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四十九章.偷得半日轻松游戏 强敌在前局势无解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回到朵拉监察站,黄元吉悠闲地坐在操作台上吃苹果。

“哪来的?”李未济舔舔嘴唇,玩游戏这么久,他竟然有点觉得口渴。

黄元吉指指监察站外,说道:“树上摘的。”

顾含章摇头道:“不可能。苹果树是喜低温干燥的温带果树,要求冬无严寒,夏无酷暑。度量领域这边到处都是火山熔岩,根本不适合长苹果。”

黄元吉也不说话,跑到外面又摘了五六个苹果回来。

“这游戏不合理啊。”顾含章怒道,“没有苹果树哪来的苹果?”

黄元吉把苹果塞到顾含章手里,言道:“其实很合理,因为这东西看着像苹果,吃起来却是西瓜味的。”

李未济拿起一个,苹果的香气很浓烈,又尝了一口的确是清甜的西瓜味。

顾含章撇撇嘴,不高兴道:“哪怕是西瓜味也不合理,万事万物都有定数,苹果的外形就应该是苹果的味道。不能因为这是魔幻游戏就……”

她还是忍不住咬了一口,不再说话。

打完Boss,做完任务,难得有个喘息的机会,五人你一口我一口把黄元吉搞来的苹果消灭干净。

“要不,我们再摘点?”顾含章意犹未尽。

李未济笑道:“你们去摘苹果,我来看看布洛普的数据库。”

坚冰至拍拍他肩膀,说道:“有结果分享给我们。”

黄元吉欢呼道:“走喽,爬树去。”

看着小伙伴离开,李未济将钥匙插入数据主机,关于布洛普的数据涌了出来,这些数据交织成布洛普虚影。

虚影布洛普看起来比较老成,面相严肃,靛蓝色的眼睛分外有神,乌黑的头发向后拢起扎成一条冲天小辫。

“布洛普主机启动,请选择读取或是存入数据。”

“读取。”

“请口述想要读取的内容。”

“哈克蛙。”

“读取到一千七百二十五条相关信息。”

看着投影列表上密密麻麻的阿苏拉文字,李未济傻眼了。

“重新检查:哈克蛙,毒素。”

“读取到20条相关信息。”

因为看不懂阿苏拉的文字,李未济只好选择让虚影口述信息内容。

闭目静心,耳朵里是阿苏拉滔滔不绝的说话声,思绪却不由自主飞到果园。

在果园侍弄橘子的时候,他也喜欢爬树,喜欢在树叶的荫浓里享受风吹。

有时候树杈里还会长鸟窝,通常是变异乌鸦。

与普通乌鸦不同,变异乌鸦有着粉白色的羽毛,特别喜欢橘子树。

它们的个头比较小,为了安全,往往三只或是五只结伴生活。

有意思的是,不论三只还是五只,其中仅有一只雌鸟。

雄鸟每天都会早出晚归捕捉食物,而雌鸟只要待在窝里享受即可。

发情期一到,雄鸟按个头大小顺序与雌鸟交配,养育后代。

至于后代是谁的,全凭运气。

李未济曾经抓过一只雌鸟,这只雌鸟被养得很肥,他用树枝编了个木笼将其困住,等到天黑的时候,四只雄鸟返巢发现雌鸟不见了,叫个没完。

雌鸟却不回应雄鸟的召唤,因为李未济手中的饼干屑很好吃。

想到那只雌鸟,他露出古怪笑容,自言自语道:“一直以为人和动物不同呢。”

李未济浮想联翩的时候,黄元吉刚从树上掉下来,跟他一起掉下来的还有苹果和坚冰至。

其实坚冰至不应该掉下来的,因为他的暗影步可以瞬移,但是他贪婪地想摘树杈边缘的苹果。

阿苏拉手短,他够不着,越是够不着越想要,伸手一探,树枝倾斜,树上摘果的两人同时重心不稳。

掉落的过程中,东一抓西一抓,树叶乱飞。

两人落地,也不觉得疼,急忙把苹果捡起来,塞到嘴里吃,开怀大笑。

与他们一起笑的还是顾含章,她摘苹果的手法就很粗暴,步枪瞄准苹果梗,一枪一个,从未失手。

看着满地的苹果,她得意地笑着,嘲讽上树摘果的两人不如自己。

可是等她看到黎易的时候,她笑不出来了。

黎易身边的果子至少有五十颗,但他没有捡,依然疯狂地踹着果树。

踹一脚至少会掉两三颗果子,果子打在他身上,不疼不痒,一脸开心。

“野。”

