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小说】被养在巨龙守望的萝莉指挥官 第十一章 打上花火

鸣谢

本书为bilibili首发的激战2同人作品《被养在巨龙守望的萝莉指挥官》作者为在下千屿
微信公众号署名:在下千屿和风议会协助发行,封面及配图为玩家大米饭栗子的同人原画。
本书将在和风议会公众号进行周更,点击链接可跳转B站专栏观看全文。
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随着那根细绳冒着火花逐渐进入巴萨泽的盔甲,巴萨泽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不断地抓着浑身上下的护甲,但是好像为时已晚,巴萨泽的盔甲下面立刻传来了无数的爆炸声,甚至还有烟花从他的盔甲下面飞出来。

一边的克拉卡托,一下一下的歪着头,躲开那些飞出来的烟花,当然,一双硕大的龙眼还看着远处的烟花炸开。

。。。。。。。

“我是到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巴萨泽是个烟花成精。”坐在里特洛克肩头的月挽笑了笑,转身抱住了他的脖子。

“等等,指挥官,不是建国之后不许成精吗?”泰蜜看了看月挽,说道。

“是啊,所以他就成真神了,据说整个科瑞塔过年的烟花都是他提供的。”月挽笑了笑。

“那后来,克拉卡托怎么样了?” “克拉卡托啊,他。。。。。。。” 

。。。。。。。

克拉卡托看着巴萨泽爆炸,自己则是趴在了平台上,欣赏着这场烟火表演,时不时的还抓一坨魔法放在嘴里嚼。

月挽,则是站在原地,用苏哈辛挡着身体,不让飞过来的盔甲砸到。

然而,巴萨的的利刃,被炸上天空,直直的飞向了克拉卡托水汪汪的大眼睛。

在月挽的视线中,只见克拉卡托忽然腾空而起,抬起爪子一下子接住了巴萨泽的利刃,然后放在了嘴边,用利刃的尖将塞在自己牙齿之间的魔法挑出来,随后随手将利刃丢向一边,并且向着一边的月挽打了个嗝。

“嗝~” 

然而,月挽瞬间觉得脑袋一空,整个人踉跄了一下:“唔~好臭啊,你多久没刷牙了!” 

紧跟着,克拉卡托摇了摇头,张开嘴,将巴萨泽释放的魔法全部吃掉,随后向着平台发出了一阵吐息。

月挽下意识的挡住身体,但是吐息却没有伤害到她。

一阵口臭味道消散,月挽抬起头,只见吐息在平台上写了一行字:“大概几百年吧。”

“唔~你,注意点个人卫生啊。”月挽一下子被气坏了,从肚子上的白色口袋里面掏出两个神秘装置挂在了腿上,紧跟着,从里面发射出两条绳索,勾在了一边高高的柱子上,整个人腾空而起,用绳索拴住了克拉卡托的头,将龙头按在了平台上。

月挽做完这一切,将苏哈辛放在一边,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大牙刷,撬开克拉卡托的嘴巴,用尽全身力气,给克拉卡托刷牙。

“脏死了脏死了,你怎么吃东西啊。” 

不知过了多久,月挽将泡沫冲干净,才割断绳索,让克拉卡托重获自由。

重新飞回天空,克拉卡托伸出舌头,舔了舔此时此刻发亮的牙齿,紧跟着又发出一阵吐息吐在了平台上,这次,月挽没有再闻到那股强烈的口臭味,取而代之的却是一阵清爽的薄荷味。

吐息过后,月挽抬起头,平台上几百年的字样消失,重新出现了谢谢两个字。

“不客气,你这个大淘气。”月挽向着克拉卡托打了个响指,看着他飞向天边。就在到天边的时候,克拉卡托还回头看了一眼,在月挽的视线中,就是天边出现了一个一闪而过的星星。

。。。。。。。

“等等,你这个口袋是什么?空间魔法?”泰蜜完全没有在乎克拉卡托的后续,而是十分关注那个所谓的能掏出大牙刷的口袋。

“啊,这个,那个,从一只机器猫上拆下来的。”月挽挠了挠头,笑着说道。

“机器猫?哪里有,我可以研究吗?”

“啊,那个,老家秘传的。”月挽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么跟泰蜜解释。

“哦,这样啊,对了,咱们是不是忘了最初回忆的目的?”里特洛克想了想,说道。

“最初是什么来着?”月挽挠了挠头,说道。

“那个带着巴萨泽头像的打火机。”

“啊,对。”月挽挠了挠头:“这个,我也不知道啊。”

“哈哈,还得是我来说。” 。。。。。。。

“卡斯,其实,我有点担心指挥官,之前她和我说,要找一个斯克鼠做一庄大买卖,拿走了我的私房钱和大量的球形灵质,到现在还没有还我。”里特洛克骑在肉食鸟上,看了一眼一边的卡斯蜜尔。

卡斯蜜尔楞了一下:“你也不用担心,指挥官福大命大,不会发生什么。。。。。。” 

“噗通!” 忽然间,一声巨响传来,吓得里特洛克差点从肉食鸟上掉下来:“什么东西。” 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一个骨瘦如柴的人,从天而降,只穿着简单的衣服,浑身被炸得到处是一片片的黑色。

“啊,我,我是巴萨泽。” “嗯?”面对眼前的人,里特洛克只觉得不可信:“别逗我了,除非烟花成精,否则鬼才信你是巴萨泽。” 

“刚刚接到消息,指挥官已经干掉了巴萨泽。”卡斯蜜尔关掉通讯器,看着眼前的男人:“不过指挥官她还说了我们一个非常有趣的消息。”

“什么有趣的消息?” “巴萨泽好像是个烟花精。” 

里特洛克:“。。。。。。。”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相关文章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