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浴血激战 第四十章.另类组队相互伤害 红蓝棋局一招制胜

鸣谢

本书为起点中文网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浴血激战》,作者为达盖尔的旗帜
微信公众号署名:木小透和风议会协助发行。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如支持作者请点击链接在起点中文网进行打赏付费。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浴血激战

从时间轨迹来看,功标青史的大事往往早有痕迹却难以追溯源头。

李未济也没想到今日的偶然碰面、临时组队竟会成就激战英雄史中不败的神话。

目标一至的四人对树起誓,同时向游戏递交组队盟约。

游戏提示四人组队成功,坚冰至潜行摸到李未济身后,左手铁质匕首连捅他三下。

匕首扎透李未济身体,痛彻心扉,但没造成实质性伤害。

“我的反馈感是100。”李未济扭头看着坚冰至:“做甚?”

被人无缘无故捅了三刀,谁都会恼火。

坚冰至从来没想过有人会开满反馈,他看着李未济拧在一起的五官连连道歉。

好在疼痛反馈极速消失,李未济很快恢复正常。“解释一下吧。”缓过劲的他扶着树低声说道。

坚冰至却不解释,只是将匕首交至李未济手中,严肃说道:“换你捅我三刀了。”

李未济推开匕首:“别胡闹。”

坚冰至说道:“你不捅,我就退出队伍。”

“原因呢?”李未济问。

原因很简单,坚冰至玩其他游戏的时候被队友伤害过,所以他立下规矩,凡在游戏中交朋结友时,必要先互相伤害一次,以免分道扬镳时恩怨难偿。

这不是好做法,更不是好理由,但李未济同意了。

被李未济捅了三刀的坚冰至如法炮制走到黎易面前,黎易甚为豪爽袒露胸口说道:“扎心吧,老铁。”

坚冰至对着黎易的屁股来了三下,黎易很不高兴地用鬼刃回敬。

轮到顾含章了,李未济很想看看这笑眯眯的女性玩家会如何应对。

只见顾含章伸出右手,摊开手掌,偏头说道:“在手掌上轻轻割三下就好了。”

坚冰至如她所愿,轻划三下。

“该我了吗?”顾含章回头问道,“是不是该我了?”

坚冰至点头。

“有时候不应该立奇怪的规矩。”行走的队伍前面的坚冰至感叹说,“因为轻划三下换三颗步枪子弹很不划算。”

李未济憋笑道:“30反馈值就能把你疼到原地打滚,又何必装得如此中二。还有多久到你说的地方?”

“快了,再走10分钟左右。”坚冰至作哽咽状:“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变态,100反馈感。”

跟在李未济身后的顾含章停下来说道:“我也是100反馈感。早知如此,我应该把反馈感降到10,这样就不用听你的破嗓子。”

黎易踢到顾含章的腿后跟,止步说道:“我也是100反馈感。进游戏前忘调了。”

“变态。”坚冰至低地声说道,“满反馈有什么好的,被树枝扫一下也会火辣辣地疼,严重影响游戏内的操作反应。前面左转。”

李未济跟着坚冰至左转,几棵大树挡住去路。

“你是不是带错路了?”顾含章看着大树说道,“总不能叫我们爬树吧。”

“跟紧。”

说了一声跟紧,坚冰至径直向大树走去,整个人淹没在树干里。

阿苏拉欺骗眼睛的技术,视网膜分辨率全息投影,比全息投影之花更高级的技术。

“走过这段树根下的通道,我们离目标人物就不远了。”

坚冰至开始给众人讲解接下来要做的事。

“目标人物叫朵拉,是个魔像师。阿苏拉的高层——秘法议会——指派他来索兰德拉追踪所有魔像的规格和记录。”

“他拥有这片区域最全的记录数据,找到他就能找到审讯团的监牢在哪。”

“这个NPC的精神状态并不好,星点失误就会让他胡言乱语,所以等下由我来和他对话。”

有熟练工出手相助,李未济乐得清闲,把注意力集中到沿途的风景。

其实这段路的风景并不好看,因为他们全程都在大树的根茎之下。

这些树木的根并未深扎在泥土里,相反,壮硕的根部像一条条腿将大树支在地表。

发达的根系交结缠绕,形成天然的隐蔽通道,一般人极难发现。

在九曲十八弯的根下通道走了三四分钟,眼前豁然开朗,一座金字塔型的建筑呼之欲出。

“前面就是,跟我来。”

“别急。”李未济阻拦道,“先看看情况,可能有人比我们早到一步。”

三人齐看向李未济。

李未济解释道:“我全程开着摄录功能,意外发现在我前面有两组脚印。一组是老冰的,另一组可能是朵拉的,也可能是其他玩家的。”

坚冰至说道:“要不,我潜行过去看看?”