这是其他三人对黎易统一的评价。

黎易连踹三腿,果子如雨纷落。

坐在果堆中,黎易摆手笑道:“这算什么,要是老济来,那你们才真能体会到什么叫野。”

顾含章听到李未济的名字,收枪坐到黎易身边,问道:“他那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哪里野了。”

黎易盯着顾含章,疑问道:“你又没见过他,怎么知道他文弱。”

“猜得喽。一起游戏这么久,我对他最大的印象就是善于分析。”

“你咋不说他聪明呢?”

“善于分析和聪明是两回事。”顾含章说道,“我认为元吉是真聪明,但李未济离聪明还差点距离。”

黎易称赞道:“讲真心话,我俩一起玩游戏这么多年,遇见过非常多的玩家,他们就只觉得老济聪明,但你今天说的话和老济对自己的评价一模一样。”

“那他是怎么评价自己的?”

黎易嘿嘿笑道:“不告诉你。你自己去问他吧。”

黄元吉哼道:“用我阿苏拉外露的脚趾也能想到,他对自己的评价就是:我不聪明,我只是擅长把握信息而已。”

黎易重新打量黄元吉,这个基因A++的小孩子真是……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形容,但绝对不仅是聪明这么简单,因为他说的话和李未济对自己的评价一字不差。

坚冰至注意到黎易的表情,猜到个大概,说道:“看来,元吉说对了。”

黎易反问道:“那你们对我的印象是什么?”

黄元吉一字评价:“勇。”

坚冰至联想到黎易打架时的身姿,说道:“无畏。”

“粗中有细。”顾含章总能看到更深层的东西。

黎易笑嘻嘻说道:“谢谢你们夸奖。老济对我的评价却你们都不同,他说我是个好人。”

好人,陌生到几乎没人会用的词语。

当今世界并不强制你为社会做贡献,自然也就没有好坏的概念。

唯有热爱生活,为社会发展贡献光和热的人,才能称得上好人。

“好人易,你还没告诉我们李未济哪里野呢。”顾含章强行把话题拉回到李未济身上。

“好吧好吧。”黎易不满道,“我还想你们夸夸我,但你们就只关心老济,我要吃醋。”

坏笑着,他又说:“老济有个果园,你们想不到吧。他以前天天和果树打交道,有一回他带我去果园玩耍,我是第一次见到真的树,特别兴奋,在橘子树间来回跑,弄得满身是泥。等我从泥地里爬起来的时候,就看到老济在那里摇树,是的,摇,他力气好大,橘子树被摇得叶落枝颤,成熟的橘子被摇落,还没等橘子落地,他就能准确伸手接住。”

“我是第一次发现,他原来那么灵活。”黎易感叹道,“以前我也认为他很文弱的。那次之后,我就不敢小看他的身体素质了。”

他刚说完话耳朵里传来李未济的声音:“有线索了,来集合。”

所谓的线索其实很简单,布洛普是哈蛙研究专家,他一直致力于将哈克蛙毒素与永恒炼金术结合。

为了达成目的,布洛普带自己的克鲁小队在沼泽游荡,他们试图与众多哈克蛙部族接触,可是只有坚石部族愿意与他们进行友好互动。

坚石哈克蛙是个比较小的族群,它们的酋长叫鳄皮,顾名思义,它的皮肤像鳄鱼鳞片一样坚硬。

布洛普与鳄皮建立盟友关系,他们与哈克蛙同吃同住,观察它们的行为举止,也与它们分享前沿科技。

很可惜,哈克蛙的智力不足以理解阿苏拉思维。

“这么说,布洛普在坚石部族?”

“可是坚石部族在哪呢?”

