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志】斯克鼠

鸣谢

本中文版由和风议会历史剧情组——茶杯译制。
部分内容依照自英文维基、激战历史吧、激战2吧等资料整理。

特别鸣谢激战历史吧吧主莫非尔大大原创内容和授权转载。
所采用译名均为战火互娱所提供的官方译名。
本文为和风议会原创文章,如转载请通过和风议会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

斯克鼠(Skritt)

最古老的阿苏拉文书中谈到了在泰瑞亚的地底深处。这些文书描绘了一种不为人类和夏尔所知道的野兽,同时也记录了现在被认为是被派莫德斯,上古巨龙永久摧毁的地方。这些卷轴同样提到了堕落而危险的怪物们……以及其他那些或许不是那么危险的,但是令人害怕,阴险狡诈的生物 ––– 斯克鼠。

斯克鼠是有着老鼠外貌的拾荒者,他们大量聚集时会产生集体智慧。被赶出泰瑞亚深处之后,他们现在遍布整个泰瑞亚大陆。他们是阿苏拉的死敌,由于他们的集体智慧和快速的繁殖力,使得阿苏拉视他们为所有智慧种族的威胁。

生理

斯克鼠是小型的杂食性类人生物,他们的外貌让人联想起老鼠和蝙蝠。雄性和雌性斯克鼠的外貌类似,只有那些非常熟悉斯克鼠种族的人才能分辨两性外貌上的区 别。斯克鼠使用一种类似超声波的方式进行交流,这些叽叽喳喳的啾鸣声在人类耳里就像是嗡嗡的杂音;斯克鼠有着超常的听力,因此他们可以在很短时间里传达大 量的信息。

第一眼看去,这些小绒球不太可能会有理智的思维能力,但是他们和其他更先进的种族一样佩戴武器和穿衣。

斯克鼠是头脑简单的生物,每个斯克鼠只有最基本的生存能力。然而,当一大群斯克鼠聚集起来时,他们的数量越多就越能形成更具逻辑性,也更智慧,更狡猾的行为,这就是集体智慧。没人知道这种集体智慧是如何产生的,但很可能和他们迅速交流的能力有关。

斯克鼠多产。雌性斯克鼠一生可生育三至五次。这些幼崽们很快就能独立生存。然而,年轻的斯克鼠会因为离开集体智慧而使自己处于危险之中,所以斯克鼠的整体人口规模相对较小。斯克鼠父母溺爱自己的孩子,他们会以物易物购买最好的东西给子女,甚至用偷的方式。

文化

斯克鼠是机会主义者。他们无时无刻都在索取— 不是从垃圾堆里捡拾东西,而是讨要 — 他们会以各种借口劝说其他人分享自己的东西。他们的策略扩展到利用一切他们找得到的东西。他们好奇心强烈——他们总能发现物品的本质和利用这些物品的方式。

阿苏拉认为斯克鼠只不过是混混般的骗子而已。他们没有计划,他们没有任何大于基本战略和生存技巧的能力,他们一看到有小便宜就立即拥上去。他们既不是发明 家,也不是科学家,但是他们就是好奇的化身。给予斯克鼠足够的时间,他们总是能发现别人的发明是如何运作的——或许还能复制这个发明。光光是这个能力就足 以让阿苏拉们恼火了。人类中有人嘲笑阿苏拉对消灭所有斯克鼠所持的激烈态度。

斯克鼠珍视那些有用的,和那些他们没能力造出来的物品 — 他们似乎不太中意像珠宝这类无用的东西,他们也不会使用这些无用的东西。他们能理解材料的价值,也喜欢崭新的或更先进的物品。

斯克鼠的生活环境反映出他们懒散的性格。他们唯一的农业资源就是那些只用最少劳作就可以维持的农田,所以他们更喜欢肉食和采摘地下的蘑菇。他们喜欢居住在 大型的洞窟中,这些洞穴被称为斯克鼠城,他们使用石头和地下通道建造安全的生活环境。斯克鼠也有建造能力,他们会用捡来的东西在洞窟的主要地方搭起帐篷或 建造建筑。生活在洞穴中的大量斯克鼠意味着这里有着更高级的集体智慧,因此这里对于任何攻击者而言都是极其危险的。游戏中最大的的斯克鼠城在布里斯班野地。

和斯克鼠交流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其他种族无法跟上他们说话的速度。斯克鼠快速交谈时根本不考虑对方是否能听懂,因为所有斯克鼠都能理解。

