时间把这段时间内发生的事好好想清楚。

他首先想到的是游戏本身的设定。

游戏不提供任务列表,当前有哪些任务,任务内容是什么,如何完成任务,全要靠玩家用心去记。

这很不方便,却有真实感。

不过,大多数玩家未必能接受这种模式。

并非每个玩家都像自己这样热爱解谜,热爱钻研。

人有时候总希望有个明确的目标,进度条一满立刻拿到奖励。

所以,游戏要怎么满足非自我驱动型的玩家的基本要求呢?

这个问题暂时没有答案,但他猜想解决方案应该有两种。

第一种是直接给这类玩家语音提示,第二种是给他们可以随时查看任务进度的道具。

“也许游戏有更好的解决方案也不一定。”李未济自言自语,脚下一旋,特意将那组不知名的脚印擦去一部分。

眼看通道已经走了一半,他背着手像个老领导,继续向前。

“顾含章,女性,年龄未知。地质工程专家,小偷,目前监禁中。”

李未济轻拍眉心,回想着他看到的顾含章。

这个女人一直笑眯眯的,用步枪打坚冰至却毫不手软。通过几块岩石就能分析出诸多信息,谈到地质问题,神态自信,语气从容,显然有过硬的专业知识。明明有潜力方向,明明可以好好生活,却为了满足刺激的情绪当小偷。

“这点与我很像,不甘于被安排好的生活。为了哪怕一丁点可能,也要付出代价去尝试。”李未济并没有因为顾含章曾经陷害过他而心生讨厌,“从她直接丢包给我这点来看,应变能力并不突出,而且做事没有计划。”

在心里给顾含章打上几个标签,李未济将她放在一边,脑海中自动浮现坚冰至的模样。

“兄弟?真的是兄弟吗?他的声音实在太难听,难听到让我总觉得他是故意变声隐藏身份。”

头顶灰色纹路,胸前三角印记。履霜与坚冰至的形象完全重合,没有任何分别。

“双胞胎也不可能完全相同。”李未济在脑海里给坚冰至打上问号,“这个人看似不停地暴露自己的实力,却也成功套出我和老易的牌。他的举动合情合理,全都有充足的行为动机而,所作所为皆有益于任务进展,目前贡献最大的就是他。”

沉吟着,他将脑海中的问号抹掉。

排名前一万的玩家都不简单。

相信队友。

李未济强行中断自己的疑虑,走出树根通道,立在朵拉实验室前。

朵拉实验室依然保持着众人离开时的状态。

魔像焊接工嗞出点点火星。

SRV-3296型魔像已经从待机状态中苏醒,迈着敦实的大腿,按朵拉设定的行走程序,循环往复行走在由深灰色大理石和绿色玻璃铺就的大路上。

PM-450b型魔像高举金色机械爪,守在实验室大门,寸步不离。

太阳已经升起,原本灰蒙的天一扫阴霾,金黄的光束穿过树叶照在实验室大门的台阶,台阶两边藤蔓郁郁葱葱。

罗生密叶交绿蔓,欲布清阴垂紫藤。

已带朝光暖,犹含轻露滋。

甚为喜人。

“老易一定能执行好我的计划。”

李未济自我暗示着,踏进实验室,爬上二楼。

二楼是实验室的数据中心,魔像监控仪器也集中在此,李未济从来不碰监控设备,他不喜欢被人监控,自然也不喜欢监控别人。

抚摸着一台台数据主机,他自言自语道:“终于把那几个傻瓜甩掉了。”

说着话,他快速按动数据主机上电钮,十几道蓝光从数据主机上射出,蓝光在二楼的阳台交汇于一点。

耀眼的蓝点徐徐展开,足足五米高的SRV-3296型魔像虚影立在阳台上。

他不露声色走进虚影,左看右看,作恍然大悟状说道:“没想到破解[口袋密令]的方法这么简单,只要把SRV-3296的行走程序逆转……”

装模作样在桌上画着歪七八扭的线条,一顿乱画之后,桌上出现四个清楚的数字。

他高声笑道:“老子领先。”

高兴劲消失,他抹去桌上的数据,关掉数据主机射出的光线,缓慢向树根通道方向走去。

用极慢的速度在树根通道走了一段距离,他低头查看,原本故意擦掉的那个脚印重新出现。

“成了。”李未济立在原地不动,静待通道外的声响。

外面非常热闹。

坚冰至布下陷阱后带着黎易和顾含章躲到远处的大树下,以免暴露。

黎易问:“这么远,就算他中了你的陷阱,我们也未必有时间赶过去。”

坚冰至胸有成竹让黎易不要担心,他自有妙法。

等待之余,坚冰至随口闲聊道:“你叫黎易啊,名字不错啊,听上去就觉得你的人生一帆风顺。”

黎易大方点头:“还真没遇上过难事。”

“你朋友呢,运气也很好?”