这是个好主意。

李未济就等他开口。

象征性嘱咐坚冰至几句,看着他隐身成半透明的轮廓走向金字塔建筑,李未济转头对顾含章说:“一会我叫你空投补给的时候,你就往我身上放技能。”

顾含章不明白李未济为什么要这样说,却立刻点头道:“没问题。”

黎易凑上前来问道:“有什么要我做的?”

李未济摇头道:“你就随便找个地方坐好不要出声,我有些话和她说。”

看了看顾含章,看了李未济,想到孤男寡女在树林里,黎易甩了个我懂的眼神,找棵背阴的大树乖乖坐好。

确定四周没人,李未济这才开口说道:“27天前,有个女人往我怀里塞了一包东西。”

听到这话顾含章笑眯眯说道:“这么巧,27天前,我正好往一个男人怀里塞了一包东西。”

李未济干笑两声:“没想到真的是你。我们原本的相貌叠加在阿苏拉种族上实在不好分辨。好在,你鼻子上的红斑点没变。”

顾含章摸了摸鼻子:“我早就说过有明显身体特征的人不能当小偷,就是没人相信。”

“我很好奇你现在……”

“我在牢里待着呢。多次偷窃加诬陷,数罪并罚,五年。”

“监牢就是剥夺你自由的地方,为什么允许你玩游戏?”

“这是监狱分配的工作,具体我不能透露。”顾含章说道,“一天十八个小时不允许开睡眠模式,你不会喜欢这种自由。”

“说真的,自从被你栽脏之后,我一直在想,你为什么要当小偷呢?【深蓝】给予你一切,完全没必要偷。”

“说句大逆不道的话,【深蓝】给不了偷窃时属于我自己的情绪。”

李未济点点头,不再多问。

无聊世界,为了那偶尔一现的火热,什么都值得尝试。

尝试不代表正确。

相对无言的两人章干坐着,不多时,半透明的坚冰至反身回来:“浪费我十多根羽毛,没见其他人啊,黎易呢?你俩……”

既然没有其他人,李未济放开声喊道:“老易。”

黎易滋溜一声跑到李未济身边,道:“搞,做,呃,聊完了?”

“别瞎想了。”李未济拍拍手,“找朵拉吧。”

坚冰至依然走在前头带路,依然是半透明的样子,谁都没觉得奇怪。

隐身单位对非盟友不可见,对盟友呈半透明状态,这是当世游戏的通用设计。

走过厚实树叶铺成的道路,走过长满青苔的石阶,一行人来到金字塔内,只见破铜烂铁堆上坐着发色苍白的阿苏拉。

“留在这里等我。”

坚冰至恢复实体,轻悄悄走到破铜烂铁山下。

“你正在进行哪种魔像研究?”坚说至开口说话,激活NPC。

“我正在做着许多事情。实在太多了,除非你真的感兴趣也愿意支持我,我才能解释给你听。”

“我愿意帮你的忙。”

“我正在做实验:让魔像待机以便修理,制造富有个性的魔像助手,还有制造魔像焊接工来帮我微调发明。但是,有一些魔像失去控制了。”

“跟我说说待机魔像。”

“维护魔像最好的时机就在它待机的时候。经过革命性的研发,我已经成功设计出魔像内容工作的模块系统,这些模块能随时被移除,交换,或者重新组合。”

“跟我说说魔像助手。”

“PM-450b型出问题了。它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故障,变得富有敌意。用力敲几下通常可以解决问题。”

“跟我说说魔像焊接工。”

“魔像焊接工的工作是为新造出的魔像编码,但不幸的是,它们的能源调节控制面板失灵了,导致它们自动关闭。”

“我该怎么做才能把它们都修好?”

“修理魔像焊接工的控制面板。敲打PM-450b型魔像助手。在SRV-3296型处于待机模式时展开测试。”

背书式的问话得到像背书式地回答。

坚冰至走回队伍:“好了,任务激活。我去给待机的魔像作测试。修理控制面板的请走左边,敲打PM-450b型的请走右边,你们自己分配。”

坚冰至带着他难听的嗓音走上金字塔二楼,顾含章整个人都轻松下来,她说:“我去修理控制面板。我以前在工地上摆弄过类似的东西。”

眼见顾含章走远,黎易一拱李未济的腰窝:“我看她处事镇定自若,可能是你喜欢的类型啊,发展发展。”

“不劳您费心。”李未济推开黎易说,“去敲打PM-450b吧。”

“行,我去,我去。”

所谓的敲打其实就是战斗。

黎易迈开步子,却发现李未济没跟上来,转身问道:“你不跟我一起?”