坚石部族在[海湾传送点]附近,在卓加的破房子附近,这是资料上明确记载的。

资料上还说,正因为卓加在那里定居,所以才没有蛇妖敢骚扰那边区域。在卓加的庇护下,坚石部落一直很安全。

“原来是这样。”顾含章指着坚冰至说道,“你哥还真是聪明。知道卓加离家,就立刻带着审讯团骚扰坚石部族。”

李未济沉吟道:“更麻烦的是,履霜掌握的信息可能比我们更深入,否则他不知道卓加参与战斗,更不可能故意安排人手消耗我们的时间。”

“那现在怎么办?”黎易问。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去[海湾传送点]看看坚石哈克蛙部落的情况。

众人对蛙似乎异常热爱,一路上讨论个不停,都在猜测游戏中的哈蛙到底长什么样。

“蛙嘛,当然是一张嘴巴两只眼睛四条腿。”

“废话,三条腿的叫金蟾。”黄元吉竟然知道这么冷僻的知识。

“我还为三条腿的是男人呢。”黎易贱兮兮说道。

“男人哪里有三……”意识到情况不对,顾含转移话题道:“游戏中的蛙应该类比某些原始部落,用吹箭啊,长矛啊,石斧啊这类武器。”

“那含章姐你说它们吃不吃虫子。”黄元吉认亲水平一流。

顾含章打个激灵,支吾道:“应该不吃吧。”

黎易摇头说:“蛙肯定吃虫子,要不然维持不住生命所需。这游戏要是有界面的话,我敢肯定,吃一只虫,它们头顶的血条就会出现+1的绿字。”

坚冰至的破嗓子也参与讨论,他说:“那按你这么说,每只蛙每天岂不是要吃掉86400只虫,游戏中哪有这么多虫供一整个部落的蛙吃。净瞎扯。”

“那可能蛙也像人一样,每日三餐。”

“那它们一餐吃多少虫子啊?”黄元吉用童子音发问。

顾含章的脸色非常不好看,她缓下脚步,走到队伍最后面。

坚冰至摸着黄元吉的寸头道:“把你含章姐吓着了吧。”

黄元吉不理会坚冰至,眼睛一转,对李未济细声说道:“你是不是吃过虫子?”

李未济微笑,坚冰至不敢相信。

黎易惊道:“你怎么知……”

李未济按住黎易,轻道:“别说出来,不然含章受不了。”

坚冰至和黎易这才反应过来,黄元吉是故意恶心走顾含章,因为他有更恶心的话题相谈。

“你怎么知道?”黎易用眼神问出这句话。

黄元吉手指嘴唇,轻声说道:“他在咽口水。”

李未济没有否认,直言道:“吃过不少,有的臭,有的香,有的肉紧,有的汁多……”

没等李未济继续说完,顾含章干呕起来。

她一直在注意李未济的言行,哪怕走到队伍最后面,依然竖起来耳朵在听,终于听到了这个反胃的信息,她对李未济积累的好感瞬间清空。

冷哼一声,顾含章止住干呕,跑到队伍最前,警告道:“不许再提虫子。”

众人闭口,一路无语来到[海湾传送]。

看着悬浮的石头,李未济问道:“你们有传送石吗?”

其他四人纷纷摇头。

李未济掏出三颗小传送石,竖起食指得意笑道:“1铜1个,先到先得。”

黄元吉上手就抢,坚冰至主动上交1个铜币,顾含章扔下一个铜子拿走传送石就跑。

黎易待在原地不动,他相信李未济肯定会给他一个小石子。

然而并没有。

“老济,你是不是逗我?”

“没有。”

“那传送石呢?”

“没了。”

“你是不是故意藏起来了?”

李未济表情一变:“靠,你怎么变聪明了。”于是掏出一块传送石交到黎易手中。传送石是遇到黄元吉之前得到的,只有四颗。

黎易拿着传送石问道:“怎么用?”

李未济就给他们解释,如何激活传送点,如何调频率,如何启动核心。

教了几遍后,黎易把频率调动[海湾传送点],启动传送石核心,身体快速振动,变细小的蓝色粒子飞向天空,眨眼间[海湾传送点]的光波扭曲,粒子聚合,黎易重现。

“好也妈的神奇。”黎易从传送点跑回队伍,再次启动核心,又一次出现在光波中。

就这样玩了五次,眼看黎易还想继续,李未济赶紧阻止道:“办正事。”

黎易这才悻悻止步。

“这游戏真奇怪。”黄元吉突然感叹,“你们有没有发现,其他游戏总是安排各种任务让玩家有事可做,但这个游戏,虽然也给任务可任务其实并不强制。之前李未济让我一个人待在监察站,我以为会很无聊,谁知道监察站有很多书,我就瞎翻,翻着翻着就看到书上有爬树的事,瞬间提醒我原本游戏中还能爬树。虽然我没有参加你们的战斗,但是,我爬树也爬得很开心。”

听完黄元吉感慨,坚冰至跟着齐头并进,说道:“虽然我总是说没任务没事做,但其实我挺享受游戏过程,需要动脑筋,需要调动全身心的精力,让我感觉很充实。”