黎易知道李未济的运气向来不好,所以很忌讳别人问这方面的事,语气不变,含糊回答道:“他,一般。”

坚冰至轻笑道:“你们的感情肯定特别好。”

“这倒是。”黎易直言道,“他在我家白吃了三年,能不好吗。”

“你说他能把那人骗出来吗?”

“肯定能啊。老济言出必行。”

坚冰至点点头,心中有数。

顾含章却不放过黎易,她看似无心地问道:“我听他说被人陷害过,是真的吗?”

“哪次?”

黎易的话让其他两人稍微颤动,这该多倒霉才会让好朋友说出哪次这种话。

“就最近,被人塞包的事。”

“喔,这事啊。咳,说起来有七八天了吧。无缘无故被人塞包,还牵扯进一桩自杀案,差点没出来。”

顾含章面色一紧。

偷窃被发现后,她其实打算放弃逃跑束手就擒。可是一想到自己从没被发现过,也没逃跑过,追求心理刺激的她这才奔跑。

当时只是正好撞见李未济,出于本能将包塞到他手里,并非有意栽脏。

如今听说因为塞包的事他竟然牵扯更严重的自杀案,顾含章心生惭愧,自露愁容。

粉斑鼻阿苏拉的表情变化落在坚冰至眼中,他瞬间猜到顾含章可能就是塞包之人。

“好在【深蓝】洞悉一切,老济无惊无险。”黎易滔滔不绝地说着,“自杀案你们知道吧。目前为止,【深蓝】都没给出具体的报告,这事不简单啊。”

说起自杀案,坚冰至来了兴趣,他问道:“是不是《激战》的模特,莫笙?”

黎易点头。

“我可喜欢她了,买过很多她代言的商品。”坚冰至摸嘴说道,“看新闻,我还有点不敢相信。这么活泼阳光的女孩,怎么会自杀呢。”

顾含章连忙摇头道:“活在这样的世界,不想自杀才怪。”

“这样的世界怎么了,一切都能得到满足,现实中不用过度竞争,不用内卷,平平安安过一生,多好。”

“动物才求平安。”顾含章突然激动,“因为野外有暴龙兽会随时要它们的命。”

空气顿时紧张,火药味十足。

是真正的火药味,因为顾含章拿出一串铁葡萄。

看着这串炸雷,坚冰至悻道:“我错了。”

求生欲极强的坚冰至成功逗笑顾含章,她收起炸弹,嘴角弯弯道:“怎么还不来,难道他失……”

败字没出口,坚冰至已经出现在树根通道旁,左手的匕首架在绿色人影的脖子处。

“哇。”顾含章率先跑来,“你怎么做到的。”

坚冰至也不隐瞒,说道:“布在钢针上的黑烟是[暗影陷阱]。首个触发陷阱的敌人将被标记,我可以用[暗影追击]接近被标记的敌人。这个技能同样无法格挡。”

顾含挑大拇指:“厉害。”

黎易紧跟顾含章,他一把捏住绿人,喝道:“妖怪,还不现形。”

只听绿人悠悠说道:“莫非你还要赏我一棒不成?”

声音非常稚嫩,应该刚满14岁,还没进入变声期。

“小孩儿?”身为人父的黎易本能松手,“你没事吧。”

绿人道:“1层流血,3层中毒,同时降低治疗效果33%,你说有事没事。”

这句话一出,几个人的反应完全不同。

黎易很担心这小孩受伤,他的原始反应就是让小孩先治疗自己。

坚冰至对小孩说的数据非常惊讶,这一个月来,他极尽努力摸索《激战》的数据结构,可除了游戏偶尔一闪而过的提示之外,《激战》的数据非常模糊,时有时无。

比如说[针刺陷阱]这个技能,钢针肯定有初始伤害,流血状态会造成伤害,中毒也会造成伤害,但具体的伤害数据无从可知。

坚冰至也试过反复杀怪确定伤害值,但他测来测去,唯一的确定就是:怪不同,针刺陷阱的伤害也不同。

最终,他放弃了确定伤害数据的想法。

如今有人能大致说出伤害效果,倒是意外的惊喜。

顾含章却另有所思,这小孩说出数据却丝毫不畏,这就表明他肯定还有后招。

果不其然,中毒持续时间结束,原本蒙在小孩身上的绿色褪去,坚冰至只觉得左手一松。

“休想。”坚冰至夹紧左手,却彻底夹空,小孩已经逃脱。

“看法宝。”黎易大手一泼,深绿色的汁液洒出,片刻后丑陋的双头巨人出现在众人眼前。

顾含章对准双头巨人开枪,一张渔网将双头巨人罩住。

“还留了一手呢?”坚冰至踩住渔网似笑非笑看着顾含章,“别跑了,咱们合作。”

小孩挣扎两下,实在挣脱不开,气愤道:“我黄元吉就是死,死网里,烂成泥,也不会和你们合作。”

李未济钻出树根通道,把晶片甩在黄元吉面前:“再说一遍。”

名叫黄元吉的小孩扁嘴道:“我合作。”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Related Articles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