李未济摆手道:“我有其他事。”

上到二楼,坚冰至正摆弄着类似罒ω罒状的SRV-3296型魔像。

“领导视察呢?”坚冰至没停下手中的活。

李未济说道:“我们进朵拉试验前,我注意到这附近有很多奇怪的方格。方格用玻璃围着,里面有红蓝两台微型魔像在缓慢移动,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眼真尖。”

坚冰至把魔像翻倒在上,扯出一根红线一根蓝线连接到一起,嘴里念念有词:“我主保佑,一定能成功。”

没有神回应他的祈祷,SRV-3296型魔像当场瓦解。

“算了。运气没在我这边。”坚冰至这才停手说道,“那是朵拉研究的RC魔像棋,属于额外挑战选项。这一个月来,我试了不下50回,从来没成功过。”

李未济点头,随后说道:“反正我也闲着,你告诉魔像棋的玩法吧。”

坚冰至走到金字塔建筑的边缘,透过绿色玻璃往楼下一指:“方格上有红蓝两台微型魔像,如果激活这个任务,你就会变成其中的蓝魔像。”

“然后呢?”李未济追问。

“然后红魔像和你交替行动,每次走一格。不能走对方走过的格子。当其中一方无路可走的时候,另一方就胜利了。”

看着李未济无语的样子,坚冰至抿嘴笑道:“激活任务的语句是,跟我说说RC魔像棋。”

李未济知道指令后先跑到外面的方格前仔细观察一番,对整个棋盘方格数有了清晰地认知后,这才返回朵拉的试验室。

此时顾含章已经修理好焊接魔像工的控制面板,试验室内时不时亮起电焊的强光,她注视着李未济,想知道他有何举动。

朵拉依旧坐在它的破铜烂铁上,如同一个深邃的沉思者。

“跟我说说RC魔像棋。”李未济激活任务。

NPC朵拉眼神一亮,站起来说道:“啊哈,看来我的天才发明终于有人懂得欣赏了。不过,你是真的理解还是投机取巧呢?戴上这个操控器,我们一试便知。”

朵拉说的操控器是个戒指,戴上戒指后,李未济的视线里出现棋盘选项。

棋盘可选项的类型有9格,36格,81格,李未济当即选了81格。

朵拉身下的破铜烂铁飞速分离重组,空旷的试验室内多了一块9×9的棋盘。

有了棋盘自然要有棋子,李未济作为蓝魔像出现在方格的右下角,左上对角线处自然是由朵拉操控的红魔像。

从李未济的朝向来看,红魔像向右移动一步。

李未济露出微笑,对朵拉说道:“我赢了。”

朵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顾含章也不相信。

唯一相信他的只有黎易。

此时黎易已经好好敲打过PM-450b型魔像助手,原本充满敌意的蟹形魔像乖乖站在他身后。听到好友宣布获胜,他卖力鼓掌庆贺。

“瞎拍什么。”顾含章打断黎易道,“这才走了第一步。”

黎易故意多拍两下,说道:“老济说赢就肯定赢。”

顾含章说道:“这种规则下,先手优势那么明显,怎么可能赢。”

黎易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只是单纯相信李未济而已。

李未济摘下戒指走到朵拉面前,低声耳语几句,朵拉宣布:“是你赢了。你拥有和我一样的天才。”

坚冰至刚好从二楼下来,看来SRV-3296型魔像的待机维修已经完成了。

“你赢了?怎么赢的?”

李未济嘘道:“先听朵拉说。”

众人安静,朵拉说道:“看来各位的确对魔像有些研究,我很高兴能遇上你们这些博学多才的后代。我的使命已经达成,即将返回拉塔索姆,日后监管索兰德拉的重担就交给你们五个了。传送门启动,有缘再见。”

原本变成棋盘的破铜烂铁再次重组,一个带有底座的圆环矗立在试验室内,圆环中心散射着蓝色粒子,朵拉穿过圆环消失不见,蓝色粒子也随之消失。李未济心中一震,朵拉头也不回的样子异常熟悉。

事情的发展有些快,快到所有人都一脸懵逼。

“剧情不是这么发展的啊。”坚冰至糊涂了,眼下发生的事,之前并未经历过。

李未济说:“除了设定好的题目之外,其他事往往多变,没有唯一解。”

说完话,他带着众人来到二楼,坚冰至发现原本不能碰触的诸多设备都可以随意使用了。

“看来,我们取得了这个实验室的控制权。”坚冰至抚摸着一台台精密的仪器,感叹着。

李未济问道:“之前,你做这个剧情的时候,是什么情况?”