“我小时候就一直梦想着步枪射击,却因为女孩子的身份与枪无缘,后来在其他游戏里也玩过用枪的职业,可是那些游戏没有端着枪的沉重感,也没有增加实感的后坐力,更别谈瞄准和弹道了。这个游戏都能满足我。”顾含章说出自己的真实感受。

黎易点头道:“我玩游戏主要是打架,怎么爽怎么来。这游戏放技能不是按键,而是自己比划技能动作,但又不需要你比划得那么准确,让我过足一招一式打架的瘾,很爽。”

每个人看游戏的角度都不同,但总能在游戏中找到适合自己的玩法,自然融入无须引导的玩法,让人舒适。

众人看向李未济,只有他没说感受了。

李未济笑道:“我玩游戏多半以解谜为主,我特别喜欢通过游戏场景来反推游戏设计者的意图,这个游戏不仅满足了我解谜的愿望,也用丰富到可怕的地图设计征服了我的大脑。更难能可贵的是,你们听。”

说了句你们听,他闭上嘴,手指天空。

虫声蛙声鸟鸣声声声入耳。

看大家侧耳倾听,李未济这才说道:“这个游戏的环境音一直都在,但这些环境音无比协调,以至于我们都没察觉。不必使用背景音乐,不必用额外的声音强调,不争不吵,悄然入心。”

其余四人纷纷点头。

李未济又道:“你们刚才听到不对劲的地方了吗?”

黄元吉说:“我听到一丝痛苦,我以为是错觉。”

“我也听到了。”

“我也是。”

“同样。”

李未济拨开眼前的灌木丛,指着[海湾传送点]东北角的沼泽说道:“你们看。”

四人探头,只见身穿藤甲头截木盔的大型蛙族正在相互厮杀。

“还是来迟了。”

李未济满心懊恼,不是因为被履霜抢先一步,而是因为原本同个部族亲如兄妹的蛙人正在自相残杀。

“含章,你能用步枪上的瞄准镜看得更清晰一点吗?”

顾含章端起步枪,调准镜头,仔细盯了一会,回答道:“大型蛙人,至少有两个阿苏拉那么大,接近人类身高。有一张巨大的嘴巴,还有着长长的舌头。善使吹箭筒、长矛等武器。”

“能分辨出敌对蛙的状态吗?”

顾含章保持瞄准姿势,说道:“底下参与混乱的蛙人大约有30对,均为橘色皮肤。从我个人的感觉来看,眼睛发红的那些是敌对蛙,他们的动作有些不协调,看起来头脑并不清醒。”

李未济又问:“周围有其他玩家吗?”

“没有。除了我们之外,四周没有阿苏拉的……”顾含章语音一顿,改口道:“发现三名偷偷摸摸的审讯团,他们潜入哈克哇部族的土房子里,不知道在做什么。”

“土房子,什么样的土房子?”

“就是茅草和泥巴建的,像吹胀的饮水囊,屋顶贴着五颜六色的石块,像道彩虹。有个奇怪的地方,每间土房子门上都有会转动的小齿轮,作用不明。”

李未济刚想问其他的事,顾含章收枪缩加灌木丛,低声道:“橘皮蛙人中有一只绿皮蛙,他的装扮与众不同,身上的铠甲是钢铁制品,头盔上还别有鸟类的羽毛,看上去孔武有力,在蛙人界的地位应该比较高。但是,他眼睛发红。他刚才朝我的方向看了一眼,有可能已经察觉到我们的存在。”

坚冰至问道:“要不要我潜行过去看看?”

李未济眯眼沉思,片刻后说道:“我看底下的哈克蛙也不多,这个任务应该不难,直接开打就可以。老冰,你和元吉潜行把那个三个审讯团干掉,然后帮和老易解决哈克蛙内战,含章你找好射击位,保证我们背后的安全,可行?”