雄性和雌性斯克鼠没有社会差别。

宗教

斯克鼠对信仰之流没什么认知——他们的‘信仰’更像是对世界的一种感同身受的情感而非对于神权的信仰。斯克鼠觉得生命存在 的意义在于能让他们享受美好的时光,留下愉快的记忆。他们是享乐主义者,并且总是愿意从他人的劳动中寻找快乐。他们是拾荒者,但却很挑剔。他们不是那种会 翻你垃圾的角色,而更多的是向你蹭东西,比如说试图说服你给他你多带的一把剑,因为你带起来太麻烦了。他们有着对材料价值的理解,并且更愿意接受一些看起 来很闪耀,更先进的东西。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斯克鼠总常常会搞坏他们要到的这些东西,并且再次试图弄到更新更好的玩意。

政府

很难说斯克鼠有着真正意义上的政权形式。说话速度最快,或者“信息解析程度最高”的斯克鼠会成为集体的领导者。所谓的领导只是在平等地位中有着较高的能力,但领导可以制定策略和族群的未来计划。

群体会定期聚会,聚会时间以月亮的运行周期有关。他们在一起分享信息,讨论过去一个月亮期里发生的事件,并计划下一个月亮期里要做的事情。

一群斯克鼠在一起时,他们的智慧就足够和其他种族制定协议或条约了。协议或条约制定下来后,他们会忠实地遵守这些规则。然而当种群数量缩小时,斯克鼠可能会因为忘记这些协议的内容而违反协议。

历史

斯克鼠和阿苏拉长久以来就是敌人,深藏在地底。一代又一代的争夺领土和资源,两个种族都急不可待的想要干掉对方。一般情况下,阿苏拉有着优势——毕竟阿苏 拉无论是个体还是处于集体之中,他们的智慧都没什么变化——但是斯克鼠繁殖的很快,允许他们在阿苏拉完全消灭他们之前保持群体的总数不变。这导致了阿苏拉 尽可能的屠杀斯克鼠,并声称如果他们不这么做的话,斯克鼠会很快的就过量繁殖以至于对整个文明世界造成巨大的威胁。

当派莫德斯苏醒 时,阿苏拉被迫移居到了地面,斯克鼠同样也逃离到的地表上。不幸的是,他们的逃离并没阿苏拉那么成功。与逃荒大集团分离的一小撮斯克鼠(或一个斯克鼠)很 容易就找不到路,或者作出错误的抉择,然后就在派莫德斯的破坏者的杀戮中被毁灭。因此,没什么斯克鼠能成功逃离并在靠近地表的地方定居。有一段时间里,阿 苏拉甚至认为他们古老的对手已经被消灭了——上古巨龙苏醒的唯一让人感到欣慰的一面。然而,过了数代之后,他们又发现了一群群的斯克鼠重新定居在泰瑞亚。

从那时起,阿苏拉重新开始了对斯克鼠的战争,并要求其他种族也消灭这些毛茸茸的敌人。有些种族(比如夏尔)对此就比较热衷,就像 杀灭害虫一样对待斯克鼠。其他种族,比如人类和希尔瓦里,更愿意和斯克鼠交谈并结成联盟。斯克鼠也同样渴求这样的联盟,而且多多少少还是值得信任的……只 要他们保持足够大的群体来提供足够的智慧去记住他们曾经经历过、同意过的一切上。

幕后

斯克鼠是激战2的新种族,他们的诞生来自于考虑派莫德斯苏醒所带来的影响时。我们已经谈论到了阿苏拉因此来到了地表,但我们同时开始考虑在地下世界里应该 还有类似阿苏拉的生物,而我们的结论是阿苏拉不可能一直独自生活在地下。另外的生物,例如掘洞人,也一定受到了上古巨龙的攻击。

我们之前从未探讨过这个世界的蜂群思维,但是我们也不想只重复旧的标准——创造一个昆虫种族。我们想过很多主意,最终定下了一个以老鼠为原型的部落。创造他们 的主要考虑因素是这个种族要以他们独特的方式挑战阿苏拉,而并非只是一个超级智慧种族。我们要让他们有弱点,有缺陷,有差异,也有优势。

我们有着围绕斯克鼠的一个任务链;虽然我们并没把它做进游戏,但是这确实是一个很激动人心的故事。一小群斯克鼠来到克丹部族并聆听他们的智慧。作为一群, 他们能够很好的理解这些智慧,而且其中有一个对此印象深刻,并想了解更多。其他的斯克鼠都离开了,但他留下来继续跟随克丹学习。不幸的是,随着其他斯克鼠 的离开,他发现他自己出来一个很糟糕的境地——他不在有着足够的智慧去理解克丹的智慧,或甚至记起来为什么他要留在这里的原因。这种情感一直保持着,而且 他也一直跟随克丹生活,但悲剧的是,他再也不能完全理解克丹们了。这就是激战2版的‘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我希望会有一天我们能把这个故事做进游戏里。

查攻略 看资讯 赏同人 尽在和风议会

玩家交流1群:638576890

玩家交流2群:783145339

扫描二维码 关注和风议会

Related Articles

Responses