坚冰至回答说:“我只做了三个帮助选项,朵拉告诉我在近有三个审讯团据点,任何一个据点都可能是监牢。我本来想打听具体的信息,但他就不理我了。最后,我也没找到据点,因为我哥拉着我加入审讯团,副本就结束了。”

李未济点亮身边的仪器,稍加查看后说道:“有了这个试验室,我们就能通过魔像数据分析出审讯团的活跃范围,找到据点并不是难事。你们都看着我干嘛,做事啊。”

顾含章笑着问道:“我们都在好奇你是怎么一步打败朵拉的。”

“这个问题《狄克斯特拉算法》里有讲解,最近我正好在看这本书。”李未济如实说道,“平面寻径是一个很复杂的算法,具体内容我就不跟你们讲了。游戏提供了三种棋盘,9格棋盘下红魔像先手优势,蓝魔像没有胜算。36格棋盘,红魔像的先手优势并不明显,走到12步后会出现一个关键点,如果红魔像走了这个关键点,蓝魔必输无疑。唯独81格棋盘,无论红魔像怎么走,蓝魔像都可以用后手退格的办法将红魔像控制在既定的路线上,只要不错步,蓝魔像有必胜的路线。”

虽然听不懂,但众人齐齐点头:“哇,你好厉害。”

这么明显的调侃李未济当然不会放在心上,一笑置之。

正如之前所说,朵拉的试验室里有完整的魔像活动记录,众人花了一些时间将数据筛选出来,最后将目光锁定在平面地图上标注着荒火洞窟的位置。

“这个地方短时间内有大量活动记录,而且记录很快中止。我猜想,审讯团把其他阿苏拉驱赶到这里,然后切断了他们与外界的联系,所以试验室的监控仪器无法读取到后续记录。”

“那还等什么,救人啊。”黎易已经迫不及待了。

顾含章和坚冰至却看着李未济,好像在等他的指示。

李未济咂嘴说道:“你们别看我,我这人有选择困难,只适合提供意见,不适合做决策。”

“所以,你并没有发现哪里不对,是吗?”

问话人是顾含章,但坚冰至神情同样表露出这层意思。

李未济说:“发现了也没用啊。刚才老冰说了这里没有其他人。那我能怎么办。”

黎易懵道:“你们能不能用正常语言交流?又有哪里不对了?”

坚冰至说道:“刚才朵拉临走前说,这里交给我们五个,可是我们只有四个人。”

黎易顿时紧张起来:“难道有人和你一样会潜行?”

坚冰至否决道:“不可能,这游戏无法长时间潜行。想要潜行必须有道具或是使用组合技,没人可以潜这么久。”

“现在只有一种可能。”顾含章也不笑了,“的确有人比我们先到一步,而且这人在我们到这里之前就已经离开。”

李未济摊手道:“所以,你们不要看着我,我肯定跟老易去荒火洞窟。”

顾含章和坚冰至交换眼神,统一口径道:“我们也去。”

有了确切目标,这支执行力还不错的小队马上调整方向。

黎易走在队伍最前面,俨然队长模样。

李未济跟在黎易后面,时不时回看身后的顾含章。

顾含章被频频回头的李未济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低下头,默不作声地走着。

坚冰至倒是很警觉,他四处张望,生怕所谓的第五个人突然杀出来。

在黎易的带领下,众人很快来到荒火洞窟。

这个洞窟的入口挂着很多枯黄的藤蔓,与山体裸露的岩石同种色调,好在地图指示的位置明确,否则一般人未必能发现。

挥手扫开沿途的闪萤飞虫,黎易撩开藤蔓,探头向洞窟里面张望,里面竟然比外面还要亮上许多,不远处一道红色闸门紧锁。

“老济,你的强项来了,又是解谜。”

审讯团似乎对这道闸门非常有信心,根本没派人看守这个地方。

闸门需要输入密码才能打开,但附近没有任何提示,想要破解这种密码几乎是不可能的。

李未济贴耳靠近闸门,里面有叹气声。

“里面有人能听到我说话吗?”

“是谁?”

“我是和平制造者,来营救诸位的。你呢?”李未济说着从苏丝嘴里听来的词,和平制造者是阿苏拉的武装力量。

“我是焚化实验室的查特,感谢永恒炼金术,访死的秘法议会总算做了件正事。”

“我要怎么救你们出来,直接砸门吗?”

“天啊,秘法议会只会差遣这些傻瓜吗。”查特痛心疾首道,“用你硕大的脑子想想,暴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这个查特只会说废话,根本没给任何提示,李未济有些头疼。

“伟大的天才,我也想打开大门,可是我没有审讯团的密码。”顾含章直白说道。

“你和刚才那个小子一样笨。”查特的语气里充满嫌弃,“密码不会自动掉出来,但会从审讯团的口袋里掉出来。”

看来要抓个审讯团问问了。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相关文章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