五人小队的执行力非常高,坚冰至和黄元吉同时消失。

李未济和黎易冲到坚石哈克蛙部族当中,两把双手武器同时落下,转眼间就打倒一个红眼哈克蛙。

被打倒的哈克蛙晕倒在地上,片刻后清醒,眼中的红光消失,恢复正常。

恢复正常的哈克蛙摸索着地上的武器再次投入战斗,这一次他们攻击的对象是红眼哈克蛙。

李未济和黎易对视一眼,手中武器不停砍向旁边的红眼蛙。

这红眼蛙似乎觉察到身后的攻击,旋转身形,长矛横扫逼得两人收招侧滚。

与红眼蛙战斗的正常蛙不忍对同族下死手,长矛倒转,矛身敲在红眼蛙的木盔上将其打晕。

如同之前的状况一样,晕倒的红眼蛙恢复正常加入战斗。

“各位注意,不必打死红眼,只要击晕就行。”李未济立刻在队伍频道分享发现。

“知道了。”坚冰至的破嗓子和枪声同时响起。

“我C……含章姐,不要在用队伍频道的时候开火啊,耳朵要震聋了。”

顾含章辩解道:“不是我开的枪。”

“晕。黎大哥,别得了一把新枪就乱开好不好……”黄元吉又把矛头向黎易。

“也不是我。”

黄元吉气道:“李未济,你是想故意把可爱的我害聋吗?”

坚冰至憋不住笑道:“是我。”

“潜行也能用枪吗?”

黄元吉、黎易和顾含章同时发问。

“只能用手枪。”

黄元吉撇嘴:“潜行就是要悄悄地,枪的声音这么大,还潜个屁,垃圾游戏不合理,不玩喽,各位再见。”

李未济以为黄元吉说笑,在队伍频道安抚道:“游戏而已,不一定要完全拟真……”

“别解释了。”坚冰至说道,“他真的下线了。”

呃……

情况突变。

“小孩子,有心气,正常。说不定一会就上线了,我们继续任务。”李未济及时稳定军心。

少了黄元吉的力量,四人改变作战方案,他们盯住同一个目标,技能瞬间打出,快速解决战斗。

打着打着,只听号角响声,原本缠斗在一起的哈克蛙们快速分开。

红眼橘皮蛙们都聚集到铁甲绿皮蛙身边,阵营不知不觉就划分好了。

“外来者。”李未济身旁个头更大的哈克蛙握着长矛紧张地看着前方,“我是坚石部族的酋长鳄皮,感谢你们出手相助。”

“发生了什么事?”

鳄皮说道:“我们的战斗英雄乌卡似乎失去常性,他和他训练的斗士突然对自己人痛下杀手。”

“大概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30分钟前。”

联想到三个偷偷摸摸的审讯团,李未济问道:“是不是中毒了?”

“这不可……”鳄皮似乎想到了什么,降低声调说道:“我们体内有充满毒液的腺体,同时也免疫大多数毒液的伤害,应该没人可以给我们下毒。乌卡是我族最厉害的勇士,他训练的斗士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如果不是你们出手相助,我们说不定都要死光了。”

看着地上惨烈的众多族人,鳄皮酋长一脸严肃。

看来,当前阶段的任务就是打倒乌卡。

李未济与三名队员对视,手抵耳中纽扣,说道:“有想法吗?”

坚冰至的嗓子还是那么难听,他说:“任务设定估计就是要打架,可是我们对乌卡全无了解,而且他身边还有那么多蛙,不知道要怎么下手。”

“按我说,直接冲上去乱砍一顿,大不了享受死亡。”黎易向来直接。

“要不,跟酋长商量看看?”顾含章谨慎起来。

李未济问坚冰至道:“老冰,我记住你的手枪,可以打晕人,对不对?”

坚冰至点头,然后又摇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这不可能。这个乌卡看起来像个Boss,而且他戴着铁头盔,我的手枪可能无法击晕他。至少无法一枪打晕他。”

“如果我们同时动手呢?”

“你们不能隐身,他能看到你们的动作。”坚冰至说道,“我之前注意到,这些哈克蛙都有后跳的能力,应该带闪避效果。如果我们同时出手,他只要向后一闪,我们就无能为力了。”

“要是我们都可以隐身就好了。”黎易啧道,“可惜我们三个都没有潜行的能力。”

四个人一筹莫展,相对无言,却听鳄皮酋长请求道:“外来者,我恳请诸位再施援手,帮我们渡过难关。”

李未济问道:“乌卡有什么弱点吗?”

“没有。”鳄皮斩钉截铁,“他是我见过最强的蛙,没有弱点。”

这显然不可能,哈克蛙并不是一个强大的种族,他们的成员再强也有限度,如果卓加在此说不定只需要一招就能收拾乌卡。

可是,此时此刻,乌卡对四人小队来说的确是一个几乎没有弱点的对手。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相关文章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